第一卷 阴宿旅馆 第五章 福尔马林液中的胎儿

更新时间:2016-12-14 18:51:07 作者:南宫下 字数:2875

不会这么巧吧?我算是被CR-V留下了心理阴影,以后买车绝壁不碰CRV。
  在门卫大爷的带领下,我很快就来到了学校教学楼旁边大楼的顶层。
  “林校长就在里面,我就不进去了。”门卫大爷指了指校长办公室,给我说道。
  “嗯,谢谢。”我点了点头。
  门卫大爷笑了笑,离开后,我抬手敲门。
  “请进。”
  里面传出一个稳重的声音。
  我推开门进去,只见这间办公室不大,装饰也简单,就一个办公桌,一台电脑,一张木质条椅和茶几。
  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乍一看去,他的气质很好。
  “你好!”我走进去,跟林震南打招呼。
  “你好。”一边说着,林震南从皮椅子上站起来,自然稳重的朝我伸出手。
  “上官大师叫我来找您的。”我伸手握住林震南的手,笑着说道。
  “快,快请坐。”听到上官大师的名号后,这林震南赶紧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给我端茶倒水。
  “请喝茶。”
  “嗯,校长,叫我来到底啥事?”接过茶水,我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虽然从小玉那里了解了一些情况,但是上官鳞龙安排我来找这林震南所谓何事,我就不太清楚了。应该和阴宿旅馆的女鬼小玉有关才对。
  听到我问他,林震南叹了口气,说道。“唉,最近这几天我老是感觉有脏东西跟着自己,晚上睡不好,还常常做恶梦,白天没精神,而且晚上睡在房间里,可是醒来后却发现自己不是在倒在厕所里,就是爬在浴室内……”
  见我开门见山,林震南也不废话,直接说道。不过,他说的有些诡异?
  堂堂一个重点中学校长,不会说假话才对。
  “还有什么?”我继续追问道。
  “我经常梦见一个女学生,她浑身是血……”
  女学生?
  我忽然感觉,他梦见的可能就是女鬼小玉。不是我懂什么,因为这不难猜到啊,上官鳞龙让我帮助女鬼小玉,又让我来找这个林震南,那么两者肯定有关系。
  “梦见的是不是一个被剜去了胸部的女学生?”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一听到我说剜去了胸部的女学生时,林震南的眼神瞬间一变,脸色也变得难看了几分。
  果然没错,他梦见的就是五年前那个被继父杀害的女学生。
  虽然我没考上大学,但是看人一看一个准。跑黑车嘛,眼神自然要毒辣些才行。至于之前那俩劫匪我看走眼了,因为是大晚上的,路灯又不亮,咳咳,就是这个原因。
  “您,您一定要帮帮我,多少钱我都给。”林震南见我说出了他的梦境,立即从条椅上站起来,一脸诚恳的说道。
  我没说话,点了点头,钱可是个好东西啊。
  “你们学校里确实不干净啊。”我想了想,看着窗外楼下的操场,淡淡的说道。
  “还请您批评。”林震南立即接话,谦虚有礼。
  上官鳞龙的名头还真好使,现在的林震南对我极为相信。
  “那个是不是实验楼?”我指了指学院综合楼旁边的一栋楼,问道。
  “对,是实验楼。”林震南立即点头答应。
  “实验楼内怨气凝重,除非有莫大的怨气,不然不可能出现这些怨气。”
  “还有厕所的方向,也是怨气笼罩。”
  我学着影视剧里的样子,胡乱讲,不然怎么挣钱?
  其实这些都是女鬼小玉告诉我的,实验室里的是她那未出生就死去,被拿去当死胎标本的孩子,而厕所是她的葬生之地。
  听见我这样说,只见林震南的眼神忽然闪烁了几下,不过很快就消失了,他有些疑惑的问道。“那,到底是什么呢?”
