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假面

更新时间:2017-01-23 20:18:40 作者:吃骨头不吐刺 字数:2157

“你们先把她带过去。”

  他重新戴上假面,起身整理一下衣服。可眼睛像黏在尚岚身上一样,不舍地在她的眼罩上面流连。

  今晚,就能知道这位睡美人的真面目了。

  吩咐好下人,他便潇洒走回船内。

  唐东霆他自以为他的行动百密无一疏,岂不知他的动作被罕斯特尽收眼底。

  罕斯特内心大骇,但经过特殊训练的他懂得如何让自己快速镇静下来想应对方法。他立刻拨打苏景坤的电话,却发现无人接通。

  ---赌局开始后不能开启通讯器,这是船上的规定。

  去他妈的破规定!

  眼前情况已经不由得他多想,他只好先让汉斯跟上去,再次拨通电话号码。

  这次是打给林明的。

  “喂。”林明的声音响起。

  “林大哥!”

  林明在B市那边为了隐瞒苏景坤的行程已经焦头烂额,罕斯特把目前的情况告诉林明后,他内心大骇。

  “你确定对方是唐东霆吗?”林明紧握着手中的电话,快被他捏碎。

  “确定是唐家的少爷。”

  “夫人的真面目还有没暴露?”

  “还没有...差一点就暴露了...”想起刚才那“危险”的场面,他几乎按捺不住就要冲出去了。

  “不要打草惊蛇,你毕竟是总裁身边的高级保镖不要太引人注目的好,什么事都吩咐汉斯他们做吧。我现在找唐东霆的酒店房号。”林明头脑飞速运转,桌角被他紧紧握住,浮起的木屑刺入他的手心,好让他清醒一些。

  “是的!”

  唐东霆的酒店房号。

  林明放下电话就飞快打着键盘。

  唐东霆,“法丽莎之夜”...

  不一会,电脑就出现他要搜索的东西。

  “230,他在230房!”

  苏景坤在场内搜索无果,本来躁动的心情却变得异常冷静下来。

  不知不觉时针指向零点,带着假面身穿燕尾服类似主持人似的男人走上台,说:

  “尊贵的各位来宾,欢迎来到法丽莎之夜。”

  庄严的声音让本来交头接耳的贵族们都安静下来。

  “今晚到场的,都是全国万里挑一的尊贵客人,拥有至高的金钱和地位。”

  一番话称赞得在座贪慕虚荣的贵族们满心愉悦,挺直身子露出高傲的神情。

  “我想大家今晚都是有同样的目标,就是我们的法丽莎之链。”

  说完,舞台中央升起一个正方柱的展台。

  全场灯光瞬间熄灭,只剩下一束打在展台上。

  众人看清后不由得发出赞叹的声音。

  只见展台上方摆放一个玻璃箱,透明的箱子里面是一条项链,项链几乎用上百颗钻石镶嵌而成,每颗钻石闪着晶透的光芒,链身有拇指宽围着脖子一圈,中间垂着水滴状的蓝宝石,十分高雅美丽。

  主持人在一旁说:“据说这是英国国王为了哄女儿法丽莎公主高兴,命令当时最有名的宝石匠打造设计而成,公主乘船路过触礁导致沉船,后来国王命令人打捞,只捞起了公主的遗体而这条项链却消失在寒冷的北冰洋里。后人再次打捞起来的时候,它还是保存的十分完整,法丽莎之链是地位和名声的象征。”

  前面的故事大家并不在意,说道最后一句大家才骚动起来。露出贪婪的目光,法丽莎之链,他们要定了。

  有些贵族忍不住开声:“那还不快开始!”

  “对啊,对啊。”周围的人起哄。

  主持人在一边冷静地说:“各位客人请稍安勿躁,在正式拍卖法丽莎之链之前,我们还有些饭前甜点,正餐当然是要留在后面的是吧。”

  主持人良好的口才让不满的客人皆安静下来。

  苏景坤在人群中默默观察,发现一个和在座贵族不一样的人。他没有露出热切的目光而是像观察者兴趣缺缺在一边站着。

  那人有一头灿烂的金色的头发,身穿白色修身的ARMANI定制西服,酒红色的领结被他拉开露出蜜色结实的胸膛,一副花花公子模样。

  苏景坤走进看到他眼罩下的眸子闪着透明的蓝色,他是混血儿?苏景坤在脑海里迅速搜寻混血儿的贵族,贵族家混血的许多,但能够参加这个晚会的混血继承人只有...

  “你似乎对拍卖品没有什么兴趣。”苏景坤说。

  金发男子没想到有人会和他搭讪,微微惊讶的转头。

  看见一位黑发的男子站在他身后。

  随后他上下打量苏景坤。

  米白色的西装配上Givenchy的领带,衣品还算不错。苏景坤比他高几厘米,由于没有运动肤色较为白皙,西装扣子被整齐地扣到胸襟虽然身材看起来瘦削却隐藏无穷力量。

  “你不知道正餐后的节目吗?那更加令人惊喜。”

  说着他露出花花公子一样的微笑,伸出指骨分明的手指摩擦着下唇。

  正餐指的是法丽莎之链,餐后节目是这宴会的传统。

  为了满足贵族丑陋的欲望,宴会主人从世界各地收来漂亮的奴隶供贵族挑选。

  真是对得起他花花公子的形象。

  “哦~”这下子轮到苏景坤兴趣缺缺了。

  没想到苏景坤没有赞成自己的观点,男子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拍卖开始,第一件物品是一副名画。

  贵族们没有几个是懂得欣赏,只是听说这是一副有名的画。

  充满铜臭味的人们妄想用这些艺术的东西遮盖自己的无知。在座贵族开始竞相叫价。

  一副不知道出处的“名画作”一下字上升到千万。

  金发男子在一旁发出嗤笑声,苏景坤看他一眼,漠然地转开视线。

  第二件也是一件画作,画作一出深深震撼到苏景坤。

  首先出现在苏景坤眼前的是一幕熊熊烈火,火焰像恶魔的舌头缠绕在画中男子身上,男子双手捂住脸,眼睛睁大到极致红色的血丝布满他的眼球,看起来十分狰狞。

  恐怖的画面让在座的都露出嫌恶的表情,任谁都不喜欢丑恶的事物。

  主持人报出作者的名字,那是一位不是很出名的画家,这位画家生前预示自己的死亡情形画下这幅画,而他最终确实被活活烧死。

  听完贵族们面露嫌色,都不喜欢这幅画作,随便叫个价希望赶紧进行下一轮。

  “一百万”

  “一百五十。”

  “...”

  “六百万。”

  此声一出吸引贵族们的讨论,这人是疯了吧?

  竟然花冤枉钱买一副没有名气又不详的画作。

  金发男子也很吃惊地看着一旁的苏景坤,也觉得他是疯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