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地仙

更新时间:2017-08-17 19:40:22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01

趁着胖子折腾秃老赖,大烟袋环视一圈,将秃老赖的装备全般过来。

  左右一翻,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倒是有个破旧的灰布包。样子很像早几十年走江湖的先生背的那种挎包,里面鼓鼓的,瞧样子东西还不少。

  胖子压着秃老赖,或许是知道落在胖子手里,秃老赖脸上虽然狠色十足,眼里那抹财狼一样的贪光却被强行压下来。

  再一看,那张老脸上写满了老实两个字,像一个几十年来黄土朝天的农民。

  “嗬,狗头金!”大烟袋吼出一声,第一次听见他说话这么大。平日里看这老头阴得很,不想有这么阳刚的一面。看来黄金的魅力是吸引人,多了连死人都能堆活。

  大烟袋没打算吃独食,至少现在没这个机会。

  于是,他很坦白的从秃老赖的挎包里,取出一块成色极好的金子。

  表面还有些泥沙坑洼,但的确是货真价实的狗头金无疑。我在新闻上见过,秃老赖的这块也不小,至少有五六斤。

  不愧是憋宝人,我们在水里泡了半天才淘换点成色不好的金粒,人家直接拿天然的黄金。

  天然的狗头金很少,特别是在中原地区,光有眼力还不行,得有运气。

  挎包里就这么一块狗头金,胖子要大烟袋拿过来给他仔细摸摸。

  毕竟之前那些金粒,摊在手掌一吹,都能吹跑。和这个论斤的金坨比起来,之前捡的都放不上台面。

  秃老赖强行忍住暴怒的心情,一张老嘴几乎绷成一团,整个头就像掉刺的刺猬。

  “这位兄弟,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要找古墓,这里没有。”秃老赖想说两句将胖子打发走。

  这次他算是栽了,不过对于憋宝人来说,一块狗头金不算什么。

  在众多天材地宝里,区区黄金,只能排在末尾。

  胖子知道他不老实,同时他也低估了胖子心里的那些九曲十八弯。

  要比耍心眼这些,胖子就是披着羊皮的老狐狸。附近有没有古墓不是一个搞歪门邪道的能说了算,得胖子这个自封的摸金王子来鉴定。

  “没古墓?那门口两个石俑哪来的,你妈墓里舀出来的?”

