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山妖鬼怪

更新时间:2017-08-16 16:46:49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46

七月,是炎热的七月。

  这和我想象中的旅途不太一样,不但身上莫名负重了二三十斤,还在山里穿梭前进,浑身都被蚊子咬了一圈。

  “胖子你快点!”我走在最前面,一个劲的催促。

  光看书,说什么八百里秦川天下形胜。扯了一会闲话的功夫,我们已经来到秦岭腹地之中,我这才明白,什么叫穷山恶水。

  “你别急啊,胖爷这运气呢?”

  胖子用帕子擦着汗水,稍微一拧,帕子上都能出两斤水。要早知道是这种情况,我宁愿蹲在空调屋里混吃等死,也不出来遭罪。

  大烟袋掉在最后面,隐约能看见一个带着帽子的脑袋。隔着老远,都有股奸酸味。

  翻过一个山头,紧接着,是更多的群山,连绵起伏不断,似一座座驼峰,高矮不一。

  这就是秦岭,外围已经被我们走得差不多,再往里面,就是古树参天的原始森林。

  “呼,胖爷不行了,我们休息一晚。仙人的,明天就得穿林子,里面有啥玩意还真不好说。”

  附近并没有村庄之类的人类聚集地,整个秦岭,除了外口有点村子以外,里面都是人迹罕至的野林。

  特别是内围,山高路远,又有庞大复杂的地下结构,怕是狗都不愿意来。

  选了一处冬冷夏热的鬼地方,吃嘛嘛不香,这就是今天风餐露宿的地方。大烟袋从后面跟过来,一把扑在地上,连个盖都不翻。

  “快点,先把帐篷拾缀好,晚上睡睡,明天还得赶路。”胖子一踢赖在地上的大烟袋,大烟袋勉强动了一下,最后只听见喘气声。

  “胖子,你确定没把我们往沟里带?”

  “胖爷方向感好得很,越往腹地进,这中奖的概率就越大。你以为倒斗是种菜,挖个坑就行?”

  抢在太阳落山之前,我们把帐篷拉起来。勉强吃了点带着的干粮,我就和大烟袋先睡下。山里面并不太平,不知道胖子用什么方法,竟然弄了把弩箭放包里。我和大烟袋带着匕首和多接钢管。

  这种钢管头可以随时换,能变成铲子洛阳铲,也能当武器。

  胖子守上半夜,我沾枕头就睡过去,不知睡了多久,听见外面一阵嘈杂。

  刷的一声,帐篷门被人拉开,胖子正站在外面,手里还拿了把开山刀。

  “怎么,轮到我了?”

  “嘘,外面有动静,怕是撞着干货,把大烟袋这孙子弄醒,免得出事。”

  深山老林里面怪事多。虽然我不信鬼神,不过小心一点总没错。

  大烟袋睡得和死狗一样,胖子捂着他的嘴巴,用膝盖狠狠顶大烟袋的肚子。大烟袋才睁开那双老眼,从梦里醒来。

  “咳咳,小胖啊,你干什么,我……”大烟袋还想报怨几句,就被胖子捂住嘴巴。

  “给老子闭嘴,我们怕是撞着东西了,把辟邪的东西拿上。小同志,你拿着开山刀。管对面是人是鬼,我们都能应付。”胖子心大,不是大惊小怪的人。连他都如此慎重,事情不是空穴来风。

  我们三人出了帐篷,胖子一指斜边,“看见那没,看看是人是鬼。胖子刚才丢了块石头过去,石头居然被丢回来了。”

  胖子提起这事,还有点后怕。我虚着眼睛看了一会,火堆的光芒很暗,毕竟秦岭的野生动物,早几十年已经被打得差不多。又不敢开手电,怕把对方惊走。

  大烟袋眼睛不行,摇头晃脑的旋了一阵,胖子才板着他的脑袋,让他对着那看。

  我就看见树林里有团花花绿绿的东西,而且看身形,好像是个人。

  火堆越烧越没劲,此时明月当空,一层层惨白的月光剥落秦岭,那远处的树梢,都像老一辈说的鬼手。

  “来的时候我问过,早些年这里的确有点原始村寨。不过几十年前就荒废了,还能有人?”

  大烟袋对钱的胆子大,对鬼的胆子小。瞧着那团花绿东西,不由自主的朝后面退了退。

  “胖爷不是担心人,不过对面要真是人,怎么半天没出声。莫非是大姑娘,还怕生?”

  “屁,换你大晚上敢在深山老林里面乱走?”

  那东西很模糊,离我们似乎没有距离。当你不认真看的时候,感觉那玩意就飘在你眼角。可要凝神去看,又像是天边彩云,遥不可及。

  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绝对不是吓的,是天热。

  “要不开手电,我们去看看?”缓过来,胖子不怕了,还有点打破砂锅的架势。

  “别别,万万不可啊”大烟袋拽住胖子。

  “你看前面那主半天不答话,这阴森森的,能是人吗?秦岭地界自古邪门,早年还有吸人脑髓的鬼头。我看我们不要管它,挨到天亮就离开。”

  大烟袋的话,听得我更加害怕,心里飞速的跳,砰砰砰,几乎要蹦出来。

  这老头,说什么不好,才讲了秦岭僵尸那档子事,又来危言耸听!

