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水里的金沙

更新时间:2017-08-17 18:40: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23

汩汩汩汩,阵哗哗流水声突然响起,像是同时打开了几十个水龙头。

  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与胖子和大烟袋相视一眼,却发现这是真的,远处居然有流水声。

  流水声越来越大,也越发频繁。好像是大海潮水的声音,此起彼伏,我还能听见海浪拍打岩石的动静。

  “真怪啊,附近还有海?”胖子问了一句,我也没法回答。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弄清楚这雾霾一样的东西究竟是哪来的。

  其次就是那巨大的流水声。这里也没有下雨,还能爆发山洪?

  “你们看那!”大烟袋突然猛烈的摇着我的手。

  寻着他的指头一看,远处地面,居然出现大量水,正涌奔过来。

  环视一圈,四面八方都有,这水就像是刻意安排,要淹没这个村子。

  大烟袋呆呆的问,“这是山腰,还能涨水?”

  “愣个屁的神,胖爷拿弩箭,跟紧了,我们去看看那出的幺蛾子!”

  越接近真相和胜利的果实,事情就越发凶险。这一点,我们有准备。

  这水来得奇妙,却算恰到好处。

  风水风水,不仅要藏风,还要能纳水。

  这片山表面全是石头,不料还有这么多活水源源不断。看来此地风水,另有一处玄妙之地。

  一路跑出石马村,这些水的源头,竟然是今天我们发现的那条小溪。

  不知道为什么,小溪溪水突然暴涨,看样子是上游出了事。溪水暴涨的结果,就是把水也连带入石马村里。还好,这些白气可能是水汽,不至于是瘴毒。

  既然上游有异变,自然要上去看一看。天黑路滑,胖子一脚踩入小溪的泥坑里,弄了半腿泥泞。

  “慢着,有什么搁脚,胖爷抖抖”

  胖子突然成了瘸子,蹦蹦跳跳的靠在一边,从鞋子里抖出一个东西。

  起初我并不在意,直到大烟袋嗯了一声,竟然将胖子抖出来的那东西捡了起来。

  手电一照,呵,还是金光灿灿的,像是金属。

  盯着看了一会,我试探着问“这东西,看着怎么像金子?”

  大烟袋用手指捏了捏,又想咬一咬,却下不了口。

  折腾了一阵,绿豆大的金色玩意被胖子抢去。胖子把它放在眼前仔细照了照,抽出一口浊气。

  “败家啊,这哪里是像,这分明就是金粒,天然的金粒!”胖子恨不得亲上一口。

  那金色的玩意,是世间最神秘也是最动人心魄的颜色。比起光泽色彩,哪怕是秘色瓷器,在黄金的光泽下,也黯然失色。

  人类对于黄金白银,天生就有一种占有欲。算不上贪婪,只是一种天性,就像龙喜欢收集亮晶晶的宝石。

  都说什么黄金有价玉无价,什么视金钱如粪土。但是,当黄金摆在人面前的时候,那股堪比天地玄黄的金属,能把人眼睛闪瞎。作为国际最牛也是最通用的货币,比起安全程度,黄金可比冥器好脱手。

  要说一粒金粒,也就一两百不到。

  但是,这枚金粒是哪来的?是胖子踩滑了,从泥里面带出来的!那岂不是说……

  我们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那片还在泛滥的溪流,水里面流淌的,指不定都是金沙!那月亮好大一块,映照水里,就像沉入水中的黄金大盘!

  我半信半疑的蹲下,伸手抓了一把溪水里的泥沙。

  松开手掌一看,刨去细碎的石片,里面果然有两三颗金色的东西,小的如芝麻,大的也有黄豆直径!

  我被手里沉甸甸的金子砸得晕头转向,整个人都差点栽入水中。

  大烟袋迫不及待的跳进去,脸上如同一朵开剩的老菊花,眉毛都被挤在皱纹里,看上去返老还童,年轻了几十岁。

  “金子,真的是金子,好多的金子!”大烟袋重复着,说的每句话里,都有金子两个字。

  黄金啊,这座山里面莫非全是黄金,是一座大金山?

  我瞧过那些淘金的,有时候运气差,一天也才淘换几粒小金米。可眼下这条溪水,随手一抓,都是颗颗饱满的金豆子,这得是什么概念?

