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动手

更新时间:2017-01-20 19:04:34 作者:吃骨头不吐刺 字数:2117

“你到底想怎样!?”苏琳芬已经不顾她贵妇的形象,向前推一把尚岚。

  她没想到苏琳芬会动手,身体一轻眼看要摔倒,最后跌入一个厚实的胸膛。

  苏景坤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稳稳扶住她的肩膀。尚岚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只是他看不见。

  苏琳芬心中疑惑,他不是瞎了吗?怎么能准确地扶住她?

  情况容不得她多想,因为尚岚很快调整姿势又展开另一番攻势。

  “温夫人,没想到你偷偷陷害我们不止,还想光天化日之下行凶。”

  尚岚伶牙俐齿气得苏琳芬话都说不出。

  “你景坤你到底想怎样?”

  “问的好,你说若是我把这件事说出去,会有什么后果呢。”

  尚岚恶狠狠地说道。

  她竟然做的那么绝?苏琳芬三人望向苏景坤希望他不要在一旁当哑巴,而后者“深情款款”看着空气,目光就是不聚焦在他们身上。

  “景坤,恒儿他还小不懂得轻重,做舅舅的不可以多担待点原谅他一次吗?他也是因为失去未婚妻痛苦不已,才一时想不开。”

  苏琳芬哀求地说道,她从来没有那么低声细气对别人说过话。

  尚岚在一边听着,火那个烧的要从鼻子喷出气来了。

  刚想发作,苏景坤突然出手,将尚岚拨到身后。

  他目光聚焦在空气中某一点,语气不容置疑的强硬:

  “可以,但是你们在公司的股份要全部转入我的。”

  苏琳芬听到前面两个字心里大喜,接下来的话就将她打入地狱。一句话就让她经历从天堂到地狱的巨大落差感。本来她因为是女儿,在苏家的股份就少了,他还想独吞她那份,好不容易才享受到的荣华富贵,她不想放弃!他难道忍心赶尽杀绝吗。

  “景景坤景坤?你是认真的?”她瞪着眼颤着唇说,希望他能跟她说是玩笑话。

  尚岚也瞪着眼看着他,不过她想的是这样就放过他们了?

  “姐你自己考虑考虑吧。”苏景坤说。

  “不行!绝对不行!没有苏家的股份,那我的总经理职位呢?”温恒惊慌地拉着苏琳芬的手臂来回摇,那细小的胳膊都快被他卸下来了。

  苏琳芬也是气在头上,见儿子如此不争气,手臂一甩,他整个人都摔在地上,周康赶忙去扶,而他只是不断低声头跟自己摇头说:“不要,不要。”

  见到这一幕尚岚没有报复的快感,反倒心里升出一阵悲哀。

  “我答应你。”

  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苏琳芬终于开口,答应苏景坤把股份转给他。

  “但是。”她说。

  “恒儿的职位,不能撤下。”只有这点她不会退让,她没有股份还是苏家的女儿,温苏两家还敬她几分,但恒儿他不能没了工作。

  “有能力的话,位置永远都是他的。”苏景坤点头,并未正面回答。

  苏琳芬虽然担忧,但也无可奈何,谁让温恒不争气,惹上苏景坤和尚岚,真是造孽啊。

  一瞬间,尚岚觉得她似乎苍老很多岁。

  “既然如此,那我们先走了。”苏景坤示意林明。

  “还有。”走着,他想到了什么,转身对三人说。

  “我不再希望有人打扰我和我妻子的生活。”

  说完,尚岚感受到温苏两人投放在她身上怨恨的视线。

  而她也很快被苏景坤拉着走出温家大宅。

  坐进劳斯莱斯里面,她心情没有半点解放的愉悦,一路上沉默不语。

  苏景坤察觉她不对劲,想了想,温和地解释说:“失去权力和金钱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报复。”

  “为什么不顺便那件事宣扬出去?那样他们会名声也会破裂。”尚岚凑近他问道。

  苏景坤叹了口气,说:“小岚,苏琳芬毕竟是我的姐姐。”所以他们的名声破裂也会涉及苏家。

  这些尚岚都懂,但为什么一早不说,反而中途才改变主意。还是他一开始就打好这个主意要取走苏琳芬的股份才下的这计?

  尚岚越想越心惊,她拼命摇头将脑海中的阴谋论驱散,她怎么可以怀疑自己的老公!?他对他那么好,她应该相信他才对,可是景坤可是她心里好乱啊。

  回到家里,一番洗簌后,苏景坤要去搂她,尚岚下意识躲开。这个动作,让两人皆是一惊。

  她慌张地说:“我景坤还是睡客房吧。”

  没等苏景坤反应过来,她已经逃出寝室了。

  第二天,就算她单方面和苏景坤冷战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早早起床替他穿衣服,两人默契地沉默着,当苏景坤要开口说话时,她又逃的远远的。

  糟糕的一天从早上开始,尚岚心情像被泡在水里的海绵,沉甸甸的,潮湿的淌着水。她觉得自己不能仗着苏景坤对宠爱继续任性下去了。为了振作起来,她决定上街散散心。

  保镖替她开车到中心商业区,下车后,她命令他们不要跟着,让她一个人逛逛。牛高马大的“黑墨镜”们面面相觑难得露出为难的表情。

  她一路从服饰街走到美食区,手上拎着不少的战利品,发现自从当上苏太太后她越发会挥霍,怎么办她已经不是原来节俭持家的尚岚了,想到苏景坤,她甜蜜又忧伤地苦恼这。

  逛着逛着,冤家路窄!竟然让她碰上林玲琅,只见以为棕色波浪发的美女坐在咖啡店里风情万种地搅拌着杯子,吸引一众单身狗的目光,黄种人的白种人的年轻的大叔的景坤刚解决完几个瘟神,又有一个找上门来。真是流年不利啊。

  林玲琅眼尖见到尚岚便热络地叫她:“哎哟,这不是苏太太吗,别走那么快啊,来聊聊吧。”她这声把路人的目光都集聚过来,她都不好意思说她认错人了。

  她硬着头皮坐在她面前,任由对方审视。

  “怎么,和苏总裁最近感情不错吧。”她似笑非笑。

  真是那壶不该提那壶!

  她毫不畏惧迎着她的目光:“不用你费心,我们好得很!”

  林玲琅也不拆穿她,低着头玩着吸管:“呵。”

  “其实我挺羡慕你的。”

  “什么?”尚岚以为她耳背了。

  “你还能陪伴在他身边,照顾他。其实我觉得我们是一类人,你知道吗”她眼睛直视突然直勾勾看着尚岚。

  而后者细眉轻拢,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你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