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风水寻龙

更新时间:2017-08-17 14:05:24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64

“山鬼?胖爷还九歌。南方的东西怎么会跑到秦岭来,就算来了,它也得夹着尾巴!”

  胖子打火机一按,将衣服就地点了。那衣服遇见火,蹭蹭就烧成灰烬。七月的夏天,天气闷热。

  可衣服这把火烧起来,仍然让人不寒而栗。

  那晚的后半夜,我们睡得很不踏实。

  以至于一大早,天还刚亮,我们就收拾起东西上路。

  无论是昨晚的棺材蛇还是死人罐,说明附近都是有人的。

  中国的风水学,不仅仅是用在古墓,包括安居定宅,也要用到。要是深山里有什么村寨,用风水中的观山测土量水,就能确定地方。

  选了一处高地,胖子俯瞰四周,一手拿罗盘,一手掐着口诀,看样子是正在观山望气。

  所谓风水,也是望气之术。作为玄门的一种,倒斗的人可称得上风水专家,特别精通古墓风水,常以寻龙点穴定位。

  然而,秦岭不是小山包,光站在一个山头,很难看清楚全貌的。

  作为横贯东西的一条横龙脉,秦岭海拔千米,气吞万里如虎,茫茫浩浩。这种大风水格局,浸淫其中几十年的老手,也不能窥探出一角。

  胖子只是半桶水,看了半天,也看不准到底有啥动静。

  “难说,要是附近有古墓。胖爷不要多了,哪怕是民国时期的地主,下葬也是三等红木朱漆。挖着那种墓,金元宝也够我们捡的。不过这里山形密集,很难看出到底有什么。不过依照胖爷估计,这座山包被其它大山压着,我们换到那座高山试试。”

  《葬经》曰:徒依山现龙背,四海归于一处。

  意思就是墓葬通常修建在山上,特别是山梁的脊背那。因为一来山高可聚水流水,符合阴阳之道。二来山高近天,可收日月精华,人身可借山势,得到天灵庇佑。

  当然,物极必反,不是说山越高越好。

  能葬九五之尊、万乘之帝的天子。其陵墓前方必定一马平川,可拥万军。主墓地宫坐北朝南,四周有三百臣子墓伴驾,是为臣山。

  此乃万臣拥护,众星捧月的尊贵格局。其山高而不尖,雄而不显。凸显天地之中,豪气万千。这才是真正的风水龙脉,帝王之宅!

  秦岭腹地,必定有大墓。大墓附近,必定有极凶,用来拱卫古墓。

  所以昨晚我们遇见的怪事,指不定是古墓里哪种防盗手段。

  这座山包葬不得英雄,不过前面那座山的确高。高高的山脊连绵,中间不断。特别是山头位置,快要倾垂下来。

  这种山势,按照寻龙点穴的说法,是有龙气的。龙脉到处有,有个山包,那也算个残龙。不过龙气不是常有的货色。龙脉就好比汽车,龙气就好比汽油。你要开走车,没油怎么行?

  要几百年前,盗墓没这么容易。因为光晓得龙脉,你不知道龙穴,照样挖不着墓。好在李鸭子发明改造了洛阳铲。从此之后,盗墓这行,不懂风水也能糊口饭。只要找着龙地,哪怕不会点穴,凭着洛阳铲,照样能铲着。

  中国的古老书籍之中,龙这种动物都是隐没于山川九霄之中。

  所谓大道隐没消龙身。最开始的所谓“龙”者,其实是指山脉河流的“势”。

  龙也分高贵低贱,有神龙土龙瘦龙病龙飞龙肉龙伏龙烛龙天龙地龙水龙等等。

  以这些词汇,用来表述山川河流的“势”和“形”这两个字,也就是风水之术的核心。气运这说虽然虚无缥缈,但历代帝王将相对此都深信不疑。

  周朝穆王时期,穆王问亚夫“今天下几何?”

  亚夫回答,“王命四方,有九龙。”

  所谓九龙,就是指周穆王时期,统治范围内有九座高山,高山的“势”都是神龙之资。

  而我们要找到的,就是外形符合龙“势”和“形”的高山。

  虽然山高不一定是真龙,但也好过一个矮山包,连个兔子都藏不住。

  胖子选定的那座高山,是能看见的山里面最高的。正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那山上,我们说不准还可能会有新发现。

  接下来,又是紧张的一天。现在已经进入秦岭的原始森林范围。

  这里树林高大静谧,即使外面太阳比饼还大,落在树林里,也只有点小光圈。一进到这些原始森林,比开了空调还凉快。可想到昨晚遇见的邪事,更是感觉这里鬼气森森。

  天垂西方,我们才来到那座高山的山脚。跋涉了一天,双脚疼得厉害。所幸现在不是雨季,不然脚底的皮都得脱掉一块。

  “怎么,我们是在这休息,还是上山?”

