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憋宝人传奇

更新时间:2017-08-17 19:22:01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92

我看着有些不对劲,要说是幻觉,也没有这么逼真的吧?

  况且里面的东西,我看着眼熟,似乎还有带鱼。

  我用两根柴火夹起一块,细细一闻,还有股罐头加工的味道。这根本不是假的,分明是人弄出来的!

  就算这里真的有鬼,几十年前,他也不知道有罐头这玩意。何况这一锅大杂烩,还有没煮烂的面条。

  胖子这败家子,真是白瞎了一锅好菜!

  “胖子,你可真会找事,自己闻闻,是不是股罐头加工味。”

  我暗道可惜,整锅美味就这么洗灶台了,愣是一点汤汤水水都没留。

  胖子一闻,脸色也白了,随即又尴尬的笑了两声,“哈哈,这,这个万一里面下毒了呢?我们无产阶级,不能被敌人花花绿绿的糖果所诱惑。”

  “毒个屁!”我没好气的说道,“我看这里不止我们一拨人,这些估计是他们煮了准备吃的。见到我们突然跑回来,这才躲藏起来。至于村子里点的灯火和外面的尸油灯,我看是为了吓唬我们。”

  “嘿,胖爷是正宗的摸金王子,还怕鬼?看来敌人胆小如鼠,说不定只有一个人,不然干啥不摊牌?”

  “如此说来,这倒也算好事,起码不是鬼搞出来的。”

  大烟袋惊恐之余,终于松了口气。

  “不一定,那晚胖子被袭。袭击他的,分明不是人。别忘了,我可是砍了两条尸手下来,那能是人?”

  “这我说不准,那条蜈蚣好像离开了,我们出去看看,那两条尸手还在不在。”

  只要不是鬼,大烟袋还是能保持镇定。听他的意思,那两条尸手,莫非另有玄机?

  胖子悄悄往外张望许久,发现那只老蜈蚣真的离开了。

  也是,没了内丹,就等于要了它半条命。现在那条老蜈蚣,法力丢了一半,不快点疗伤养元,怕是命都保不住。

  来到上次我们睡觉的屋子,转到那间小屋,里面还是那股子阴森气息。

  进去打起手电一看,地上根本没有两条尸手,只有两截纸筒,勉强有个人手的形状。胖子试着拿工兵铲敲击,纸筒还很硬,里面塞了些恶心的玩意,不知道是什么。

  大烟袋眼尖,指着纸筒说“这是扎的纸人啊。尸油灯、纸人、铜铃刹响(让人产生幻觉的邪术)这些,全是江湖外八门的行当。这次,我们撞到高手了!”

  我听不懂这些,等着胖子作答。

  胖子也是一知半解,说起江湖行当,首先是工农兵学商,这是社会最基本的五个基层结构。

  然而,常言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中国这个社会,结构成分复杂,从三十六行衍生至七十二乃至三百六,都代表当时的社会变化。

  但是江湖之大,岂止这点道道?

  三百六十行之外,有所谓的外八行,即指不务正业,常常以歪门邪道坑骗拐人的行业。对于这外八行的人,世人向来敬而远之。建国之后,基本上没听说过有哪个外八行敢兴风作浪,所以名声渐渐就散了。

  不过真正的八行中人,没一个人好惹的。

  听大烟袋的意思,我们这次撞上的,就是外八行中的一门。都说三教九流互不相犯,看来前几次的邪门事,根本不是撞鬼,而是遇见对方耍邪术。

  “外八行又如何?先来后到懂不懂?再说了,我们倒斗的,也是外八行的一行,井水不犯河水最好,要是他敢找事,胖爷先一箭赏给他尝尝!”

  胖子不是逆来顺受的主。他瞧着的东西,你敢抢,他就敢埋。

  “这事先不急着说,大烟袋,你看对方究竟是八行里的哪一行?”

  “这些都是邪门歪道,我估计是憋宝那一行的,那边邪门玩意多。况且这山里面还有条蜈蚣仙,能引来憋宝人,也不奇怪。”

  所谓憋宝,职业上和倒斗的类似。这些人,都精通山川脉络、寻龙点穴。对于风水之术,这些人借着各自手法,都能一窥山川本色!

  只不过倒斗摸金,不管是南北东西哪一派,都说冲着古墓内的冥器、陪葬的金银,所求的,都说凡物。

  而憋宝则不同,同样熟悉天地大道,憋宝这行不倒斗,而是寻宝。

  例如牛黄狗宝这类的肉蛋、太岁地灵芝之类的地身、金丹流珠之类的天材,都是憋宝人寻找的对象。这山里恰好有只蜈蚣仙,蜈蚣身上又有千年内丹。那可是异常珍惜的天材!

