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蛮剑仙

更新时间:2017-07-19 10:37:26 作者:玄雨 字数:3048

密林之中,迷雾弥漫,古木参天,春草从腐败枯叶中抽|出嫩芽,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草腥味。

  天昊双手密布一层血色手铠,上面纹路粗劣不堪,散发着古拙气息,仿若自上古流传而来。

  血色手铠无比坚硬,加上天昊的巨力让他的攻击变得更有威胁力,仅仅两拳,独角白|虎便被击的倒飞出去,在地上滚了两圈后冲着天昊低头咆哮。

  它清楚那一副血色手铠能够威胁到它的性命,不敢妄动。

  天昊被压制许久,此时终于爆发,化守为攻,气血之力冲天而起,气势威猛。

  但就在这时,远处天空忽然传来呼啸,迷雾翻涌,一把锈迹斑斑的古剑飞来,径直|插在天昊脚前的地面,阻断了天昊的攻势。

  “剑上蕴含真气,是剑仙的飞剑!”随着念力的增长,天昊对真气以及妖力的感知已经无比敏锐。

  “真的没有想到这密林中竟然会有剑仙存在,只是这一把剑……”天昊将目光放在那把绣剑之上,眉头微微皱起。

  绣剑插在地面上,半人来高,整体厚重无比,剑刃之上布满豁口,不再锋利,护挡也非常残破,唯独剑柄上反射着油光,应是经常被人把持。

  除了剑柄,整把剑仿佛深埋地下数千年,今日方才重现曙光。

  那独角白|虎见到锈剑之后,狂躁的气息竟平稳下去,头也低低垂下,目光中多了一份柔情。

  紧跟着,天昊便听到远处天空中传来风声,而后便看到一名披头散发、身穿兽皮的野人落在他的面前,抽|出绣剑向独角白|虎跑去,神色焦急。

  “虎娘,这小子有没有没伤到您!”

  天昊听此,眉头紧紧皱起,这人的衣着虽然奇特,但他身体中确实蕴含|着真气,平和浑厚,可是他的为什么要叫那头独角白|虎为虎娘?

  “难不成他也是妖族?”天昊暗暗想道,升起一丝警惕。

  此时,那野人转过身扬剑直指天昊,左手捏出仙门仙诀,凝聚出一抹金色真气。

  “虎娘,他敢对你动手,俺这就除掉他!”他看向天昊的眼中杀意密布,身上爆发出的强大气势让天昊头皮发麻。

  这人的实力比独角白|虎强大太多,极难对付。

  “等等再动手,你到底是谁!”天昊急忙向那人问道。

  “他们叫俺,蛮剑仙!”

  “你是剑仙?”

  “是!”

  “你既然是剑仙,又为何帮助妖兽?”天昊怒斥道。

  “俺自幼被它抚养长大。”蛮剑仙枯发飞扬,手中锈剑镀上一层金色真气,悬浮在他的身前,随时都有可能动手。

  天昊听此,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从未想过如此残酷的妖族竟然会将一名人族抚养长大,蛮剑仙被妖族抚养长大,故而身上才会拥有不同寻常剑仙那种仙风道骨的感觉,反而充斥着一种野性。

  “等等!我们之间可能拥有误会。”天昊抬手阻止蛮剑仙,他不想与人族动手。

  “没人能伤害我的虎娘!去!”

  蛮剑仙不闻不问,直接出手,真气流转到锈剑内,爆发着低沉剑鸣,划过一道金芒,射向天昊的胸膛。

  数百年的道行灌输之下,这锈剑奇快无比,让天昊根本闪避不过。

  “妈了个巴子!”天昊怒骂一声,仗着拥有血色手铠,直接双手扣在锈剑之上。

  恐怖的惯性从绣剑之上传来,血色手铠承受不住锈剑的力量,上面裂痕扩散的更厉害,天昊的身体被撞击的倒飞出去,带起的风掀起地面上不少枯叶。

  这一退,便退了数十步方才停下来,血色手铠还没有完全碎裂,那锈剑虽然剧烈颤抖,却无法从天昊手中挣脱。

  “好强大的剑。”天昊再次近距离打量这一把绣剑,通过念术发现这绣剑之中蕴含|着恐怖的力量,只是蛮剑仙没有彻底激发出来。

  蛮剑仙见锈剑被天昊锁死,神色变得狰狞无比。

  “给俺放手!”

  剑仙最重要的便是飞剑,若飞剑失去,他们的实力便会大幅度降低。

  伴随着狂吼,他的双手捏成剑指,两抹金色真气浮现而出,将他的手掌堵上一层金色。

  “御剑术,旋!”

