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拖延时间

更新时间:2017-07-24 08:56:29 作者:玄雨 字数:3789

天昊比较了解赵元武,他虽然掌握了千名铁骑兵,可却是一名彻头彻尾的小人,只懂得栽赃陷害,维护他的利益。

  他会在打不过的时候装孙子,可是一旦找到机会,便会反咬你一口。

  以前,天昊根本看不惯这种人,而如今他却并不这么在意,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地盘,那就去守这里的规矩。

  蛇妖的蛇胆乃是除了妖丹之外的精华所在,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如果交给军队,也会获得大量军功,天昊将它交给赵元武,也本着贿赂之意。

  毕竟现在对于他们来说,粮食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先不管这赵元武品性多么卑劣,只要能弄到口粮,与虎谋皮又如何?

  可赵元武眼中,他一直觉得天昊是无法无天的存在,再次闯到这里定然是找他的麻烦,当手放在怀中的时候,更是以为天昊要抽|出匕首,当中行刺,自当无比恐慌。

  当天昊拿出蛇胆之后,却是让他长出了一口气,至少天昊不会拿一枚蛇胆来行刺他。

  想到刚刚被天昊的动作吓到,脸面不由有些挂不住,随后想到这里不会别人看到他的失态之后,又松了一口气,面带笑意。

  “天昊大人,您看您拿这个东西做什么,这等好东西,还是您自己留下才是。”赵元武站了起来,一脸熟络的向天昊说道,仿佛与天昊之间根本没有昔日的恩怨,虚伪无比。

  这军帐中只有他们两人,若天昊出手,他只有被虐、杀的份,他在天昊面前也根本无法摆出将军的威严姿态。

  天昊笑的更加虚伪,他知这赵元武是怕他在这里动手,所以才会这么做,只是他来这里终究是为了借粮。

  “赵将军这话说重了,再怎么说您也是我的上司,之前是属下有所不敬,还望赵将军不要责怪。”天昊一脸笑意的将蛇胆放入到酒碗之中。

  “据说这蛇胆泡酒对身体拥有极大好处,赵将军不妨一试。”

  赵元武看着碗中的蛇胆,饶是脸上还能带着虚伪的笑意,眼中却也不由露出深思之色。

  天昊这话语有服软的迹象,让他搞不清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不得不谨慎才是,毕竟天昊的实力太过恐怖。

  “您看,您这是做什么!”赵元武客套道。

  “不知天昊大人这次来营地可有什么事?只要您说了,在下一定就会为你办了。”赵元武打量着天昊破碎的衣衫,试探的向天昊问道。

  “既然赵将军都这么说,那我就直说了,前几日与青蛇小妖一战,让那处岗哨损失惨重,十名部下只剩下五名,岗哨中的粮食也全部折损,此次来到这里,却是为了能借点粮食,以应付燃眉之急,还望赵将军看在这青蛇小妖的蛇胆份上,能够拨给属下。”天昊真诚的向赵元武道。

  若不是为了管三儿等人不被饿死,他也不需要在赵元武面前如此做低姿态。

  赵元武听到天昊的话后,却是长出了一口气。

  “嗨!原来只是要一些粮食啊,没问题,我这就让人带你去领。”赵元武重新坐在软榻之上,恢复了一丝从容。

  只要天昊有求与他,这个时候便不会拿他怎么样!

  天昊同样面带笑意,道:“我若去恐怕领不出来,还望赵将军能与我同去。”

  若赵元武不去,指不定他会弄出什么幺蛾子,只有一同去了,他才会忌惮天昊对他出手,从而不敢轻举妄动。

  “你说的不错,那我让人送来如何?你要多少?”

  “八十斤!”天昊平静道。

  八十斤粮食不多不少,刚好够他们使用,要的数目也不多,合情合理。

  “好!”赵元武点了点头,走到军长中,冲着门外喊道:“你们两个给去军需官那里取八十斤粮食,送到这里。”

  “是,大人!”那两人向远方急速走去。

  天昊本以为来此借粮恐怕要废一番手脚,却没想到赵元武竟然如此的痛快,只是赵元武背靠着他,他没能看到赵元武对那名卫兵施与的眼色。

  “赵将军如此做,却是让属下刮目相看。”天昊心情不错,不介意抬高一下赵元武。

  赵元武却是拿起酒碗中的蛇胆把|玩了起来,虚伪道:“我这个人很好说话,你既然将礼物送到了这里,我自然没有拒绝之理。”

  天昊见他拿了蛇胆,心安了不少,毕竟这样一枚蛇胆可以换取数万斤粮食,他只用他换了八十斤,赵元武可是大赚特赚,拿人手短,赵元武多少也会给一份面子。

  随后,两人倒是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起来,赵元武嘘寒问暖,并且保证要给天昊调回内营,虚伪至极。

  听着他的话,天昊的心却是冷了许多,他觉得,赵元武对他的态度有很大问题。

  没过多久,天昊便看到那卫兵扛着一麻袋粮食放入到军帐之中。

  “赵将军,粮食送到。”卫兵将粮食放在地上。

  天昊看着那一麻袋的粮食,却是闻到一股发霉的问道。

  “这粮食有问题吧。”天昊看向那名卫兵,目光冰冷。

  “怎……怎么可能会有问题,赵将军能破例给你粮食已经是大恩了。”

  天昊走进粮食,打开粮袋子,却发现里面的粟米已经发霉。

  “这种粮食?让我们怎么吃?”天昊抬起头望向那名卫兵,目光如刀。

  赵元武也站了起来,向那名卫兵追问道:“怎么能给他拿发霉的粮食!”