  若是论起专业性,憋宝的不仅仅要学风水,还要学古天相,难度可比倒斗要高。

  本来按理说倒斗的和憋宝互不干扰,应该没仇才是。

  毕竟一个发死人财,破天下冢,小盗三教九流,大盗窃国气运。专拿有主之物,盗有姓之财。

  另一个发天下瑰宝,寻换些天材地尊,收集奇珍异术。专拿无主之物,只靠眼力吃饭。

  本是风马流不相及的两个外八行,偏偏却势如水火,说是不共戴天也不为过。

  难怪对方一个劲的算计我们,不需要别的原因,就因为我们是倒斗的,胖子又自称是摸金王子,就该遭这一劫。

  也不是对方恨倒斗的发死人财。论起卑鄙,憋宝这行还要不干净。单说那纸人和尸油灯,一看就是江湖邪道搞出来的,虽说不上人人得而诛之,也是人人得而远之。

  同为外八行,却要自相残杀,这个恩恩怨怨,还得从明朝年间说起。这之前,提两句憋宝这行的来历。

  与倒斗一样,憋宝这行,很早之前,就有雏形和发展,至少可以追溯到秦朝。

  那个时候,就有憋宝人行走于街市,收集牛黄狗宝、山川灵木,百姓多称呼其为方官。

  因为秦始皇让方士炼制长生不老丹,丹药的一些材料,就来自于憋宝人的手中。

  到了汉朝,方这个字,渐渐被叫成羊,憋宝,也被叫成牵羊。所以憋宝人,也称羊倌。

  这行有两个铁打的禁忌,一不准拿有主之物,二不准为朝廷效力。反正是憋宝人的祖师爷定下的规矩,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规矩,直到西汉末,被打破一个。

  西汉末,赤眉军起义,退走长安时,盗掘汉武帝的茂陵。

  茂陵作为关中地区的大陵,为汉武帝刘彻的陵墓,地宫之中,宝物奇多,数不胜数。赤眉军盗掘茂陵时,遇见汉武帝留下的一道后手,每每折兵,不能进入茂陵地宫。

  原来,昔日汉武帝在位,问大臣耀夫,陵墓如何才不会被盗。

  耀夫回答;臣献一计,用铜陵封地,埋入机关弩箭,可保万无一失。

  所谓铜陵封地,就是在地宫上和封土堆下,用烧化的铜汁浇筑。这样铜汁一冷,就把茂陵地宫围成一个铜墙铁壁,谁也不能挖开。赤眉军虽然人多势众,奈何茂陵的地宫全部用三尺厚的铜汁浇固成型,那时候没炸药,让十万赤眉军只得望洋兴叹。

  眼巴巴看着茂陵地宫就在眼前,谁愿意这时候撒手?

  赤眉军起于草莽,知道江湖能人异士手段惊艳,或许有办法能破开茂陵的铜陵封地。

  西汉末,北方的摸金校尉、南方的掏沙神将都没有成气候,更别提东西两派,只怕祖师爷都没出生。于是赤眉军挑来挑去,就挑中了憋宝这一行。

  这些人身怀天下精英、世间之宝,请他们来,必能破得了铜陵封地。

  还真就有人没受得了诱惑,忘了组训,前去帮助赤眉军,也就是所谓的相助一臂之力。

  憋宝人有两个死规矩,头一个,就是不准拿有主之物。

  但汉武帝的茂陵是什么概念?汉武帝统治时期,汉朝虽不是最强盛的时期,好歹也是对外扩张最激烈的时期。由此可见,茂陵地宫内的奇珍异宝,又怎么可能会少?

  于是,一大批憋宝人前往长安,到赤眉军麾下效力,共同破开了茂陵表面的铜陵封地,成功盗挖到茂陵地宫(民间传说对于这段语焉不详,汉书记载,是一个名叫玄安的憋宝人帮助赤眉军首领樊崇,以雷击阴开的手法,瓦解了铜陵封地)

  后来汉光武帝刘秀继位,新官上任还三把火,何况刘秀当了皇帝,自然开始算起当年盗挖茂陵的罪魁祸首。樊崇已经被杀,论起帮手,刘秀自然看准了憋宝那一行。

  于是皇帝一声令下,杀得尸山血海,迫使憋宝一行在江湖销声匿迹。

  至于憋宝这行怎么和倒斗这行结了仇,那得从明朝初年说起。

  明太祖驾崩,朱允炆继位,是为建文帝。后来朱棣以奉天靖难的理由,将建文帝赶下皇位,自己成了九五之尊的天子。

  于是,明朝首都北迁,落在南京的明太祖孝陵,自然成了倒斗行里的一块肥肉。

  一天,明成祖朱棣接到报告,说是有人差点挖开明孝陵的地宫。所幸墓中埋着机关弩箭,那群人才被即使发现。朱棣自然大为光火,下令锦衣卫大索天下,缉拿倒斗这行的手艺人。

  只不过倒斗这行,多藏身在荒山江湖之中,要抓住何其困难。所以,当时的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向朱棣建议,选用江湖中人,可以帮助官府找到那些人的踪迹。

  明成祖想抓的,不仅仅是摸金校尉,而是东西南北四派所有在这条船吃饭的人。

  要用倒斗的自然不可行,便选了一圈,纪纲提议,用憋宝人作为朝廷鹰犬。

  因为憋宝人不吃死人饭,也不盗有主物,却在江湖中有广泛交情,能帮助锦衣卫拿住凶手。

  经历西汉末年的事,憋宝一行沉静了千年,一直不敢大肆张扬。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