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更新时间:2017-07-18 17:25:36 作者:玄雨 字数:6003

蜀山在,天下在。

  蜀山亡,天下亡。

  蜀山剑派身为天下第一仙家剑派,以降妖除魔、捍卫天下正道为己任。

  从第一任掌门太清真人到如今玉隐真人执掌蜀山,共经历了三千六百年,无数强大的妖魔尽被蜀山弟子擒获,关押在剑碑之下。

  如今蜀山之名可令诸多妖魔闻之色变,仓皇隐逃!

  世俗界中已再无妖魔作乱,人们得以安居乐业,天下太平。

  然物极必反!

  蜀山剑仙之威已经让妖魔再无栖息的土壤,若蜀山不亡,妖魔必亡!

  这日,无尽妖魔围在蜀山之下。

  蜀山再无往日那种仙雾缭绕、剑气冲霄的仙家氛围,取而代之的却是被滚滚乌云笼罩,黑暗与暴虐的气息于蜀山之上肆虐。

  两万七千名蜀山弟子已经遍布在蜀山的各个角落,反手握住背在身后的剑柄,目光死死锁定在黑气滚滚的妖雾之上,神色郑重,屏息以待。

  一名身穿青色道袍的蜀山弟子脚踏飞剑,凌空虚渡,在天空中划过一道长虹后径直落在剑碑之下,神色慌忙向玉隐真人禀告道:“启禀掌门,七大妖皇携带百万妖魔已经汇聚到蜀山之下,过不了多久便会攻上蜀山!”

  玉隐真人身着素色道袍,双手负在身后,平静眺望山下妖魔,神色威严道:“蜀山剑派建立三千六百年,还从来没有妖魔敢攻打我蜀山。”

  伴随话落,悬浮在其身侧缭绕着青色流光的飞剑散发肃杀之气,浑厚剑意直冲云霄,乌云顷刻间消散,让一抹阳光重新照耀在剑碑之上。

  “是伏妖剑!掌门竟然动用了伏妖剑!”蜀山弟子看到这一幕后忍不住惊呼了起来,一个个神色激动。

  “这伏妖剑乃我蜀山镇派之宝,传闻自上古流传而来,无数强大妖魔尽被降服在伏妖剑下。”

  所有蜀山弟子的目光都投到那闪烁着青色流光的伏妖上,剑刃的末端刻着“妖魔伏戮”四个古老篆字,此时正如同水纹般闪烁。

  伴随着伏妖剑剑气宣泄,那妖魔所带来的压抑感瞬间荡然无存,一名名蜀山弟子气势攀升,目光坚定。

  伏妖剑在,蜀山不亡!

  伏妖剑,便是蜀山弟子心中永远的旗帜。

  玉隐真人身侧的灵隐子见蜀山弟子人心可用,身后蓦然间爆发出一道嘹亮剑鸣,一把紫色阔剑缓缓升到半空之中,径直冲向那乌云之上。

  “犯我蜀山者,魂飞魄散!永世不可超脱!”

  伴随着灵隐子的巨吼,蜀山弟子手中法印翻飞,两万七千八飞剑凌空飞起,化成一片剑潮直入九霄,欲将隐藏在乌云之中作祟的妖皇彻底斩杀。

  但那剑潮落入到乌云后却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沓无音信。

  “啧啧!鼎鼎大名的蜀山剑派难道就这点能力?”

  一道沙哑难听的声音从那乌云之中传出,随后那无穷无尽的乌云迅速凝聚到一起,最终形成一道黑色披风,当那披风被挥开之后,一名身上缭绕着浓烈黑雾的妖族站立在半空中,俯视着这两万七千名蜀山弟子。

  当他甩开那黑色披风之后,两万七千把飞剑如同剑雨一般从空中激射而下。

  “封天剑盾,凝!”