  不知道他是装的,还是真不知道,当然也不管他信不信,既然他找人帮忙,也不会不信。
  “先去看看吧?”我回答道。
  林震南急忙点头答应,看来这个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校长确实着急了。
  林震南带我朝教学楼边上的实验楼走去,现在是下午,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在校园里走动。很快林震南就带我来到了生物实验室里。
  刚一进门,我就看见,实验室中央的展览台上端放着一个玻璃容器,容器里面灌满淡黄色液体,这些液体中浸泡着一个只有足球大小的婴儿,婴儿蜷缩成团,在液体中纹丝不动。而实验室内,乱七八糟的,各种器械五花八门。
  “这个……”我指了指容器中浸泡着的婴儿,故作疑惑的看向林震南。
  “这,这是一个实,实验标本。”看了看容器里的婴儿,林震南有些不安的说道。
  “这是福尔马林药液吧?”我指着容器里的溶液,对林震南说道。
  “是,是的。”林震南脸色再次一变,虽然只有细微的变动。
  “福尔马林药液是灵魂的克星,而这个婴儿一生下来,连同他的灵魂一起被泡进福尔马林里,他的灵魂被困,不能出去投胎,所以怨气越来越重。”我按照小玉的话,给林震南说道。
  “那,那怎么办?”林震南终于有些慌了,急忙问道。
  “简单,打破容器,把婴儿拿出去厚葬,他就可以去投胎了。”我回答道。这也是小玉的话。
  “这……”
  听了我的话后,林震南有些迟疑。
  “再去看看厕所那里吧。”我说着就要朝外面走去,因为这个实验室里有一股及其难闻的味道,如果再待下去我肯定会吐。
  见我出来,林震南也跟了上来,他带着我直接来到厕所边上。
  来到厕所门口后林震南叫来保安和执勤老师,说厕所要修改,先要测量观察一下,十分钟内不准入厕。
  让保安和执勤老师在厕所门口守着,我和林震南两人进入女厕所。
  平常上厕所也没感觉过什么,这次不同,一进入这个女生厕所后,我顿时感觉浑身有些冰凉,再看林震南,却像没事人儿一样。
  “这个厕所死过人?”我试探性的问道。当然,五年前刘小玉就死在这里。
  “嗯……对。”林震南有些犹豫不决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至少有五年时间了,对不对?”我再次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林震南这次真的动容了,只见他脸色变得激动起来,眼神恍惚,神色更是闪烁不定。
  我怎么知道的?我当然不能说是死者告诉我的,咳咳。
  “这里怨气沉重,人死后短时内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怨气,而这里的怨气至少有五年的时间,而且死者死的时候是带着莫大的怨气含冤而死的。”我摸了摸鼻子,说的脸不红心不跳。
  其实这些都是刘小玉教给我的。不然我哪儿知道什么怨气不怨气的,咱还不是为了装逼……哦不,是办事,帮小玉办事么?当然,也是为了林震南许诺的那笔钱。想要让林震南大大方方的掏钱,不就得做得有模有样的么?
  “那,那这,这又,又该怎么……?”林震南急忙问道,而且现在他说话时语气慌乱。
  要知道,当初刘小玉死的时候正是学校放假的时候,学校内没几个人,再加上校长和有关部门的压制,所以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现在我这样一说,林震南不慌才怪。
  因为他明白我事先也不知道这事,而是来到厕所,看到怨气后才得出的结论,所以,林震南看我就像是在看救命稻草一样,全都指望我了。
  “这个……”我摸了摸鼻子,这货怎么当校长的?一点都不实在啊,不是说给钱么?我说了这么多,也没看见给过我一毛啊,擦泪啊。
  “哦,这,这是小小意思,你先拿着,事后再重谢。”林震南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在我手里,小声说道。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我一边说着,接过银行卡放进自己的裤兜里。
  “那,你看……”林震南见我收了银行卡,就问道。
  “简单,给死者的冤魂道歉,让杀人凶手伏法。”我说完后,转身就要走。
  “给死人道歉?”林震南惊讶的看着我,问道。
  “到时候你就明白了。”我一边说着,就朝外面走去。
  “这就走了?”林震南跟我走出来,问道。
  “晚上我会再来。”说话间我已经走出了厕所,朝守门的执勤老师和保安点头示意。
  “林校长再见。”我朝林震南挥了挥手,然后转身朝校门口走去。
  来到校门口时,只见路对面的那辆黑色CR-V依旧在那里停着。
  【ps:新书需要大家的鼎力支持,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大家!!!你们的支持是南宫码字最大的动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