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约定

更新时间:2017-07-19 10:32:57 作者:玄雨 字数:3345

“不要死……不要死……”

  醉酒状态下的酒鬼无法压制自己的情绪,浑厚的气息从他身体中宣泄而出,一把七十二柄弧形飞剑组成的玄铁长剑浮现在他的面前。

  随后,那七十二柄弧形飞剑迅速分解重组,在他的身后形成一双铁翅。

  当铁翅轻轻煽动,桃树上的桃花漫天飞舞,最后形成一道花瓣漩涡,缓缓散落在池塘的周围。

  极度奢华的池塘在这一刻忽然沸腾起来,一道如同弯月般的轮状飞刀从水中飞出,沿着池塘周围不断飞舞,将快要落入池塘的花瓣斩成两半。

  一道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球形法器从水中浮现而出,在法器中,躺着一条黑白红三色相间的锦鲤尸体。

  酒鬼看着那锦鲤尸体,酣然泪下。

  “长生易,重生难。”

  “我寻到了玄铁剑翼,却抢不到重生之法。”

  “我找到了日月金轮,却仅能让你在这池中安眠。”

  “唯有当我彻底沉醉的时候,才会觉得你一直活在我的身边。”

  他痴情的望着锦鲤的尸体,喃喃自语。

  天昊惧怕那翻飞的铁翼剑翅伤到自己,不由退到了千夜的身旁,问道:“他喝多了?”

  千夜则是向天昊暗暗竖起了大拇指道:“五百年里从来没有人能将酒鬼灌醉,你是第一个。”

  “真的醉了?”天昊看到一院子的空坛子之后,才想起这几天到底喝了多少的酒。

  “酒能解千愁,便多喝了点。”天昊嬉皮笑脸道。

  千夜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是多喝了一点吗?就算上古妖皇龙傲来到这里,也无法将他灌醉。”

  “那这么说我岂不是比龙傲更厉害。”天昊从来没有发现他喝酒竟然如此的厉害。

  就在两人闲谈的时候,酒鬼的情绪已经慢慢冷静下来,日月金轮带着锦鲤的尸体重新沉入池塘之下,那一双铁翼剑翅也重新化成长剑,融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当他的目光再次投到天昊身上的时候,多了一份敬重。

  “你让我醉了十息的时间,你很厉害。”

  同时他也向千夜道:“伏妖剑残片就放在城北妖皇宝库内,你要想得到,便去取。”

  只是他很快便将目光放到天昊的身上,眼中再次多了一份沧桑之色:“我们是同一种人。”

  天昊看着酒鬼,却摇了摇头道:“你是妖,我是人,这怎么能比?”

  酒鬼惨笑了一声道:“妖又如何,人又如何,最终都逃不了一个情字。”

  天昊好奇问道:“你喜欢那条鱼?”

  酒鬼道:“它与我朝夕相伴三百年,我们之前的感情,岂是喜欢二字能够形容的。”

  “它出了意外?”

  酒鬼自责道:“都怪我照顾不周。”

  “它不是妖吗?怎么会死?”

  “妖?”酒鬼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它只是一只普通生灵,仅仅是一条锦鲤罢了。”

  天昊沉默了,他从未想过一名如此强大的妖族,竟会对一只普通生灵拥有这么重的感情。

  而酒鬼这个时候也抬起头看向了他,道:“你与我一样,都有心事,否则酒不会喝的那么重。”

  天昊眉头轻皱,向酒鬼问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女人。”酒鬼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继续道:“十年前云洛被带到这里后,便一直说要接回她的弟弟。”

  “她的弟弟应该就是你吧。”

  天昊激动的站了起来,看着酒鬼的眼睛问道:“胡说,我姐若真的惦记我,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了她一直都没找我?”

  酒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眼中露出一丝哀意,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有一种菌草,日出而生,日落而死,终其一生,不知黑夜与黎明。”

  “寒蝉春天生而夏天死,一生不知还有秋天和冬天。”

  “凡人的一生不过短短数十载,九天玄鸟则可畅游天地千万年。”

  “归根到底,不过是因为你是人,她是妖罢了。”

  天昊端起酒碗,一饮而下,他已经明白酒鬼想要对自己说什么。

  人与妖之间的差距,终究无法弥补。

  “你与那锦鲤,也是为情所惑,我们真的是同一种人。”天昊感叹道。

  酒鬼痴痴的望着那片池塘,除了那条鱼之外,眼中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

  “妖族不希望她见到过你,害怕你的陪伴会让她有了缺点,成为将来的我。”

  天昊沉默了许久,忽然冷笑一声:“什么人与妖,不过是因为我的实力弱小罢了,若有一天我比任何人强大,还有谁能够阻止我去见姐姐。”

  他没有压制住自己的情绪,蛮横的力量从身体中爆发出来,让酒鬼轻轻的皱起眉头。

  他看着天昊沉默许久,最后忽然扬起头去认真的向天昊道:

  “我永远无法让它复活,但是我可以满足你,让你去见到你的姐姐。”

  天昊的手明显颤抖一下,酒碗直接掉在地上摔成碎片。

  “现在就能见到?”

  他已经急不可耐。

  酒鬼却摇头道:“你姐姐正在云珑岛闭关觉醒九天玄鸟血脉,这需要十五年的时间。”

  天昊有些失望道:“我还要等十五年才能看到姐姐?”