  无数蜀山弟子齐声怒吼,催动真气在半空中迅速凝聚出一把巨大无比的光剑,挡下了那仿若无穷无尽般的剑雨。

  可奈何蜀山之中终究有修为低下的弟子无力抵抗,那飞剑中所蕴含的劲气径直洞穿了蜀山的灵术防御,刺入到一名名蜀山弟子的胸膛。

  一时间惨嚎声不断响起,数千蜀山弟子在这一刻死于非命,猩红色的鲜血在众多弟子脚下绵延,血腥残酷。

  站在剑碑之下的灵隐子看到这一幕后,脸色更是难看无比。

  “不好,是上古妖皇龙傲!如今竟然已经苏醒!”

  上古妖皇龙傲曾被诸神所创,这万年间一直沉睡在断肠山下,而他的身体更是拥有一半龙族血脉。,若诸神不出,将无人可与之匹敌。

  奈何诸神在上古时期便已彻底陨落,这天下间也再无能制衡龙傲之人。

  故而这些妖族才敢簇拥着龙傲在这蜀山周围猖狂。

  上古妖皇龙傲于与半空中俯首看着蜀山下的众多弟子,阴森森的眼眸早已淡漠这世人的生死,视苍生为蝼蚁。

  “这是本妖皇送给你们的小小礼物。”

  “本妖皇不在的数千年里,你们蜀山残杀我多少妖族子孙!今日,我要你们连本带利,全部偿还!”

  当龙傲话落,整个天地间忽然升起一阵摄人心心魄的妖魔嘶吼声,扰乱众多蜀山弟子的心神,让他们丢掉自己手中的飞剑,跪伏在地捂着双耳苦苦哀嚎。

  甚至有心志不坚的弟子心魔顿生,披头散发,口溢鲜血,挥舞着手中飞剑向自己的同门斩去。

  他还没有真正动手,这些蜀山弟子便再无一点气势可言,想要再与妖族对战,难上加难。

  “难道蜀山今日要亡吗?”无数蜀山弟子心中忍不住升起一丝哀意。

  蜀山掌门玉隐真人眉头也微微皱起,口中喃喃自语。

  “三千六百年,蜀山大劫!能否……涅槃重生。”

  “无论如何,我都不允许蜀山在我的手中败亡!”伴随着玉隐真人那苍劲有力的话语,他身侧的伏妖剑蓦然间爆发出一道可碎金裂石般的剑啸声,粉碎了那妖魔的嘶吼。

  无数妖魔更是承受不住那剑啸之中所蕴含的浩然剑气,顷刻间便自爆而亡。

  玉隐真人更是抓起了伏妖剑,身体缓缓飘飞到半空中,浑身上下真气鼓荡,伏妖剑于与半空中更是划出一道玄妙莫测的诡异纹路。

  这一刻,玉隐真人的气息却仿若与这一片天地彻底融为了一体,以手中的伏妖剑去履行天地的意志。

  “诸神已经陨落,上古妖族也不该继续存在。”

  伴随着玉隐真人那坚定不移的话语,蜀山剑碑上忽然爆发出一道青色光柱,直入云霄,而后一道道青色符文从那剑碑上脱离而下,最终升腾到玉隐真人的周围,上下翻飞。

  如果仔细看那些符号的话,会发现那些符号有的如同蚯蚓、有的如同乌龟,而有些却如同真龙、火凤。

  “上古妖文。”龙傲本以为对付着蜀山唾手可得,却从未想过这蜀山之中竟然有让他感到心搏的上古妖文。

  无论是这伏妖剑,还是这蜀山剑碑,里面所蕴含的力量都像极了上古诸神所掌握的手段。

  “这两个东西有点意思,可你的道行不过万年,拿什么来胜我?!”龙傲清楚这两件宝物可威胁到他,可玉隐真人修为不高,他拿什么来驾驭这等宝物?

