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你都不来就我

更新时间:2017-04-10 13:49:44 作者:吃骨头不吐刺 字数:2129

尚岚终于安心了,但过后就是一阵委屈涌上心头。

  “哇”的一声,她泪水像倾倒的水盆一下子倒泄出来。

  “我以为我在做梦,我梦到你来救我,我好怕醒来还是在那个陌生的房间。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她扑进苏景坤的怀里,放声大哭。只有这个臂膀才是她安身之所,只有这个男人才能给她安心的力量。

  苏景坤不知道该安慰她什么,只是紧紧将她拥入怀像要揉进他的骨肉里一样。

  心里懊悔,这个女人那么纤细脆弱。如果他迟一步赶到的话,会发生什么事,他根本不敢想象。

  尚岚抽抽嗒嗒地起身,情绪还没完全平复,一股热气突然自腹腔冲上来。不由得闷哼一声。

  苏景坤担心问:“怎么了?”

  尚岚捂着胸口,刚才太过于伤心了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唐东霆给她下了春药,药效正在慢慢发挥作用。

  身体渐渐酥麻,她忍不住曲起身抱紧自己。

  这时,她发现她衣服里面还什么都没有穿呢,自己刚才几乎是全身赤裸地抱着他。

  看着苏景坤的帅气的侧脸,她脸飞上红云。

  苏景坤以为她哪里还有伤,拉开她的手,愤怒道:“他还打你哪里了吗?”

  尚岚摇摇头,苏景坤紧握着她的手腕,相交的地方多么炙热其他的地方就有多空虚。她整个人快燃烧起来了。

  如果是苏景坤的话,她可以把自己交给他的。

  她下定了决心。

  “那你...”苏景坤还想继续问,被她动作惊的愣在原地。

  只见,尚岚拿起他的手放上她的胸脯,柔软的触感从指尖传来。

  而她眼角染着春情,水光在眼眶流转,说不出的动人和性感。

  再看不懂她的暗示,他就是傻子了!

  苏景坤被她撩拨得血脉喷张,几乎立即将人就地正法。

  但是他还是有理智的人,她整个人看起来都十分异常。

  “这不像你,发生什么了。”

  尚岚害羞地低下头,声如蚊吟:“他给我下了春药。”

  “什么!?”苏景坤惊弹起。

  那个男人!怒火再次点燃,他巴不得现在就返回他的房间将他再揍一顿。

  尚岚连忙抱着他不让他走。

  苏景坤感觉贴着他的身子在隐隐颤抖着。

  对啊,他怎么能将她一个人留下。

  报仇,他们来日方长。

  苏景抬起她的头,眸子里闪着欲望的星火,他无比认真地问:“真的可以吗.”

  尚岚怎么会听不懂他的话,羞怯地点了点头。

  苏景坤给她一个安心的微笑。

  他现在也是箭在弦上了。

  轻缓将她放倒,温柔地说:“我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嗯。”尚岚弱弱地说。反正她已经准备在今晚将自己交出去,也不差在这一会。

  接着苏景坤从旁边拿起药酒,用棉签沾了沾,对她说:“可能会有点刺痛。”

  怕弄疼她,他的动作很轻柔,轻柔得尚岚有哭出来的冲动。

  药酒接触到伤口,真的有刺刺的痛,但比起身体里的痛,这根本不算什么。

  她难耐地夹起双腿摩擦,希望苏景坤能看见她。

  苏景坤不是柳下惠,怎么会忍得住。

  只是这是她的第一次,他希望他能给她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

  “我先带你去洗澡吧。”苏景坤说。

  但这对尚岚来说是多么的绝望,她只希望他能碰她。

  含着泪轻轻点头。

  而苏景坤想的是她全身都是唐东霆的味道,抱着她就想到她躺在那混蛋身下露出娇媚的表情,他怕自己忍不住一时冲动冲出去宰了那个人。这个表情,应该是属于他的,只有他能看见。

  将浴缸注满温水后,他才将她抱进来。

  两人赤诚相对。

  尚岚在充满着水雾的浴室里媚眼如丝,他的身体她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是今天格外害羞,因为身体不自觉起了反应,叫嚣着要靠近这个人。尚岚觉得自己色极了,转头不去看他。

  苏景坤轻笑:“怎么,还害羞吗?”

  “才...才没有。”尚岚口不对心说。

  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飘到他身上。

  苏景坤将她公主抱抱起,她轻呼一声,两人一起进入浴缸。

  浴缸的水承载不了纷纷溢出。

  尚岚细腻的背部贴着他的胸膛,有意无意地摩擦着他的。

  他幽深的眸子盯着她纤细的脖子。

  大手在她身上摸索,感受怀里人儿一阵害羞颤抖,心情格外愉悦。

  他以前竟然会一次一次放走在他身边的美味。

  他都没有发现自己原来那么会忍的。

  尚岚被他摸得全身火热,转头想吻他。

  却被他一躲,整个人像被泼了盆冷水似的,火热迅速退下。

  是啊,她怎么会觉得苏景坤想上她。或许是他可怜自己才帮她的,他内心一定觉得自己很淫贱吧。

  被心爱的人拒绝,自卑像潮水一样将她覆盖。

  本来红红的脸颊变得一片苍白。

  苏景坤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双手捧她的脸说:“他碰你哪里了?”

  “诶?...”她还沉浸在悲伤中,一时理解不了他的话。

  他只好再次重复:“他碰你身体哪里了。”

  “没...除了这里...他没碰到我!”尚岚指了指嘴,怕他生气赶忙说。

  “只有这里?”他拇指摩拭着她破皮的地方,眼中的欲火像要把她吞灭。

  尚岚目光迷离,愣愣点头,她已经完全臣服于他了。

  “那得清洗一下了。”他轻笑一声,不知道为什么里面似乎带着一丝危险。

  不等尚岚思考,他拿过花洒往她唇上挤。

  尚岚没料到他突然粗暴的动作,吓一跳整张脸都被拍湿,唇部火辣辣的好像又流血了,还呛了不少水。

  “咳咳---”尚岚坐起来扶着浴缸不断咳嗽。

  心里委屈极了。苏景坤为什么要对她这样...

  “转过来。”苏景坤在身后命令。

  她吓得一阵哆嗦,不知道他下一步要怎么折磨她。

  但是苏景坤只是将她搂入怀中,极尽缠绵地亲吻她。

  尚岚身体里的火又被撩起,她有点想哭。

  一会对她粗暴,一会对她温柔。她都看不懂苏景坤心里在想什么了。

  可她身体很诚实,一下子就沦陷了。

  沉迷在他的吻技中不可自拔,同样是亲吻。

  那个人让她恶心,但苏景坤的吻就让她很舒服。

  “唔--”苏景坤不给她喘气的机会,她快窒息了。

  像是惩罚一样,他见她呼吸不畅才将人松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