  那真气凝结成一道金色符号,打在锈剑之上。

  绣剑挣扎的更加厉害,血色手铠上的裂纹越来越多,可这绣剑依旧无法挣脱天昊的巨力。

  “放手!”蛮剑仙向天昊怒吼,手上真气变得更加浓郁。

  “死都不放!”天昊死死抓着不断跳跃的锈剑。

  这种对抗持续十余息的时间,蛮剑仙知道通过真气无法夺回手中的剑,迎身向天昊扑来。

  他从小|便是喝着独角白|虎的奶长大的,体魄比人族强大的太多,近乎妖兽。

  他想要与天昊近身肉搏,夺回那一把绣剑。

  独角白|虎低吼示意蛮剑仙小心,天昊的体魄比它还要强大。

  “贴身战斗吗?我喜欢!”天昊目光一亮,一只手握住锈剑,身体直接向蛮剑仙蛮横的撞了过来。

  “纯粹的体魄对抗吗?找死!”蛮剑仙仰天长啸,侧着身子用臂膀向天昊撞了过来。

  “轰!”

  两人的身体最终撞在了一起,狂风在两人之间呼啸,将地面上的枯叶吹的不断向外卷去。

  骨断的声音在两人中传出,蛮剑仙闷|哼一声,倒着滑出去七步,单膝跪地。

  而天昊仅仅退了三步。

  蛮剑仙的确比天昊强大,可他强大在真气上,肉、体力量根本不如天昊。

  只是他再仰起头看向天昊的目光,却多出一抹疯狂。

  “怎么倒下,便怎么站起!还俺剑来!”他猛地站起,鼓起十二分力气,再次向天昊撞来。

  天昊接连了前行三步,再次撞在蛮剑仙的身上,将他撞到在地。

  此时的蛮剑仙,却如同被激怒的野兽,不断爬起向天昊撞来,可最后的下场都是撞倒在地。

  仅仅几息的时间,他们便撞了数十下,两人的身上已经浑身是血,可眼中依旧露着汹涌的战意。

  远处观望的独角白|虎看到蛮剑仙失利,神色不忍,绕着两人的周围不断盘旋,期望能找到能加入战团的位置。

  可是天昊根本不给它这个机会,粘着蛮剑仙打,他虽然要一手控制锈剑,可仅凭一只手却也足以在贴身情况下战胜蛮剑仙。

  在这种肉搏战中,天昊从来没有输给谁。

  蛮剑仙与他如此对抗,却是以己之短,对彼之长。

  就算败了也不冤枉。

  最终,天昊将蛮剑仙压在身下,锁死了蛮剑仙所有攻击。

  只是他手上的血色战铠,已经濒临破碎。

  “吼!”

  这时,那独角白|虎巨吼着向天昊扑来,想要将天昊撕成粉碎,救出蛮剑仙。

  奈何天昊早有防备,直接拽起地面上的蛮剑仙,将那锈剑搭在蛮剑仙的颈前,威胁道:“不要过来。”

  独角白|虎停住了脚步,不断低吼,焦躁不安。

  蛮剑仙的双臂已经被天昊生生撞断了,无力的搭在身体两侧,已经无法施展真气,他的脸上也满是鲜血。

  “想俺蛮剑仙在这附近也算是小有名气,没想到今天竟然载在你的手上。”

  “要杀要剐随你意,只是不要伤害俺的虎娘!否则,俺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蛮剑仙凶狠的向天昊低吼道。

  独角白|虎不断低吼,想要靠近解救下蛮剑仙。

  天昊之前本就受伤,再加上蛮剑仙粉碎了血色手铠,让天昊遭到了反噬,此时已经气血逆行,身体身体内部已经有几处血管彻底爆裂,想要修复恐怕需要一段时间。

  “妈了个巴子,今天遇到你,老子也够倒霉的!”天昊看着蛮剑仙,低头骂了一句。

  “老子与这独角白|虎出手,纯粹为了自保!没想到你竟然什么都不问,上来都要与我战斗。”天昊一巴掌敲在蛮剑仙的脑袋上,发泄着心底的怨气。

  那蛮剑仙虽然成了天昊手中的俘虏,却依旧硬气,吼道:“你打俺没关系,但你动俺虎娘,就算俺拼了这条命,也要跟你干到底。”

  天昊一脚踹在蛮剑仙的小|腿,指着独角白|虎问道:“你他娘的那个眼睛看到它受伤了?”

  蛮剑仙听此,上上下下打量着独角白|虎,许久后才呆愣道:“额……好像没有受伤。”

  “没有受伤你上来就跟我拼命!”天昊见他这副呆愣的样子,却是更气,心底也有些无可奈何。

  仔细想想,蛮剑仙也并无大错。

  若谁动了云洛,天昊也会什么都不说就与他玩命,这蛮剑仙见到天昊要伤他虎娘,不发飙才怪。

  虽然蛮剑仙野蛮了一些,但终究是一名至情至性之人,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一头虎妖竟然收养人族幼子,并且抚养到这么大,这很不容易。

  想到如此,天昊对蛮剑仙与独角白|虎的敌意也减弱了不少。

  “这件事情大家都有错,你我各退一步,你看如何?”

  蛮剑仙听此却是微微一愣:“你要放了俺?”

  “野兽在遇到食物之后,从不会轻易放手,你又为何要放了俺?”蛮剑仙不解向天昊问道,这是他从小|便知道的丛林法则。

  “我不是野兽,我是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