  酒鬼郑重的点了点头:“她闭关其间不能出任何意外,否则魂飞魄散。”

  天昊沉默了许久,他从未想过事情会严重到这种地步。

  “只要她不出意外,一切就都是好的。”

  听到酒鬼的话后,他却是感觉到异常心安。

  小莲是个妖女,她的话天昊信不过,而酒鬼则至情至性,这种妖不会骗人。

  只是很快酒鬼便向他郑重道:“我并非白白帮你,如果有一天你变得无比强大,我要让你帮我找到重生之法。”

  天昊心中一惊:“死了之后还能重生吗?”

  酒鬼道:“很难,但终究还是有办法的。”

  “我答应你。”天昊同意了这一场与酒鬼的交易,这对于他们来说,都拥有着最大的好处。

  “好,我就喜欢你这么痛快的人。喝酒。”酒鬼继续向天昊灌酒道。

  而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天昊则是一直在与酒鬼喝酒,酒鬼知道很多东西,倒是让天昊增加了不少见识。

  包括对着整个世界也有了大概的认知。

  如果说之前的他还是一个愣头冷脑的小子的话,现在的他则是略有成熟,即便在妖族遍地的风雪城,他也能好好活下去。

  他也已清楚,千夜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却是为了伏妖剑的残片。

  千夜杀紫眸狼妖,被俘入风雪城,都是天极仙宗的计划之一。

  用不了多久,天极仙宗的仙门修士们便会驾临风雪城,将所有的人族奴隶解救出去。

  而他天昊,只是一个不小心误入计划的小人物。

  他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可就这样一等,足足让他等了三年。

  三年的时间中,他与千夜时刻谋划着如何从北城妖皇宝库中取出那一枚伏妖剑残片,却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

  无奈之下,千夜便通知了天极仙宗的修士们。

  这一天,风雪城妖皇白泽去万妖殿赴宴,商议如何开启蜀山剑碑,释放上古妖皇龙傲一事。

  临行前,风雪城中升起一百零八盏悬天冰灯,将整座风雪城照耀的流光溢彩,无数妖怪纷纷从自己的住处走出,如同潮水一般涌|向聚妖坛。

  他们要在此恭送妖皇白泽。

  “此次万妖殿之行,势必集结我妖族百万大军,攻破蜀山剑碑。”

  “当上古妖皇龙傲大人重新掌握神躯,我妖族将踏平仙山剑派,那时,我妖族掌控天下,世间无敌,尔等,皆可称之为王侯!”

  白泽的声音在整座风雪场中飘扬回荡,而后便传来众妖的山呼海啸之音。

  “白皇神威,泽被苍生,九天十地,莫敢不从!”

  “白皇神威,泽被苍生,九天十地,莫敢不从!”

  妖皇白泽仰天狂笑,当他双手微压,天地间的呼啸才慢慢安静了下去。

  “好!尔等且好好守着这风雪城,当我再次回来,定要踏平天极仙宗,这北域,将彻底由我风雪城统帅。”

  当他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化成一道白虹,径直向南方飞去,青莲妖王等三名妖王紧随其后。

  不多时,他们便彻底消失在天际。

  而此时的妖族,已经彻底沸腾了起来,群妖乱舞。

  “世间若没有那些仙山剑派,我妖族再无滋扰,那时便可肆意玩乐,为所欲为。”

  “哈哈,不错,当我妖族大昌之时,你我皆可君临天下!”

  “嗷呜……”

  风雪城中的妖族彻底兴奋起来,肆意抓捕人族奴隶进行角斗,供起玩乐。

  天昊与千夜站在妖王生祠的顶端,看着那些疯狂的妖族,神色郑重。

  “白泽不过是七大妖皇之一,便敢喊出如此狂妄的口号,还真不知天高地厚。”天昊嘲讽道。

  “这些妖族可不懂什么是谦卑,什么是敬畏,他们只懂得自己肆意快活。”千夜的目光也变得更加冰冷。

  就在两人谈论之时,却看到两只拥有数十年道行,头顶着长角的小妖径直闯入到生祠之中,其中一名小妖直接将一侧建造的莲花台一脚踢碎。

  “你们这里抓紧派出两个厉害点的妖奴来进行角斗,只要让本大王看开心了,少不了你们的赏赐。”

  天昊看着那头小妖,脸上的嘲讽之意更浓。

  “不过区区两只小妖,竟然也敢自称大王,不怕死吗?”

  “呦?你一个奴隶竟然敢跟我如此说话,想死吗?”一头小妖直接向天昊冲了过来。

  但天昊却指了指都东方。

  “你看看那边再动手也不迟。”

  那小妖闻言望去,却看到一道道青色长虹仿若流星雨一般,径直向风雪城飞来。

  随着青虹靠近,所有妖族都看到那三千天极仙宗剑仙踏剑而来,缓缓降临在风雪城之上。

  “剑仙!”那小妖忍不住惊呼了一声,神色惶恐。

  天昊嘴角露出一丝狞笑,趁机一拳头直接轰在那小妖的脸上,恐怖的力量直接带着它的脑袋砸入到地面之上。

  “我忍你们很久了,今天,终于能打个痛快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