  龙傲在巅峰之时甚至可与诸神一战,又岂会惧怕从凡人修炼而成的剑仙。

  “你这伏妖剑若送我,我可免你一死。”龙傲话虽然蕴含|着商量的余地,但他的动作却丝毫不给玉隐真人商量的机会。

  他的身体周围弥漫出遮天蔽日般的黑雾,最终化成一道黑色|魔爪,径直抓向玉隐真人手中的伏妖剑。

  但那黑色|魔爪在触碰到那青色妖文之后,却如同积雪遇到太阳般迅速融化。

  甚至那青色符文在吞噬了魔爪之中的妖力,让青色妖文中蕴含的力量变得更加庞大。

  “怎么可能?这妖文竟然能够转化掉妖力!”龙傲心中大惊,身上那滂湃无比的妖力瞬间向玉隐真人席卷而去。

  玉隐真人轻轻摇了摇头。

  “伏妖剑为我蜀山异宝,即便你为上古妖皇,却也不可能轻易得到。”

  “混元封妖印!”

  他身上的青色真气与伏妖剑融为一体,整个人仿若一把出鞘的利剑,目光犀利,撼人心魄,伏妖剑横在他的胸前更薄爆发出青色光芒。

  缭绕在他身体周围的那由剑碑上脱落下来的上古妖文竟然化成一道符文锁链,竟然在顷刻间便将龙傲禁锢。

  龙傲对此却无动于衷,神色冷漠。

  “你以为凭借着这雕虫小技便可将我制服?”

  可接下来他却发现自己的妖力竟然迅速流逝,而那妖文锁链竟然拉扯着他缓缓向剑碑飞去。

  他挣扎的越厉害,那妖文锁链形成的禁锢力量便越强大,没过多久,他便发现剑碑离自己已经近在咫尺。

  “不!怎么会这样!”龙傲的目光中多了一份慌张,他不想自己刚刚觉醒,就要被再次被镇压在这蜀山的剑碑下。

  七大妖皇见此却是更加慌乱,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与蜀山众人抗衡,如果龙傲被镇压在蜀山剑碑之下,那妖族将永无翻身之地!

  “云隐子!你还不动手吗?”

  “当年,正是他趁着你外出的时候,将千瑶封印在剑碑之下!”一名妖皇在这个时候忽然指着玉隐真人,向站立在灵隐子身侧一名身穿紫袍的老者狂喊着。

  那名紫袍老者听到那妖皇的话后,身体不由晃了晃,神色也慢慢变得狰狞起来。

  往事的一幕幕也从心头浮现而出。

  他是玉隐真人的师弟云隐子,实力仅次于云隐真人,而他与玉隐真人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

