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鬼上身

更新时间:2017-08-17 16:37:55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50

说面目全非都是粉饰,这种脸放出去,山鬼都得吓归西,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扛过来的。事后回想,那时我的,大脑已经当机。就算那张尸脸在我面前碎成尸块,我都未必能叫出来。

  还有就是那张嘴,白森森的牙齿暴露在外,最小的一颗都比龅牙还突出。

  所以我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仍然嫌不够,就差连胆汁一起吐。

  不过这个粽子,没有传说中那么凶狠。两条手臂一断,威胁似的吼叫一阵,胖子终于发威了。

  胖子不是好欺负的主,从来只有他占别人的便宜,哪里吃过这种亏?

  要是对方是个美女也就罢了,关键还是个吓死人不偿命的母粽子,胖子现在恨不得把脖子放硫酸里洗一次。心里那股憋屈劲,可想而知。

  “叫个锤子!”胖子的声音盖过怨毒的咆哮。

  凌空一跃,胖子在地上捡起落下的黑驴蹄子,一手拿住,一手竖起两根指头比在上面。

  “要你这个母粽子,瞧瞧祖师爷的看家法宝!”胖子说完,黑驴蹄子就被它丢了出去。

  可能是感觉到黑驴蹄子的威胁,母粽子逃离房间,与飞来的黑驴蹄子擦肩而过,转眼消失在茫茫层屋中。胖子心有不甘,无奈刚才被掐狠了一顿,现在能顺过一口气,已经是万幸。再看地上两只断手,已经缩水成儿童大小,比纸壳还脆。

  “不好,那玩意别不是把大烟袋拖出去掐死了!”胖子想到一个很坏的结果。

  “走,快出去找找!”我心里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

  虽然不怎么喜欢这个奸商,好歹也是条人命,不能不明不白的丢了。

  我和胖子顾不得许多,又怕遇见粽子,胖子提起他那百宝袋,和我一起走出大堂。

  百宝袋里面,装着黑狗屎,朱砂,墨斗,糯米之类的物件,都是民间故事里能驱邪的东西。

  胖子说诈尸遇粽子这事,概率极低。寻常人倒一辈子斗,都未必能撞见一次,所以这些物件,通常就是走个形式,很少用到。

  至于那个黑驴蹄子,据说是胖子亲手制作的,纪念价值居多,也不知道真粽子到底怕不怕那东西。

  石马村很大,夜色当中,屋檐层层压角,林立成一堵堵黑矮的山脊,拦住人的视线。

  走在其中,我和胖子背靠背,堤防刚才的东西。

  保不齐这里还有,昨晚上作妖的,指不定就是它。

  喊了很多声,没有听见大烟袋的声音。仿佛大烟袋从没来过石马村,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了。

  纯粹的黑暗,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包围着我和胖子。我更是上牙打着下牙,虽然呼吸急促,却不敢大喘气,生怕惊吓到这里的东西。

  一阵凉风吹过,像是鬼喘气,全往后领子灌。

  我浑身的汗毛,也跟着这道风竖起来。前面巨大的黑暗铺平在路上、延伸到脚底、蹿腾上心里。说实话,我都被榨了几斤汗水,一动着点,后背就像贴了个鬼一样冷。

  胖子侧耳细听,虽不说他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不过好歹也是当过兵的,论起感应力,胖子还是比我强。

  “有点动静,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东西闹出来的。”

  “是什么声音?”我听了半天,又掏掏耳朵,愣是没听见一点。

  “好像是以前庄坝子搭擂台唱戏。听声音还是个旦角。唱得像针头一样又尖又细,掏胖爷的心窝。”

  “少废话,跟着声音去看看,反正你一个摸金校尉,不至于怕鬼吧?”

  “小同志,瞧你说的,胖子开路,跟着来!”

  我和胖子在巷道里穿行,两边都是砖石墙壁,从这头看到那头。一种错觉产生,感觉两边随时可能合拢。

  绕到一处,我也听见那种怪模怪样的声音,要分辨,它唱的还是古文。

  再看声音的来源,是个大院子,青瓦白墙,有个大院墙圈着。有点眼熟,仔细一看,居然是石马村的祠堂!那唱戏声,就是里面发出来的!

  我想起大烟袋说过,这个祠堂全是用坟砖修建的。

  换句话说,坟砖阴气重,拿这种砖头修祠堂,整个祠堂就相当于一座活死人墓。

  这种地界,不撞鬼也见鬼,传出点唱戏声,只算和风细雨。

  走近一瞧,祠堂大门敞开,两尊石俑就和门神一样杵着。这么粗一看,还以为门口就是两个鬼。

  难怪孔子都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这玩意据说能通灵,的确不是好东西。

  “敢不敢跟胖爷进去瞧瞧?”

  “有啥不敢!”

  “有胆量,年轻就是好,有胖爷当年千分之一的勇气。”

  “呵呵死胖子,我是这么想的,那鬼不管是吃人还是喝血,肯定和我们吃肉一样,喜欢先挑大的。也就是说一会进去了,万一真撞上鬼,也是先抓你!”

