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阴宿旅馆 第二十九章 腹背受敌

更新时间:2017-01-04 23:59:22 作者:南宫下 字数:2209

见我俩走出审讯室,唐绍杰的司机也跟了出来,随后是王富仁以及派出所众警察和村委的眼镜男,都跟着来到了派出所院子里。
  “快去我家。”我说着,就上了唐绍杰的车,唐绍杰钻进副驾驶。
  “你留下,该撤职的撤职,该革职查办的革职查办。”唐绍杰上车后对车外的司机警察吩咐着说道。“对了,还有村委的人,叫纪委的人过来查办。”
  “是。”司机警察答应一声。
  我开着唐绍杰的车,在派出所院子里来了个大漂移掉头,然后直接朝派出外面开去。
  就在我朝外开出的时候,从后视镜看到,只见派出所大院里,所长王富仁以及另外几名警察尽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的恐惧和不可思议。
  这几个货,仗着自己的权利,不知道像害我这样害了多少人,这次遇到我,算是他们倒霉。
  “呼。”我撇了一眼后视镜,心中顿时畅然了许多。
  “咋了?”唐绍杰见我长出一口气,转过头来,看着我问道。
  “没。”我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人仗着自己的权利,打着国家的旗号,不知害了多少百姓,唐局长,你一定要严惩他们啊。”
  “他们自然有法律制裁。”唐绍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家还没到?”
  “到了。”我拐了一个弯,把车开进巷子,直接到我家门口才停下。
  我下车后直接朝家里跑了进去,唐绍杰也跟着我走了进来。
  我进家门后,直接朝里屋跑去。
  来到里屋一看,老妈果然还在炕上,没有生息。
  “妈。”我大叫一声,连鞋都不脱,直接跳上炕,扶起老妈。
  “妈,你醒醒,你醒醒啊。”我抱着老妈的头,一边摇着,一边大声喊道。
  “我看看。”唐绍杰走到炕前,跪在炕边上,用手搭在我妈的鼻子上,稍稍一式。
  “有呼吸,赶紧送医院。”
  在唐绍杰的帮助下,我扶着老妈下炕,然后直接把老妈扶到唐绍杰警察的后座上躺下。唐绍杰也钻进后座,扶着老妈,以防她从座位上掉下来。
  关上车门后,我连家门都来不及关,直接朝巷子外开去。
  “去哪个医院。”出了巷子后,我直接拉开这车的警报器,然后手下降档提速,同时看了一眼后视镜,问后面的唐绍杰。
  “金城医院。”唐绍杰想都没想,直接说道。
  “嗯!”我答应一声。
  对开黑车的我来说,对金城的大部分地方我都很熟悉,所以我知道去金城医院有捷径。
  就是在马集通往金城的中间路段,有个岔路,是通往金城另一边的,不过,从岔路上在分一个小路,通过一个城中村,就会更快的到达金城医院。
  我开的是警察,一路闪着警灯,鸣着警笛,社会车辆纷纷让路。
  不过十几分钟,我就来到了那条通往金城另一边的岔路口了,只要进入这个岔路,往前走一段路之后再进一个岔路,就可以通过那个城中村,来到金城医院了。
  “那辆车是不是冲我们来的?”
  就在我刚刚进入岔路后没多久,就听到后座上的唐绍杰说道。
  以唐绍杰多年的从警直觉来判断,他认为,后面有车在跟着我俩。
  听了唐绍杰的话后,我朝后视镜看去。
  通过后视镜,只见我们后面有一辆黑色的CR-V在跟着我们,速度很快,却和我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辆阴魂不散的CR-V正是那天夜里,刀疤脸和那青年绑架城南高科千金时所用的车辆,当时就追过我,还曾好几次跟踪我,没想到,他还跟着我。
  不过,这回我可不害怕,特么的,老子开的是警车,车上还有堂堂的省局二把手,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唐绍杰身上做文章?
  然而,我刚这样想到,却听见唐绍杰从后座传来的声音。
  “能躲尽量躲开,别以为有我在,他们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他们根-本-不-会-顾-及-我。”
  唐绍杰说道这里时,说的一字一顿,似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一样,说话时,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
  “怎,怎么回事啊?”我手下再次降档加速,朝身后的唐绍杰问道。
  “他们是市长和林主任的人。”唐绍杰有些无奈的说道。
  听了唐绍杰的话后,我顿时明白了一些事情。唐绍杰之前跟我说过,绑架城南高科千金的人,背后有人撑腰,水很深,不要让我卷进去。而那个什么胖子林主任又是金城副市长的亲信,副市长想让那个胖子主任代替唐绍杰的职务。
  这样一来,副市长和绑架城南高科千金的人有关联。而那个胖子主任也安奈耐不住性子,想早点坐上唐绍杰的位置。
  只要唐绍杰一出事,副市长就会出面,直接推荐胖子主任代替唐绍杰的位置,而且还会一手调查唐绍杰事件。
  然后再随便找一个人替罪,这样一来,不但成功解决了唐绍杰,而且还顺便把我也给解决了,一箭双雕。
  我不傻,随便一想,就能明白这里面的事情。
  “妈的,这个水够深的。”我啐了一口,一脚底板油,车子发出强烈的轰鸣,在空旷的岔路上急速飞驰。
  突然,一道尘土从前方山坡上绝地而起。
  岔路一边是大夏河,另一边是一座不高的矮山丘,大夏河围绕着这座矮山丘朝东流去。而这条岔路就是在这座矮山丘脚下开采出来的。
  随着沙土的卷起,我骤然降速。待近了一看,是两辆大型渣土车从矮山丘上顺着斜坡冲了下来。直接将前去的路堵死。
  “怎么办?”情急之下,我朝身后的唐绍杰问道。
  “我哪知道怎么办?”唐绍杰透过车窗,看了看前后的事态,说道。“要不我下去和他们说说?”
  “这里肯定会有埋伏。”
  “不用了,我有办法了。”我看了看渣土车,只见渣土车车厢内露出好几根尖锐的银光,而且还在左右摇动。这足以说明,渣土车上肯定有人,而且还很多。
  我一边看着面前的两辆渣土车的上的情况,一边手下立即换档加速,脚下油门离合一踩一松,与此同时我手下换完档后立即拉起手刹。
  只听车胎发出一阵怪叫,几乎是瞬间,一股礁湖味透过车窗传入我鼻子。那是轮胎和地面产生剧烈摩擦所造成的。
  车子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甩尾,我放下手刹,直接朝前窜了出去。
  原本在后面的CR-V见我甩尾后窜出来,根本没有要避让的样子,闪着大灯,面对面的撞了过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