  这还要从他年轻的时候说起。

  那一年,他在伏妖之时救下了一只四翅火鸟,便将它带回蜀山一同修炼,却没有想到那四翅火鸟竟然觉醒了上古神兽九天玄鸟血脉,最终化为人形,名为千瑶。

  数百年的朝夕相伴,让云隐子与千瑶坠入到爱河之中,千千万万个日日夜夜,让他们之间的感情坚不可摧无比牢固。

  甚至,千瑶怀上了他的骨肉。

  可就在一次外出执行降妖任务时,他被困在迷阵之中十年,当他再回蜀山之后,却发现千瑶与自己的骨肉皆消失不见。

  没有人会告诉他千瑶到底去了哪里。

  直到十年前,他才知道千瑶竟然被关押在剑碑之下。

  ,可想要进入剑碑之中,只有手持蜀山镇派之宝伏妖剑才可,可伏妖剑一直由掌门玉隐真人执掌。

  他本以为玉隐真人会念着师兄弟间的情分让他进入到剑碑之内,却没想到玉隐真人一直推脱,对千瑶的事情更是闭口不谈。

  这让他们师兄弟之间的感情变得更加生疏。

  若非甚至如果今日蜀山遭遇没有被蜀山围攻的话,他根本不想见玉隐真人。

  可就在今日,他却忽然从妖族的口手中得到了真|相,那名妖皇以这种残酷的方式揭开他心中那血粼粼的伤疤。

  这一刻,他脑子里只剩下了那妖皇的话语。

  “当年,正是他趁你外出的时候,将千瑶镇压在剑碑之下。

  “怪不得你不让我见她,原来是你将她镇压,为什么?为什么?”云隐子在一刻彻底被妖族的话语蛊惑,让他忘记了蜀山依旧还在危难之中。

  “千瑶……千瑶……只有掌握了伏妖剑,才能进入到剑碑之中。”云隐子低着头喃喃自语,最后猛地将头扬起,目光死死锁定在伏妖剑之上。

  “将伏妖剑给我!”他忽然飞身而起,急速向玉隐真人冲去。

  “师兄!”一旁的灵隐子察觉到有些不对,飞起想要追去,奈何云隐子的实力远超过他,他根本追不上。

  那妖皇见此,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容,那蛊惑人心的话语再次在云隐子的耳边炸响。

  “杀了他,你便可掌握伏妖剑,救出千瑶!”

  云隐子的双眼已经变得通红,他缓缓提起手中长剑,直指玉隐真人的心头。

  此时玉隐真人正处于封妖的关键时刻,上古妖皇龙傲那一半的身躯已经被封到剑碑之中,他的身体也完全被禁锢到半空中,无法躲开云隐子的剑。

  “师弟!快醒醒!莫要坠魔!”玉隐真人知道云隐子被妖族抓|住了心中执念借以魅惑,心魔滋生,若一步踏错,将万劫不复。

  可云隐子却对玉隐真人的呼喝不闻不问,反而双目变得更加赤红,神色癫狂,手中飞剑想都不想便洞穿了玉隐真人的胸膛。

  “千瑶虽为妖族,却从未害过一人!”

  “可师兄你却将她封印在这剑碑之下!她究竟犯了什么错?!”

  “她没有错!”玉隐真人感到体内感觉到身体中的真气迅速流逝,但眼下他来不及解决和云隐子之间的事情,只能强忍痛楚,将浑厚的真气运转到伏妖剑上。

  若龙傲不被重新封印,蜀山以及人间依旧会迎来无穷无尽的劫难。

  可云隐子在这一刻因为往事已经在坠魔的边缘,脑袋之中只有千瑶的事情。

  “没有错?没有错!没有错你为什么还要那么做!你说啊!你说啊!你给我说啊!”云隐子剧烈摇晃着玉隐真人的身体,却让玉隐真人的伤口流出更多的鲜血,将那素色衣衫彻底染红。

  “你给我醒来,不要忘了你还是蜀山长老!”玉隐真人仰仗着自己浑厚的真气雷吼一声,期望唤醒云隐子。

  同时,他一心二用,双手急速滑动,完成了最后一道封印法印,当青光散去时,那上古妖皇龙傲没能一丝抵抗便被封印在剑碑之下。

  可云隐子听到云隐真人的话后却是一声冷笑:“呵呵,蜀山?妖族?”

  “我只要千瑶!”

  他一把夺过玉隐真人手中的伏妖剑,直接将玉隐真人的身体从半空中抛下,傻笑着看着手中的伏妖剑。

  “这伏妖剑是开启剑碑的钥匙,只有掌握了它,我才能救出千瑶!”他的身影毫不停留,径直冲向了那座剑碑。

  “千瑶,你受苦了!等等我,我这就来救你!”

  就在云隐子冲向剑碑之时,玉隐真人在半空中坠落的身体被迎来的灵隐子接住,带着他缓慢的落到地上。

  “掌门师兄!”灵隐子为他度过一丝元气,期望吊住一丝魂魄。

  玉隐真人则是咳出一口鲜血,摇头道:“没用的,他已经震碎了我的心脉,只是我没有想到,这蜀山大劫竟然是以这种形式落幕。”

  说到这里,他不由想起了曾经的往事。

  “曾经,我窥得天机知晓我蜀山是因九天玄鸟而亡,我便擅自将千瑶封印,希望喜欢蜀山不会落寞,却没有想到迎来这样的一个结果。”他叹息了一声,口中不断流出大量的鲜血,一丝丝真气也从他的身体中逸散而出。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九天玄鸟已被天地诅咒,这天地间只允许存在一只九天玄鸟,如果不将千瑶封印,师兄的孩子也不可能活下来。”灵隐子冲着玉隐真人嘶吼着,他知道当年的真|相。

  玉隐真人却是摇了摇头:“可我……终究还是有私心啊。”

  他颤抖着自己的手掌,用自己最后一份力气扯下腰间的掌门剑令,递给灵隐子。

  “将它交给云隐……不要……让他坠魔。”

  “不要让……蜀山……亡!”