  那卫兵道:“回将军,前两日下雨淋了粮仓,所有粮食都发霉了。”

  赵元武重新坐了回去,向天昊安抚道:“哎,这是天灾人祸啊,既然如此,那也只好委屈你了,你们拿出去晒上两天,还是能吃的。”他说到这里,嘴角多了份笑意。

  显然,这一切都是他刻意安排的。

  小人,终究是小人!

  悄无声息间,便用这发霉不能吃的粮食换取了天昊手中的蛇胆,这真的是玩的一手好手段。

  若不是天昊闻到了霉味检查,恐怕会被他直接骗回去,来这一趟也算是白来。

  “我觉得赵将军最好对此事给我一个说法。”天昊向赵元武逼问道,对于这种小人,和颜悦色只会让他蹬鼻子上脸。

  “哦?什么说法?你要的粮食我也给了,你还想要什么说法?”赵元武幡然恼怒,手中酒碗直接被他摔成粉碎,而后天昊便看到这军帐的帘幕瞬间战刀砍成布条,一队队铁甲精兵冲进将赵元武护住,带着他不断后退。

  很快,天昊的周围便被让出一片空地,无数铁甲精兵手持破妖弩,远远的对准天昊,同时精兵群散开,竟然推出了四架一人来高的弩车,上面搭载着钢箭,弓弦已开,瞄准天昊。

  军中的这种弩车威力强大,甚至能在百米内|射杀千年老妖,乃是军中利器,如今它被推了出来,用来对付天昊。

  赵元武见大势已定,终于松了一口气。

  “天昊,你不得诏令便擅闯军营,要挟长官,这已经触犯军法,理应当斩!”赵元武瞬间与天昊翻脸,恨不得将他扒皮挫骨。

  他在刚刚之所以与天昊和颜悦色相谈,也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准备这一场围杀罢了,只是他原本的计划是定在天昊回去的路上,奈何天昊发现了发霉的粮食,所以才只能提前爆发。

  不过好在这些手下应对过快,护了他的周全。

  “赵元武,你果然够卑鄙。”天昊望着四周的钢弩,看向了脚下的大地。

  赵元武见此却是大笑起来:“哈哈,你还想用当日风雪城下的手段吗?告诉你,这脚下的土地的基层乃是由黑耀石铺砌,就算是那些投石车的石头砸在这上面,也不会让大地颤抖一下,今日我劝你还是乖乖受死吧!”

  天昊握紧拳头,显然赵元武蓄谋已久,此次行动更是近乎完美,饶是他肉|身强大,也无法抵抗这千百弩箭以及四架足以威胁性命的弩车。

  “赵元武,你若在此军中发射,不怕伤及无辜吗?”天昊想要扰乱那些士兵的心神,让他们不敢轻易放箭。

  “老子在军中这么多年,难道连这点事情都不明白吗?盾兵出列!”

  随着他大吼一声,那些手持破妖弩的精兵忽然分开,数队手持半人来高铁盾的士兵仿若钢铁洪流,迈着整齐的步伐来到最前方,搭起一面盾墙,掩护住身后的精兵。

  一枚枚钢箭箭头与铁盾反射着阳光,散发着冷冽的寒意,让这周围的温度冷了太多。

  天昊知道今日赵元武准备充分,想要从这弩箭之下逃掉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索性平静的站在那里,冷冷的望着赵元武。

  “我当日擅闯中军帐本是死罪,但景王却并没杀我,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天昊冰冷的话语让赵元武心中一沉。

  那一天天昊让景王失了颜面,事后不少将领因此受到牵连,可是唯独天昊依旧逍遥法外,这让许多人都感到不解,不知道景王为何放过了天昊。

  “难道天昊的背后真的有人,连景王都感到害怕,是那个千夜吗?”赵元武心中暗暗想到,惊疑不定。

  “可是他若背后真的有人,为何还会落在我的麾下受罚?并且那一天我明显的罪恶了他,景王也没因此责罚与我。”

  无论怎么想,赵元武都想不通,天昊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成为赵元武心中的一个死结。

  “景王没有杀他,这究竟有什么用意?我若杀了他,又会有什么影响?”赵元武不由反思起来。

  天昊见赵元武沉默,心知有戏,进一步威胁道:“如果今天你能将我放了,今后不再针对我,我便可与你化干戈为玉帛,若你执意要杀我,那我也无话可说!”

  赵元武在这内营中对天昊动手,甚至动用了四架足以洞穿千年老妖的弩车,可谓是费尽心机,想要将天昊斩杀在此。

  天昊自然也清楚这一点,眼下的他已经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是他的心中有所坚持,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表现出丝毫恐慌,异常冷静。

  人最强大的地方,在于智慧!

  天昊清楚,在这军营之中,景王执掌生死,哪怕是赵元武的命也掌握在景王的手里。

  天昊就是要让赵元武心生景王都不敢杀自己的错觉。

  景王都不敢杀自己,他又岂敢杀?

  这样下来,却足以让赵元武踏入到误区之中,不敢随意对自己动手,争取到一线生机。

  当他看到赵元武沉默之后,更是立刻下了味猛药,要与赵元武言和!

  赵元武听此,心中惊疑不定,只能死死的盯着天昊的眼睛,想要从中寻找到一丝破绽。

  若是在他的心境没有达到第二个境界之前,他无法伪装,可是此刻,他的目光却是无比坚定,毫无一丝破绽。

  两人的对视也让这里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那些精兵更不敢大口呼吸,生怕惊扰了两人。

  此时,气氛变得死寂无比,天昊的生死便掌握在赵元武的手中。

  一念生,一念死!

  这种生死掌握在他人手中的感觉难受极了,好在天昊心智坚定,方才没有露出破绽。

  “只要赵元武相信我的谎言,我便能顺利从这军中脱身,甚至得到我所需要的粮食。”天昊心中暗暗想到。

  就在这里的气氛在胶着不下的时候,半空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暴喝。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