  “那你在这留着,小同志,我们两个左右包抄过去看看”

  胖子将多接钢管头上接合铲头,就成一把能砍能削的工兵铲。我心里虽然跳得很快,倒不是怕,而是有些兴奋。

  打心眼里,我也不信能这么容易撞鬼。

  于是,都同意了胖子的说法,我们两个打起手电照过去瞧瞧。

  手电一开,那团花花绿绿的玩意也不在了。不过在山林里行走,怎么都有脚步声。现在那边没动静,那人多半没跑。我和胖子一左一右,慢慢围拢过去。

  “别介,等等我。”大烟袋一个人留着,感觉胯下一冷,急忙追了上来。

  我一手提着开山刀,小心注视四周。大烟袋一跑过来,身上叮叮当当的乱响,和以前收破烂的一样。

  “你身上是什么,还不摘了?”

  “失误,都是铜钱啊之类的法器,这不是防鬼嘛。”

  “娘的,直接冲上去抡它狗日的!”

  动静太大,胖子懒得学习林妹妹慢步轻飘,举起铲子,就像打倒万恶的地主阶级,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

  我看大烟袋想脚底抹油,随即一把提起他,跟着追过去。

  跑到密集的草笼里一看,低矮的灌木藏不住人。附近也没有翻动的痕迹,莫非是我们三个人集体产生幻觉了?

  “诸神菩萨,有怪莫怪。我看这里邪乎,走吧?”

  “要走你走,胖爷瞧这南北通透,还想多待会”

  胖子掀开一堆藤蔓,要翻了底朝天才罢休。我感觉一根凉飕飕的东西搭在我脖子上,冰冷得像是冰水里泡过。

  我转头一看,黑夜里,一个长长的玩意竖在我面前。我举起电筒一照,就看见一只灰白的眼睛,里面连眼珠都看不见。那种眼睛,就是死人的眼睛,才能如此浑浊!

  白得发亮的光束抬起,那根长长的玩意一卷,竟然张开了嘴巴,足足有九十度。

  两颗锐利的獠牙从口腔里抬起,就和僵尸那两颗牙差不多。祖宗的,竟然是条大蛇!

  我被吓得往后倒下,胖子一记飞铲就在我头顶上划过。

  铲子拍中大蛇,蛇从树上掉下来,花花绿绿的,一看就有毒。

  “好货,别跑!”

  胖子不怕蛇,举起工兵铲就削。嚓嚓几声,工兵铲一通削斩,将一截草木斩断。那条毒蛇也被胖子砍成几段,断裂处还粘着血,在草丛里翻滚。那颗蛇头连着一截脖子跳出来,有半个拳头大,看得人起鸡皮疙瘩。

  那个蛇头样貌怪异,除了像三角形,两边还有两个凸起的肉瘤。

  乍一看,还以为蛇头有三个脑袋,怪吓人。

  胖子还想用蛇肉祭一下五脏六腑,看见这个卖相,也没了胃口。

  “这蛇真难看,这么丑还出来吓人。”

  胖子如同打高尔夫球,一边扭了扭大.屁.股,和肚子合在一起的腰杆一扭。铲子划过一个优美的半圆,把蛇头打进树林深处。

  “这蛇怪,怎么看着像棺材蛇,我们还是快走吧。”

  大烟袋见识多,不知是疑心重还是有意吓唬人,一出嘴就是神啊怪啊。特别是晚上,他出去说鬼故事,赚的钱一定贼多。

  所谓棺材蛇,就是和死人生活在一起的蛇。有些老棺材一挖开,或是掘开坟茔,里面就生活着几条怪蛇。这蛇就是棺材蛇。至于怎么来的,是凶是吉,各有各的说辞。

  有人说是墓地风水好,有人说这是有妖性的蛇怪,等着人开始腐烂,咬下人皮蜕好变成人。

  不管怎么说,棺材蛇都不能碰,何况是把它杀得死无全尸。

  “你眼花了吧,还棺材蛇,有没有母鸡蛇?”

  胖子不信,毕竟蛇是他杀的。

  况且一进秦岭腹地,就碰上这种兆头,岂不是预示前途不顺?

  大烟袋从身边折了一根树枝,用树枝刮着还在动弹的蛇身。那蛇身上五颜六色,开始我还以为是鳞片,可不曾想,那颜色竟然能刮下来。

  “你们瞅瞅,这不是棺材蛇是什么。这些红的,明明就是防腐的朱砂。至于灰白的颜色,应该是墓里的水银弄出来的。我估计这蛇原本是黑色,在墓里走了一遭,招了邪性”

  大烟袋眼力毒辣,朱砂水银这些古墓必需品,烧成灰他都能给你尝出来。

  “那岂不是说,附近有古墓?”

  胖子不在意这蛇把自己打扮得花花绿绿,不过有水银和朱砂,这就说明附近有人摆弄过墓穴。

  “绝对有,看来这个秦岭果然是个宝地。我看我们将就凑合一晚,明天就研究一下这里的山势。”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