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脆弱不堪

更新时间:2017-07-18 17:26:14 作者:玄雨 字数:2832

生杀予夺,掌握一方。

  人类已经被仙抛弃,妖可肆意决定凡人的生死!

  天昊在那妖力的禁锢之下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力量,深深的无力感从他的心底升起。

  “妖族的法则便是弱肉强食,若是我比他强,何至于受到他的掌控!”

  “力量!我需要力量!”天昊的内心在咆哮,神色也变得狰狞扭曲起来,渴望挣脱束缚。

  但他的挣扎却这换来那大妖的一声狞笑。

  “心底很不甘吗?我就喜欢你们人类这种不甘的样子,就如同一条虫子,只要我随意一捏,你便会万劫不复!”

  “虫子,尽情的在我手里挣扎吧,你挣扎的越厉害,我便越开心!”

  每一个妖的心灵都是扭曲的,他们喜欢玩弄凡人的生死,看着他们在自己眼前凄惨哀嚎,这样会极大满足他们虚荣心。

  这一只大妖自然也不例外,伴随着他那猖狂的笑声,缭绕在天昊周围的褐色妖气变得更加浓烈。

  这让天昊感觉到这一刻仿佛被一座大山压在身上一般,会一点点挤压他身体内的空气,最终他的内脏更是会从口中一点点被挤压而出。

  甚至现在他的眼睛已经圆瞪凸出,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爆掉一般,骨骼更是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再过不久便会断裂。

  剧烈的痛楚让他快要晕厥。

  但他还有一丝执念坚持着让自己不要昏迷过去。

  “不……我不能就这样死去。”

  这一刻,他那机智的大脑却是再次运转起来,他的力量不如妖族,所能依靠的便只有自己智慧。

  “妖族残暴,尤其喜欢虐、杀人族,体会那种肆意掌握生死的快|感!我越挣扎,他对我下手便会越重,最终可能被生生折磨死。”

  “而我如果隐忍的话,则会让他失去虐、杀的快|感,那他便会停手。”

  想到这里,天昊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变得平静下来,到了最后脸上的表情如同老僧入定般古井无波,仿佛已经看淡了生死。

  那要将他挤压碎的力量更仿佛是不存在一般,无法给他带来一点压力。

  这一刻,他不由想起从记事起便不断看到村子里玩伴被妖族抓走,如果自己多说一句话的话,他便会被妖族一起带走。

  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玩伴被妖族抓走,那种敢怒不敢言的滋味真的非常不好受。

  这让他无数次渴望自己变强,只要成为一名仙门修士便可以守护村子里的人,不再惧怕那些妖族。

  可那只能是他心中的幻想,他从未遇到过仙门修士将他收为徒弟,反而遇到过不少妖族横行霸道,让他练就一身忍耐的功夫。

  故而在这个时候,他能迅速熄灭心中不甘的火焰,面对这名大妖也能淡然而视,仿若看穿了生死。

  大妖见天昊这一副任命的样子却是勃然大怒,看不到凡人在自己眼前挣扎他会感到很不开心,天昊这么做更是将他彻底激怒。

  他手上的力量不由加重了一分,神色也变得更加狰狞。

  “虫子!我要你挣扎!”

  鲜血已经从天昊的吼中涌|出,却被他生生吞了下去。

  “哼!无趣!”

  那大妖见此也失去了兴致,随后一挥直接将天昊的身体重重砸在了溶洞的石壁之上,而后跌落在地面上。

  这一刻,天昊感觉到自己的骨内脏已经彻底被震碎,骨骼碎裂,意识也变得更加模糊。

  可他眼前咬着牙齿,顽强的告诉自己不要睡去,若睡了,就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他不想就这样死在这大妖的手里。他想知道这大妖接下来还想做什么!

  这时,大妖却也懒得继续理会天昊,而是一甩衣袖向身后的猪妖冰冷道:“不要让他死了,城中还缺少一些奴隶。”

  “是,大人!”

