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1995年的柏图斯

更新时间:2017-01-20 18:56:48 作者:吃骨头不吐刺 字数:2071

尚岚打量着灯火阑珊的宴会,觥筹交错,糜音漫漫。她却毫无兴趣,一个人木然地走着,独自一人并不惹眼,她也没去和别人搭讪,只是想找个角落坐下。

  “呦,我当这是谁呢,原来是小舅妈啊!”温恒摇晃着盛满了1995年的柏图斯缓缓地踱步过来道。

  尚岚闻声侧了侧头,小巧的珍珠耳坠轻轻晃荡着,虽然在陪苏景坤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但是当真正看到了温恒,只见他今天穿着一身裁剪合体的私人高级订制白色西服,袖口和衣领口用的是苏绣极品金线,丝绣着腾云流星图,配着他一脸面笑肉不笑的的表情和端着酒杯的浮夸劲儿,心中像吃了大便一样反胃想吐。

  温恒毕竟是主家儿子,身为总裁以及主角自然显眼。参加过前阵子婚宴的人们,看着曾经轰动整个商圈界的两位‘红人’又欢聚一堂,这样事儿来者不善啊!

  人们都不自觉地降低了说话的分贝,不着痕迹的往前凑了凑。

  尚岚见此状况微微皱了皱眉毛,心中叹了口气,腹诽着想低调的躲起来还真是不容易,估计温恒可巴不得火势着的再大点,一把火烧死自己算了。

  不过还是大方得体的站起来扬了扬手中的酒杯说道:“嗯,大侄子好久不见啊!今天没领女伴来吗?早点定下来吧!你也老大不小了,小舅妈了解你,别人可不了解,莫不是让外人说道这温家独子有什么别的癖好呢,对吧!也好让小舅妈替你省省心。”

  “谢谢小舅妈,这就不劳小舅妈操心了,像这人啊,尤其是人的感情啊,变数太大,谁也不知道这缘分什么时候就来了呢,犹如洪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呢,多高的大坝都拦不住呢”

  说罢他做了一番停顿,继续道:是吧!小,舅,妈。”

  温恒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女人还真以为自己叫她一句小舅妈,就真是舅妈了吗?和那个男人一样,看不清自己几斤几两重。

  尚岚一听这种话心中的火山是蹭蹭的就蹿上来了,还没等尚岚再度开口挖苦嘲讽,便听温恒再度拿腔作势的说道:“小舅妈,今天是舞会哦,不知侄子有这个荣幸请您跳第一支舞吗?”

  尚岚再傻也不会不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温恒明显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呸!谁是鸡!反正没安好心就对了,这时候他会怎么害自己呢?

  电视剧上这个时候最常见的就是酒水泼湿礼服,然后中了迷香,捉奸在床,不行!害自己可以,不能让苏景坤被她们的栽赃陷害戴上一顶绿帽子。

  他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已经享福去了的外公以外第二个给自己温暖,让自己体会到了被爱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人了。

  尚岚想着便看了看温恒晃动高脚杯的手腕,里面的95年柏图斯挂杯度完美,杯中酒受到震荡形成小小的波浪,犹如红紫色的小海洋。尚岚在低头看了看深得自己心的鹅黄色鱼尾裙,这样香甜的酒洒在这样美的裙子上真是可惜了。

  温恒跟随着尚岚的目光也望向了自己的高脚杯,以及她身上的鹅黄色礼服裙,不得不说这家伙今天真的很美。

  鹅黄色的礼服显得肌肤如凝脂,眉眼如星辰,下半身小小的鱼尾裙设计,优雅的衬托出来尚岚玲珑有致的身材,而且这脑袋好像也变聪明了,连自己想干什么等能猜到,可惜她还差点只是猜对了一半而已。

  想罢温恒随意的将手中的高脚杯搁置在了一旁的点心桌上。

  “恒儿,不用了吧,那么多富家千金呢,等着和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大众情人的温大少爷跳第一支舞呢!”尚岚看着放下的酒杯缓缓地说道,呸!这一声恒儿叫的人真恶心。

  小舅妈说这话可就是小看大家了,邀请小舅妈和侄子跳第一支舞,这是对长辈的尊敬,大家说是不是啊!”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大家,便面向尚岚弯下了腰,做出了伸手邀请的动作来。

  尚岚这是骑虎难下,不想钻进套里,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邀请又不能不跳这可如何是好,一时间僵持不下。

  她没有注意到远离着装作心不在焉其实却又竖起耳朵倾听着这面情形的紧密人群之外,还有三个人也在时刻注意着这面的动态。

  “先生,您要不要过去看看夫人。”林明小心翼翼的说道。

  “林明,你话又多了,我看你这个月工资像是又不想要了。”苏景坤荡漾着水雾又失神的双眸望向声音飘来的方向,背在身后的修长的双手紧紧握了一下,末了又缓缓松开。

  “是,林明话多了,可是夫人好像并不是很想上场和他跳舞。”林明微微低着头说道。

  “嗯,不急,看看她怎么处理,连这点小事也处理不好的话,以后怎么跟在我身边,我虽有心护她一世周全,目前来说却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在她身边守着她,未来的路还要长,她要自己学会闭离火坑,才能让我做任何事没有后顾之忧。”

  苏景坤说完用力的咬了一下后牙根。

  而另外的一面周康用力的锤了一下大堂的鎏金柱子:“尚岚啊尚岚,你宁愿嫁给一个瞎子也要把这件事情整成这样,以后,有你好受的!。”

  周康恶狠狠地望向人群中央的鹅黄色倩影低声说道。

  “哎呦,我头好疼哦,这怎么回事。”尚岚看着周围看好戏的人群的眼神,和面前温恒不怀好意的目光,尚岚脑袋飞速运转,赶紧说道。

  “小舅妈,你没事吧,莫不是不给面子不想与我跳一支舞?”温恒边说边赶紧往前紧凑了两步,一手抓住还在端着高脚杯的尚岚的左手道。

  尚岚低着头余光看到温恒的一双手扶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再想到前阵子在婚礼上赤裸着纠缠的两个男人的身体,瞬间恶心到不行,也不只是真吃的不对了,还是看见他就想吐,胃中一阵翻涌,连带着今天中午和早上吃到的林明做的饭,一口就喷在了温恒完美的定制西装上,顺带喷了他一脸。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