  刚才在下山的时候,我们隐约看见这座高山山腰,有一些房子。但是这里的树木太密集,惊鸿一瞥,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所以大烟袋才有此一问。

  这座高山,地形确实怪。除了没有路以外,还有凸起的石头,一块块和刀砍一样,笔直的竖着。

  大烟袋伸出舌头舔了一口泥,说这里灵气很盛,是个藏风纳水的绝佳去处。

  尝土,这是倒斗行里的技术活,用舌头舔口土,土是什么土,埋过什么,全在舌头上。

  大烟袋不是一无是处的奸商,至少他的鼻子和嘴巴,那都是潘家园的双绝。

  “先上山吧,万一真有村子。昨晚那东西说不定还在暗处跟着我们,有房子当然好。”

  胖子拍板,我们接着剩下的半口气,开始登山开路,从茂密的草丛里,开出一条小路。

  这一走,时间仿佛也在赶。不一会,天已经成了黑锅底,打起电筒,都没什么光。

  胖子在最前面开路,突然停下。

  我还底着脑袋在走,和胖子撞在一起,接着,大烟袋也撞上来。胖子摔了个平沙落雁,跌在草堆里。

  “死胖子,你停下来干什么?”

  “小同志,明明是你们不地道。你们看,那点有光,看见没?”胖子怕那是幻觉,反复强调道。

  我抬头一看,前面百米远的林木之中,缝隙之间真有一点光亮。那种光亮,应该是火光。

  毕竟这里是原始森林区,不可能通电。

  “看来,咱们这路没白走,之前没看错,真有个村子。”

  想着能睡在床上,热乎乎的吃一顿。大烟袋蹿到胖子前头,说要抢先一步。

  我依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一个村子,至少有百口人,与世隔绝,附近又没有耕地,他们吃什么?就算以打猎为生,穷人家晚上都是不点灯的。这么晚了,村里还灯火通明?

  进入秦岭之前,我们曾经询问过秦岭深处的环境。有个老头说,秦岭深处的确有村子,不过很多年前,在秦岭深处生活的人就全搬了出来,按理说不会留人。

  可能是身体太累了,这么一点小疑虑,在心里,就选择性放弃了。能有个村子,能美美睡一觉,那就够了。红色的百元是敲门砖,只要有人在,这就是最好的通行证。

  大烟袋跑在前面,却听后面的胖子吼道

  “哎呦喂,这是谁的烟杆掉了?”

  大烟袋一回头,没顾着跟前,与什么东西撞上,跌得鼻青脸肿,传来一阵哀嚎。

  我们跑过去,看见大烟袋捂着一张老脸,两根眉毛跟斗鸡一样,一上一下。扒开荒草藤蔓,竟然是一块石碑矗立在中间。

  大晚上,还真不容易看见。

  要不是大烟袋撞上,我们都会直接忽略这块残破的古碑。

  清理出有些残缺的字,棱角地方都被磨平,留下凹凸的坑洞。

  “胖爷看看啊,这是什么马村,白马村?”

  “是石马村,胖子你不认识字就闪开点。”

  我将石碑上的灰尘擦干净。除了石马村三个字,再没有其它信息。

  一听这村名,我就感觉有戏。

  倒斗这事,也是有技巧窍门的。寻龙点穴只是一门,不懂也无妨,唯独这脑子和嘴巴要厉害。

  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总不见得每个地方都要打盗洞吧?其实中国人做事,讲究追根溯源,任何东西,都有典故来历。

  特别是当地的地名之类,一般都包含深意。

  像什么高棺村、土包村、藏山路之类,附近恐怕都是有点来历。

  再说,眼前这个石马村。

  石马是什么?那是陪葬才用的。能叫这个名字,保不准这个村子,是守陵人的后代。

  能有石马,还有守陵队伍,这是什么待遇?

  少了王侯一个级别的,想都不想。莫非,秦岭腹地,还藏着一个古代王侯级别的大墓?

  这并非是我想多了,而是十有八九的事。

  所谓马者,甲兵之本,国之大用。三代时期(夏商周)都是以真马真人殉葬,到了后来,才流行在墓地置车马俑。算起根源,石马殉葬,可追溯到春秋秦汉,下至唐宋时期。

  乖乖,难道这次真能发财?

  大烟袋也顾不得捂脸了,很显然,石马这两个字,戳到了他的痒处。

  “嘿嘿,这次该我们发财,看来这山上没来错。石马石马,放现在就是金马!”胖子堆起脸上的肥肉,笑得比庙里的弥勒佛还灿烂。

  连喘气的功夫都省了,我们继续朝上面前进。

  然而,那些灯光却消失了,像是村里集体熄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