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反咬一口

更新时间:2017-07-19 10:35:45 作者:玄雨 字数:3010

对于冬阳长老来说,他想杀死天昊轻而易举,只是他更好奇天昊为何会来到这里。

  天昊能够解决那名拥有十余年道行的剑仙,却无法面对冬阳长老。

  若冬阳长老出手,天昊没有一丝抵抗的机会。

  “我来这里,只求公平!”天昊抬起头,不卑不亢道。

  冬阳长老嘴角露出一起轻笑。

  “公平?”

  天昊目光坚定道:“在妖族之中,弱肉强食,毫无公平可讲,可这里是人族!”

  “在人族之中,我们本应该互敬互助,相互扶持抵抗妖魔,可是为什么偏偏彼此坑害,笑里藏刀?”

  他的目光不断在那些士兵群众扫视,寻找赵元武的下落。

  冬阳长老神色平静:“你说在这军中有人坑你?”

  “不错!赵元武,你给老子滚出来!”天昊毫不顾忌在这中军帐前,冲着军中巨吼一声。

  景王眉头轻皱,他从未想过有人敢在他的面前如此猖狂,可他见东阳长老对此不为所动,却也不好发怒。

  只是他看向天昊的目光冷了许多,甚至多了分杀意。

  赵元武也从未想过天昊如此猖狂,竟敢擅闯中军帐,要在冬阳长老以及景王的面前对峙。

  “老子就在这里!”这一刻,赵元武面上没有一丝恐慌,脸色阴冷的站了出来。

  “天昊,是你自己睡过了错过了昨天的仙门试炼,难道还想将这责任怨到我身上不成!”赵元武上来便反打一杷。

  “无耻!”天昊怒目圆瞪,他低估了赵元武的脸皮厚度。

  赵元武对此不以为意:“你敢伤众位军中弟兄闯到这中军帐前,乃杀头死罪,理应受到景王重罚,我劝你在此不要挣扎,乖乖束手就擒,否则,莫要怪我们牵连到你的同伴!”

  “赵将军这帽子给带的好厉害,三句两句便要斩我,也不知道你在这军中,到底算是老几?”

  “景王大人还没有发话,你算是什么东西!”天昊借力打力,向赵元武吼道。

  赵元武被天昊的伶牙俐齿说的面红耳赤。

  冬阳长老则打断了两人的争执。

  “好了!我本以为什么大事,原来竟然只是错过了仙门试炼。”

  “我天极仙宗本就公平,又极为爱才,你既然为此能闯到这里,我理应当给予你一个机会。”

  “若你当真能够拥有灵根成为我仙门弟子,今日之事也会成为一段佳话,若不能,那你闯中军帐之事,则由景王大人裁决。”

  天昊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只要他能成为天极仙宗的修士,再面对赵元武的时候,随便一个手指头便可以让赵元武万劫不复。

  赵元武听到冬阳长老所说,眼中多了分恐慌。

  “若他真的成为了仙门修士,那我注定不会拥有好下场!”

  “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让他成为仙门修士!”

  赵元武的眼中露出一丝阴狠,急忙跪在地上向冬阳长老道:“此事万万不妥,寻常妖奴怎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况且,他头顶上那个奴字印记也是假的!”

  “我看他分明就是妖族派到我们这里的奸细!”赵元武声色俱厉。

  天昊听此却微微皱起眉头。

  他头顶的奴字印记本来就是为了欺骗妖族的,回到人族后根本没有太过注意,如今那“奴”字已经褪色,自然会被人一眼就看出是假的。

  冬阳长老听到赵元武的话后,轻轻皱起眉头。

  他无法确定天昊的身份,这个时候却也难以抉择。

  天昊辩解道:“风雪城的妖早就被天极仙宗的剑仙门斩杀殆尽了,不可能再有残留。至于我头顶上的奴字,你们你们宗门中的千夜便知。”

  “你认识千夜?”冬阳长老一惊。

  天昊点了点头。

  以千夜的身份,足以让冬阳长老动容。

  “好!若你真的拥有灵根,到时候见到千夜便可证明你的身份。”

  “当然若没有灵根,你与我天极仙宗便没有缘分,今后你是生是死,要由景王来做决定。”

  “请五行灵根感应石。”冬阳长老迅速做了决断。

  很快,一名仙门弟子举着一块五行灵根感应石放在天昊的面前。

  “将你的手放上去吧。”冬阳长老平静向天昊道。

  天昊深吸了一口气。

  对于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很久了。

  他直接将自己的手放到五行灵根感应石上,而后便清晰的感受到有五种奇特的力量从掌间流转到身体之中,带着一阵酥|麻之感,在他身体中探索同源的力量。

  这是五行的力量,每种都蕴含|着不同的属性。

  金是无坚不摧,木是勃勃生机,水是滋润无声,火是焚尽一切,土是沉重仁厚。

  五种力量,与天昊的身体中彼此缠绕,最终却一点点消失殆尽。

  而那五行灵根感应石,却无一丝反应。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学会了仙术一念花开,可是为何却感应不到灵根?”天昊心中暗惊,抬起手掌再次放了下去,闭目沉思。