  这两句话用尽他了所有的力气,他的身体中真气全部逸散而出,失去了真气的支撑让他的身体也迅速衰老,最终化为飞灰消散在天地之间。

  “不!师兄!师兄!”灵隐子仰天嘶吼,却无法挽留下玉隐真人的一丝魂魄。

  可此时,他却看到云隐子手持伏妖剑,杀气腾腾的冲到他的面前。

  “这伏妖剑的剑魂呢?剑魂呢?”

  “没了剑魂,它就一把废剑,根本打不开剑碑!”他径直揪住了灵隐子的衣襟,将他提到半空中。

  看着云隐子发狂之态灵隐子看着云隐子现在的样子,灵隐子不由握紧了那掌门剑令,云隐子这个状态,让他怎么能够放心将蜀山掌门剑令交给云隐子他?!

  “你真的想知道?好,那我就告诉你!”

  “师兄早就算到蜀山有此劫难,他便用剑魂携带着蜀山术法转移到一个人的身上,希望以此留下传承。”

  “而你再想找到剑魂恐怕已经是不可能了,那个人已经被封印沉睡,只有五百年后,他才会再次苏醒。”

  “那时,伏妖剑的剑魂才会重新出世。”

  “我蜀山,也将再次崛起!”

  但他却没有想到他的话刺激到云隐子,让云隐子变得更加暴虐。

  “我不要听!”疯狂下的云隐子径直将伏妖剑刺入到灵隐子的胸膛。

  “这些事情你明明知道,可是为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要瞒着我!”

  灵隐子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嘴角露出笑容。

  “还不是因为那妖女!”灵隐子轻轻一笑,蜀山即将灭亡,他已经看淡了自己的生死。

  “住口!”

  “我不允许你叫她妖女!给我住口!”

  “住口!”

  云隐子挥舞着斩妖剑一剑剑劈砍在灵隐子的身上,身上的气息也彻底紊乱起来。

  “谁若叫她妖女,我便要谁死!”

  “你们都要死!你们都要死!”

  灵隐子终究无法抵抗伏妖剑的威力,最终瞪着眼睛生生倒在血泊之中。

  而那掌门剑令也从他手中滑落在石阶之上,被云隐子踏成两半。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

  “都是骗子!都是骗子!”云隐子仰天嘶吼,却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七大妖皇已经率领着百万妖魔攻上蜀山。

  一时间,传承了三千六百年的蜀山血流成河。

  而云隐子则是望着这生灵涂炭的一幕,嘴角带着傻笑,拖着伏妖剑踏着遍地的鲜血缓缓前行,口中不断念着并不连贯的话语。

  “剑魂……”

  “九天玄鸟……”

  “千瑶……”

  “孩子……”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

  “骗子!骗子!”

  那些妖魔看着已经疯掉的云隐子以及他手中拖着的伏妖剑,却是不敢做丝毫阻拦,这一战已经完美展现出伏妖剑的强大,就算是七大妖皇对着伏妖剑也是忌惮无比。

  “如今他已经是一个废人了,放他离开。”一名妖皇向那百万妖魔命令道,让云隐子带着伏妖剑彻底离开蜀山。

  蜀山没了伏妖剑,便再也威胁不到这些疯狂的妖魔,无数殿宇升起熊熊大火,滚滚浓烟遮天蔽日。

  三千六百年,蜀山大劫,终究还是没有避过。

  “这天下,从此再无蜀山!”

  “我妖族,将统率天下!”

  七大妖皇凌驾与剑碑之上,俯瞰天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