  无比的震撼冲击着我的脑门,想起胖子说秦岭有金矿。当时我还嗤之以鼻,现在看来,这座雄踞华夏南北的山脉,别有一种富丽堂皇的气势。

  仅凭这水里无数的沙金和金粒,就说明此地风水的形胜。能孕育黄金的土地,埋个人间王侯,不是问题。

  胖子在水里捞了一会,他水性不错,憋气下去找,翻出来一手的沙金。大烟袋则抱着一块磨盘大的石头,里面镶嵌满了金色的一片,全部贴在表面,一照上去,就是比寺庙还殊胜的金光。

  黄金主要以岩金和沙金两种形态蕴藏于地下。据我估计,这里的黄金,大多是以岩金的方式储存在地底。由于溪水的冲刷,偶尔冲刷出一些金粒或是沙金。

  溪水的上游,一定有一个庞大的金矿,而且含金量极高。

  再回头看,石马村通到溪水边的路如此宽阔平坦,恐怕不仅仅是为了取水,而是运送这里的金子。

  靠山吃山,石马村的村民真是发福,竟然坐在一座金山下!这哪里还用劳作,守着河水,没钱就捞一把,都是黄灿灿的一片。

  一个金矿,不到百户的村子,几世几辈也吃不完。

  既然如此,村民为什么要逃离这里呢?

  胖子和大烟袋的捞金行动还在继续,我也淘出了一些金米。

  这还是没有经过提炼的粗金,不过价值已经很高。奈何沙金岩金的质量太大,人力有限,也搬不了几十斤。

  “哈哈,胖爷发财了,那些土耗子,就算盗了先秦墓,也没什么。谁能像胖爷一样,泡在金水里捞金子,这上面一定有金矿!”

  “就是,斗算什么,一座大型金矿,那是国家才能拥有的。”

  大烟袋说到这,话音哽咽,一股独怆然而涕下的神色油然而生。也是,金矿这里有,可又不是愚公,谁能般呢?就算累死累活几十次,捞着的那点,连皮都不到。

  这就好比一座金山摆在人面前,使出吃奶的劲,最多只能搬百余斤而已。

  斗是国家的,金矿自然也是,捡点金豆子,也属于挖社会主义墙角。

  “胖爷以后退休,一定就住在这,死了也埋沙金里。”

  “胖子,你就别想了,等你退休,指不定这里的资源早就国有了。不然你以为那些地质考察队是吃干饭的?虽然人家找古墓不行,但勘探这些矿脉,比我们高出一大截。”

  “哎,看得到吃不下!”胖子惆怅的一叹,不过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我真想劝劝他,曾经拥有这个境界,比永远拥有这个境界要高很多,至少可以刻个某某到此一游,留作纪念。说不定以后这个金矿出世,就叫大胖子金矿。

  大烟袋尽职的淘着金子,嘴里絮絮叨叨,说他身为纪晓岚的后人,是不是可以考虑弄个金烟杆,也算光复一下祖宗败落的家业。

  “你们两个真是没完了,顶上肯定有金矿,要拿多的,也得去那。”

  钱嘛,我是地地道道的俗人,自然爱它。不过在冰冷刺骨而且随时可能涨水的小溪里,我更倾向去源头瞧一瞧,指不定脚下一块石头,都是狗头金。

  “对对,大烟袋,收起你那痴呆样,我们上去看看。”

  胖子上了岸,浑身又重了,看来刚才的收获不小。大烟袋支吾两声,还舍不得撒手走人。抓了一把,另一只手又要伸进去,两只眼睛都不够用。

  那应接不暇的目光,全盯着河里的金子,大烟袋恨不得将这全搬回去慢慢挑。

  直到我和胖子走远,溪水四周安静得比古墓还死寂。黑暗的恐惧终于把大烟袋捞回来,急急拍掉身上的水,大烟袋迈着鸭子步,才追了过来,“等等我啊,我就来了!”

  沿着溪水,我们向上攀爬百米,溪水的源头,竟然是一方浅湖。湖水应该不深,只不过下面的淤泥很厚,那些沙金粒,应该就是从湖里冲出去的。而且湖水的环境非常复杂,那股白雾,竟然是湖水里飘出的。

  站在一边,伸手不见五指,超过两米,就只能看到一层厚重的白布。

  也不清楚这方湖究竟有多大,鬼斧神工的镶嵌在陡峭的山上。而且湖面似乎在暴动,冒出一串串气泡,像是沸腾翻滚的开水。正因为如此,下面的小溪流不出这么多水,才淹到了石马村。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想绕着湖水走一圈。

  白雾弥漫四周,就连吸一口气,里面的水汽也像是大饮了一口水。而且白雾还有加重的趋势,随着湖水不断溢出,外围的湖底,已经袒露出来。我在松软的泥沙里,捡到几粒硕大的金豆。

  “胖子,你瞧瞧这些金豆!”我挥手向后一拍,不料却落了空。回头一看,身后只有一望无边的雾气,胖子和大烟袋,竟然都不见了!

  莫非是走散了?

  我感觉不妙,这种时候,最忌讳分散。

  昨晚那只粽子的事,到现在还历历在目,想想都觉得骇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