  这一次他感受到那酥|麻的力量入身体后,体内的鲜血便如同磨盘一般消磨那一股力量,最终缓缓吸收转化成气血之力。

  那五行灵根感应石,自然无法感应到天昊的身体中是否拥有灵根。

  感受那五行的力量不断被身体消散,天昊心中升起了不好的感觉。

  “混元不在天地内,跳出五行中!修炼了《天地混元锻体法》后,我体内就算拥有五行灵根,恐怕也被气血之力消磨转化,最终化成身体中的力量。”

  此时,天昊旗鼓难下,冬阳长老也看出了不对,他的话更是证实了天昊的猜想。

  “可惜了,你应当有所机缘修炼了练体的法门,而这种法门,却会毁坏先天灵根,你现在固然力量强大,却也失去了修仙的根本,与我天极仙宗无缘。”

  当冬阳长老说完这句话后,抬手一招,那五行灵根感应石便被他收到袖中,消失不见。

  这种手段名为“袖中乾坤”,只有拥有足够的真气才能施展,便于剑仙携带宝物。

  心已经提到嗓子眼的赵元武听到冬阳长老的话后,却是仰天长笑了起来。

  “哈哈!你若成为仙门修士,我注定倒霉,可是你只是有点蛮力的普通人罢了!今天就休想走出这里。”

  这一刻的赵元武肆无忌惮起来。

  天昊没有灵根,便失去了天极仙宗的庇护,而他擅闯中军帐,这便是重罪。

  他只是寻常人,犯了军法便是重罚。

  天昊却站在那里失神,根本没有听到赵元武的话。

  他一直渴望自己成为剑仙,可如今却发现根本没有修仙所需要的灵根。

  他只是一个废人!

  或许,他曾经拥有灵根,而后被那《天地混元锻体法》生生将灵根融化为气血之力。

  这对于天昊来说,太过残酷。

  “若不成剑仙,我如何增加自己的力量,救出自己的姐姐?”

  “这《天地混元锻体法》固然可以让我变得强大,可又怎么能比的起那些可惜飞天遁地的剑仙?”

  天昊痛苦的抓|住头发,不敢相信这一切。

  “你在骗我!”他认真的看着冬阳长老。

  冬阳长老目光如电!

  “你没有让我骗的价值。”他淡淡的扫了天昊一眼,随后重新坐到自己座位上。

  “景王大人,此人便交由你来处理吧。”

  景王看着天昊,目中露出一丝杀意。

  擅闯中军帐者,杀无赦!

  可他对天昊刚才说的那句话却颇有忌惮。

  “他所说的认识千夜,不知是真是假。”景王忍不住向一侧的冬阳长老问道。

  “千夜将会成为我天极仙宗雷炎剑的传人,怎么会认识这蝼蚁一般的凡人。”冬阳长老轻笑道,对天昊的话不以为意。

  景王目光阴沉。

  “本王想处死他轻而易举,但千夜真若与其相识,本王若将他杀死注定会引起她的不喜,索性留他一命,任由他在这军中自生自灭。”景王向一侧冬阳长老追问道。

  冬阳长老不以为意的道:“此时全由景王定夺。”

  “好!”景王一巴掌拍在椅子上,而后朗声向天昊宣布道:“擅闯中军帐,扰乱仙门仪式本是重罪,理应当斩,可本王念在你是条汉子,便留你一条性命。”

  “赵元武,将他带下去,好生管教!”

  赵元武听到景王的话后,大喜过望,景王将天昊交给他,便是要他好好的教训下天昊。

  就算不小心将天昊弄死了,也只能算是一场意外。

  “景王洪恩!末将领命!”赵元武单膝跪地叩首道。

  “景王洪恩!景王洪恩!”那些士兵山呼海啸起来,大赞景王英明。

  而天昊,则是被两名士兵压着胳膊拖到了中军帐外。

  天昊清楚,他若再在这里继续放肆,那迎接他的绝对不会是好下场。

  这些军中的人类,可没有一个是善男信女,他们不但拥有实力,还拥有智慧,要比妖魔更加可怕。

  他逃出了风雪城,本以为看到了希望,可最终迎来的却是绝望。

  “公平?呵呵!这天下间本来就没有公平!”天昊看着这一处中军帐,凄惨笑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