  胖子那几乎没有颈子的脑袋一缩,想想要绝对保险,于是取下胸口的摸金符。

  摸金符起源东汉时期,出自曹操设立的摸金校尉。

  凡是帮曹操干活的,人手一个这种信物,是穿山甲的爪子炼制而成,很有灵气。据说摸金校尉的首领,是发丘中郎将,一共有三枚发丘印,是北派圣物。

  陈寿的三国志里,还提及过一笔,说发丘印能无条件调集魏国境内五百人以下的军队。

  不过真正的原始摸金符,流传到现在,肯定有钱也没地方买。胖子那枚摸金符,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怎么着也有百年历史,颇具正气。

  “祖师爷保佑,祖师爷保佑!”

  胖子双手合拢摸金符,四处拜了拜,希望得到祖师爷的垂怜。

  这时,祠堂内的唱戏声戛然而止,胖子不再犹豫,一马当先冲了进去。

  一眼扫过,就看见一个干瘦的身影,飘飘洒洒的躲藏到一根木柱子后面。

  胖子现在有充分准备,拿着黑驴蹄子就上。

  电筒被他开到最亮,我一看地上,明显有三个人影。木柱子后面那玩意,莫非不是鬼?不然怎么会有人影。

  胖子怕对方手长,吃一堑长一智,于是搬起地上的烂木就砸过去。碎木散飞,一个老头从后面钻出来,两个脸颊比猴屁股还红,打扮妖艳。

  胖子以为是鬼,不过定睛一看,居然是大烟袋这个老奸商。

  “大烟袋?”胖子叫了一声,大烟袋自顾原地傻笑,和痴呆一样流着清口水。

  大烟袋两个脸颊高鼓,红彤彤的,不是涂了胭脂,而是被打肿的。瞧着角度,是自己扇自己耳光,把脸颊打得如此白里透红,简直吹弹可破。

  “胖子,他不会是被上身了吧?”

  “何方妖孽,北派摸金校尉在此,还不滚?”

  胖子怒吼一声,过后,大烟袋仍在那里傻笑。

  笑够了,大烟袋也变成了九千岁,掐着兰花指不算,还一个个媚眼抛。

  脚步一蹬,竟然跳到祠堂放灵位的供台上。供台离地两米,大烟袋这老头,脚一跺就上去,让我怀疑他是不是练了葵花宝典,一个老烟枪竟变成了绝世高手。

  “还真是中邪了,叫他少嫖点不听,阳气弱就是这样,老不死的。”

  胖子骂骂咧咧,却不能不管。

  大烟袋和我们玩起躲.猫猫,和大姑娘一样犹抱琵琶半遮面,反正就是不让我们抓着。

  胖子生气了,一记黑驴蹄子瞄准后飞出去,也不喊看法宝。

  这次胖子砸得准,黑驴蹄子正中大烟袋脑门。看似不重的一下,大烟袋却仿佛遭到千斤打击,倒在地上,浑身抽搐不停,牙关紧闭,咬得咯吱作响,像是在嚼碎冰糖。

  “不好,不能让他咬舌头!”

  胖子死死抠住大烟袋的嘴巴,无奈闭得太死,需要两只手才能掰开。

  嘴巴被掰开,大烟袋呜叫着,又要和上,眼力凶光狠厉,比狼还凶。胖子不惧,膝盖扣住大烟袋,继续把他的嘴巴张大到极限。

  “快,把黑驴蹄子塞进去”胖子对着我说。

  我盲目的嗯了一声,这种事还真掐不准,反正黑驴蹄子没毒,就当试试。

  我捡起蹄子,将蹄子塞进大烟袋嘴里。咕咕几声,大烟袋咬住黑驴蹄子,胖子大呼一切搞定,也不制住大烟袋。

  大烟袋倒在地上,如同被抽干空气的轮胎,整个人停滞几秒,才毫无规律的抽搐一下。

  稍微等会,大烟袋嘴里传来急促的吸气声,那双老眼睛瞪得老大,仰视房顶。

  好一阵,大烟袋才从地面爬起来,吐掉带着牙印的黑驴蹄子。

  “我这是怎么了?”大烟袋晃着脑袋,整个人都在发抖。

  胖子双手抱肩,用指点江山的气势训斥道,“怎么了,被鬼上身了!要不是胖爷和小同志来得早,待会鬼就把你给收了,叫你一大把年纪清心寡欲,非得显示你那根老水管能耐。现在看吧,鬼要上身,第一个就找你,被整成这幅模样。”

  胖子的话义正辞严,臊得大烟袋抬不起头。

  看着还带着牙印和口水的蹄子,大烟袋如晃隔世,庆幸说以后一定戒淫戒酒,淡泊名利。

  这两天,两个晚上都睡得不踏实。

  一会粽子,一会鬼,这里的风水邪门太多。大烟袋打起退堂鼓,想要开溜,却被胖子数落一顿。

  “我说你怎么胆小怕事得很,几十年前那么艰难困苦的时代也没把你批斗死,怎么越活越回去?你想想,那玩意昨天就跟着我们,不弄死我们,它肯定不甘心。

  这秦岭这么大,你说出去就出去,还不得被追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