  那猪妖径直将瘫软在地的天昊扶起,向他的口里塞了一枚带有浓重腥气的丹药,当丹药入胃后便化成一道暖流流转到四肢百脉之间,舒缓了天昊身上的痛疼。

  同时,他破碎的内脏开始迅速修复,骨骼重组,就连意识也一点点变得清晰。

  “这妖族的丹药竟然如此厉害,我的身体过不了多久便能恢复。”

  天昊在这个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本以为自己会死了,却没有想到妖族随便拿出一枚丹药便能救下自己的性命。

  而在他意识松懈之下,强烈的疲惫感袭上脑海,让他再也无法保持清晰,彻底昏迷过去。

  大妖则并没有过多理会那不堪一击的天昊,而是来到那紫眸狼妖的尸体旁,将他的手指放在了那狼妖的眉心上,一道蔚蓝色的波纹开始从他的指尖扩散。

  他轻轻闭上了双眼便感受到紫眸狼妖身体中的状况,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目光更是冷了一分。

  “它的妖丹已经没了,是那些该死的仙门修士所为!”

  “仙门修士!”猪妖听到大妖的话后,忍不住脖子一缩,对于他们这些小妖来说,仙门修士永远是最恐怖的存在。

  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仙剑划过便可噬魂夺魄。

  曾经盛极一时的蜀山更是差点让妖族彻底覆灭,就连七大妖皇连手唤醒上古妖皇龙傲,都被蜀山掌门再次封印于剑碑之下,至今未能彻底脱困。

  而眼下妖族虽然掌握了大部分的天下,但他们依旧不敢招惹那些仙门修士,无论是天极仙宗还是玄阳仙宗,都拥有着数千年的底蕴,门下修士想要降服他们这些小妖轻而易举。

  大妖看到猪妖这个样子后,不由怒骂一声:“废物!那个仙门修士恐怕只有二十多年的道行,虽然杀了紫眸妖狼,却也被它重创了,这个时候恐怕逃不了太远。”

  当大妖说到这里,掌间妖气急速涌动,而后那紫眸狼妖爪子上一处干枯的血液缓缓飘飞到那妖力球之中。

  伴随着妖气运转,那干枯的鲜血也重新变得鲜艳起来,最终化成猩红色的血滴。

  大妖真气流转,径直将这复原的血滴送到了猪妖的面前。

  “这是那仙门修士的鲜血,记住这鲜血中所蕴含的气息。”

  猪妖耸着鼻子闻了两下,最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放心吧大人,我已经记住了他的味道,过不了多久,我便能够将那个修士找出来。”

  “好,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否则后果你自己清楚!”那大妖冷冷说了一句,便用妖风卷起紫眸狼,径直离开这处溶洞。

  那猪妖见大妖彻底离去,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软软的瘫坐在地上。

  “呼呼……他可算是走了。”可很快他便注意到昏迷在地的天昊,额头的皱纹不由变得更深了。

  “非要将这个凡人留下,还不能将他杀了,平白无故给俺老猪多了一个麻烦。”

  猪妖看着天昊有些不满,但最终也只能抱怨几句便懒散的重新站了起来,将天昊抗在它那宽厚无比的肩上。

  “看来只能带着他一起去找那个仙门修士了,希望他不要给我带来什么麻烦。”猪妖架起一道妖风,带着天昊冲到洞外,开始漫山遍野的寻找那受伤的仙门修士,同时口中有极不情愿的抱怨着那头大妖。

  “切,你豹无双也就只能在俺老猪面前耍耍威风?如果遇到那些仙门长老的话不一样还要跪地求饶。”

  “苦活累活都让俺老猪来,你倒是好,直接回了风雪城。”

  “你说那仙门修士受到重创就真的重创了?如果没受伤我岂不是容易栽到他的手里?”

  猪妖极不情愿的抱怨着,对于风雪城那些高傲的妖族来说,他们绝对不允许那些仙门修士跑到自己的地盘之上撒野,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让他死,以此来维护自己的颜面。

  只不过那些老妖们狡诈无比,最终所有事情都会落在他们这些小妖的头上,如果不做,那回到风雪城后则会面临最严酷的惩罚。

  妖族的丛林阶级从来不允许弱小的妖族对那些强大的妖族有丝毫不满!

  到了最后,猪妖仿佛是抱怨累了,只能带着天昊在这寒冷的冬夜里不断巡逻,同时又对着昏迷的天昊说着威吓的话语,幻想着天昊被他吓得屁滚尿流跪地求饶的样子。

  这个时候,它却是浑然忘记了先前自己将这个凡人当成了千年老妖,还跪在地上苦苦求饶。

  这也只有猪妖心大,如果换成一般的妖,恐怕早就会对天昊施展毒手进行报复。

  可它不知道伴随着时间缓缓流逝,天昊已经从昏迷中缓缓醒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