  胖子不是文明的人,扣住秃老赖的后颈,就要再次动用私刑。

  “别别,这古墓不能挖,挖了就得死。你们看看这个石马村,整个村只逃出去一半不到的人,大多数都死了。这是个地仙墓,不能犯忌讳。”秃老赖这种人,心狠胆大手也毒。

  不过对于所谓的规矩,世代都有明文条例。例如憋宝人不能盗有主之物、不能给朝廷效力。

  倒斗的自然也有类似的规矩,开棺摸金的时候虽没有点蜡烛或鸡鸣不摸金的强制要求。

  不过倒斗毕竟是发死人财,虽说百无禁忌,但是除了一些不懂事的毛头,或是不为冥器而来的人。墓主人的尸身都不能随意损坏,否则就要倒血霉。

  例如伍子胥发楚平王墓,挖出尸骨鞭尸三百。不过伍子胥不是求财,而是为了算账。

  这种情况另当别论。除此之外,倒斗人下墓,拿不走的不准毁、墓主人的尸体不准亵渎、一人所取不过三宝。这些都是铁打的规矩,倒斗王也需要遵循。

  除了这些条条框框之外,倒斗行还有一个禁忌,就是只发死人钱,不动非人墓。

  死人钱好理解。人死了修墓陪葬,里面的冥器虽然有名有姓,不过人死如灯灭,借些冥器救急也无妨。相传下个大墓,每个人最多只能选三件冥器。

  一者是给后人留口饭,不至于饿肚子。二者冥器少,不容易引起争斗或引来官府注意。

  至于非人墓,顾名思义,这墓不是修给人的。倒斗的有祖师爷护着不假,不过祖师爷生前再威风,那也只是人,管不了其它。所以遇见不是给人修的墓,倒斗的都会选择绕开。

  毕竟那种地方连人的地盘都算不上,祖师爷要保也保不住。

  胖子心里压根不信他的一面之词,“你说这里的斗是非人墓,你吓唬胖爷?”胖子不信他的一面之词。

  非人墓,倒斗的一概不动。好不容易遇见深山藏巨冢,结果被告知是非人墓。这就好比辛辛苦苦弄了一顿饭,结果自己还没吃呢,啪叽一下全扔地上。胖子的脾气要好那真是见鬼了。

  “没,没吓你啊,里面的正主真不是活人,是妖!”秃老赖反复强调,不过胖子不吃这一套。

  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以讹传讹的说法,吓不走胖子这尊肉山。

  “妖个屁,看来你知道古墓在哪,快点带我们进去。”一听有古墓,大烟袋也急眼,又有金子又有冥器,给个神仙也不换。

  我翻开秃老赖的挎包,里面还有些纸人和瓶瓶罐罐,估计就是他用歪门邪道害人的东西。

  其中还有一本书,居然是手抄本,不过看泛黄的纸像涂了姜汁,至少也是很老的东西。里面的字都是繁体字,有字也有简略的图,竟然是憋宝一行的秘本。

  秘本,就是记载憋宝一行的秘术,包括如何练眼力、什么样的东西才是宝物、灵宝的等级如何判定等等。这一行没人教,想破头都琢磨不出来。

  这本书,至少有几代人的心血,拿着它,憋宝秘术,至少被揭开了一半。

  我很自然的将这本书收起来,秃老赖的那些邪术我没兴趣,不过憋宝我有兴趣,而且是很有。

  要是把这玩意学会,这辈子都能锦衣玉食,想想都觉得舒坦。

  “古墓,古墓。”秃老赖嘀咕几句。

  胖子不怕他耍花腔,反正直接摊牌,不带路就死啦死啦地。那副笑容,就和抗日时期的汉奸差不多,吓得秃老赖像个虾米弯着。

  这时候,一条赤练大长影从外面飞了进来,硕长一条,如同一根树干倒下。

  我和大烟袋急忙退开,我顺手把秃老赖的装备划拉过来。胖子见了,也不和秃老赖扯,在地上连滚几圈,跑到祠堂最边缘的地方。

  赤练长影,正是那条老蜈蚣。看来这家伙有灵性,知道内丹在胖子那,压根没走。

  见着胖子,老蜈蚣迈开百足,迈着比坦克还轰烈的步伐,几十节身体环环而动,两对长须直指胖子。

  秃老赖见着蜈蚣仙,立即趴在地上装死狗。

  他这个憋宝人在这,就是冲着这条千年蜈蚣的内丹来的。但是活了千年的玩意,就算木头都成精了。这条赤练蜈蚣,岂会是那么好对付的?

  老蜈蚣不管秃老赖,一心想着内丹,直奔胖子。胖子也不惧,拽着内丹不撒手,耍赖一样围着祠堂跑圈。

  老蜈蚣急了,巨大红头一杵,一根梁柱就倒塌下来,滑下一大片瓦砾。

  胖子见老蜈蚣拼命了,挥手一丢,把内丹丢过来。

  “接着!”大烟袋正抱着那块狗头金傻笑,忽然听见这么一句,两手竟然不知道如何放。

  那颗内丹说值钱也值钱,说不值钱也不值钱,全看怎么想。

  这会儿犹豫的功夫,内丹已经飞过来。大烟袋终于撒手,将手里那块狗头金丢出去。内丹稳稳落在大烟袋手里,狗头金一甩,砸中那条老蜈蚣。老蜈蚣一见,转而杀向大烟袋。

  大烟袋的大脑还处于短路状态,见到一条几近一人长的蜈蚣,吓得原地一蹦。竟然跳到蜈蚣头顶,一屁股坐在上面。

  都说太岁头上动土,不知死活。

  大烟袋真是屡创新高,竟然敢坐在一个老妖的头上。

  当然,他也被吓得屁滚尿流,所幸他人老心不笨,知道现在落下去,光老蜈蚣那千百条如刀入剑的步足,也能把他踩死。

  这回,大烟袋发了狠,按着蜈蚣头不放,任由那条蜈蚣显威。

  蜈蚣虽然厉害,不过以前抓五毒的人,首先就是用两根手指按住蜈蚣头部,接着按住蜈蚣的尾巴。这样一来,蜈蚣哪怕有千般本事,也无处施展。

  他匆忙之中,虽然按住蜈蚣头,却没防着蜈蚣尾。

  这条老蜈蚣也有瘦点的一人宽,浑身乌毒赤红。见有人按住自己的头,老蜈蚣卷曲身体,将身体弄出几字形。随后老蜈蚣一松,撑在后面的蜈蚣尾就耷拉过来,和撑杆跳是一个道理。

  一条人宽的蜈蚣尾扫来,两杆尖锐长枪气冲霄汉,要把大烟袋戳死。

  不过老奸商就是老奸商,吃过的盐巴比我吃过的米都多。

  见着蜈蚣甩尾。大烟袋整个人趴在蜈蚣身上,将蜈蚣压在地面,随后身体一侧,将内丹丢向我。

  看着内丹飞出去,老蜈蚣蹒跚步伐立马冲我袭来。我急了,想把内丹抛回去,却看见胖子和大烟袋都跑远,唯有秃老赖坐起来,一双眼睛贪婪的看着,连眼球都变了颜色。

  这内丹不能便宜了这个死憋宝的!

  我揣着内丹,绕着祠堂内的柱子转圈。没想到这只蜈蚣仙力气不小,打牢的柱子不是撞断就是被撞歪,看冲击力,不比一辆汽车小。要是落在我身上,我哪里招架得住?

  胖子举起弩箭要射,不过,他那个准头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我连忙喝住他,心说要不把内丹先给秃老赖,让他顶着?

  秃老赖觊觎蜈蚣内丹,又看见老蜈蚣发狂,不敢随意过来。

  大烟袋急躁的吼了两句,“酒,酒!”

  蜈蚣怕鸡,二怕酒。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