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洪武大炮

更新时间:2017-08-21 12:38:19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0

胖子不动声色,在入口一圈洒上一圈粉尘,然后拍拍手说离开。这可是胖子留的后手。

  瞎子吃汤圆,胖子心里向来有数。

  留一圈粉尘,万一有什么东西进去了,也能留个脚印。况且,秃老赖这人应该很贪婪的。

  一个地仙墓,不是葬人,肯定埋了点特别的东西。不信干憋宝一行的不动心。

  回到村外的小溪,我们捡回了昨晚丢下的背包,顺道洗了脸小睡一会。

  估计到了下午,炎热的气浪一道接着一道,烤得人心力交瘁。

  这时候哪怕再累,也没了瞌睡。

  勉强用清凉的溪水醒了醒神,我们带上家伙,准备进入祠堂内的密道。

  来到入口,地上清晰出现半个脚印,正好踩在胖子留的粉尘那。不用想也知道,秃老赖那奸贼没跑,果然贼心不死的下去了。

  “看见没,这就叫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胖子这招没白费功夫,夸耀自己的说了句。

  “是是,那我们胖将军先下去打头阵?”

  “当然,难道还指望你们两个?”胖子白眼一翻,说他第一,大烟袋第二,我殿后。

  一来防止大烟袋当逃兵,二来要有什么突发状况,我好歹比大烟袋靠谱。

  垂直下去五六米,角度一转,出现一条平行的石道。

  空气中带着一丝碎冰的寒气,那种气氛有些压抑,我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封闭的空间。石道不是墓道,这个石道也才修了几十年,勉强能供一个人行走,而且还得半低着头。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学了这么多年考古,我还是第一次实践。

  以前在大学混日子,事后回想起来,还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那几年的履历和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比起来,这几天比那几年都刺激,说不怕是假,却怎么也管不住脚。

  石道约莫有百米,走到尽头,是一层层台阶,走下去,几乎看不见人工开凿的痕迹。

  “我们现在是在地底?这里真的有古墓?”第一次下地,澎湃的心让我问个不停。

  “当然,我看这古墓主使得一手绝佳的分金定穴。要是估计不错,这个古墓,是在整条黄金矿脉里开凿的。按照定陵观山的法诀,古墓应该属金,坐落西边才是。”

  分金定穴术,是定陵观山的一种。

  早期盗墓没有洛阳铲,要看地方上有没有古墓、古墓的冥殿在哪,全仗一个罗盘定位,然后分出宝穴位置。

  我们现在就是在古墓里,如此算来,“金”已经找到,该找所谓的“穴”。

  金只是地方,穴才是核心。就像一个西瓜,你光从地里扯个下来可不行,所谓点穴,就是点中西瓜里的西瓜子。想想这个难度,没浸淫几十年的经验,怕是连金都找不到。

  用罗盘,是北派常见的寻龙点穴手法。

  罗盘分三百六十度,每三十度为一山,共二十四山。

  分金,就是在二十四山里,再分出五倍,也就是一百二十分。据说天下无论何种龙脉,龙脉之中藏着的金地(风水绝佳的位置)尽在一百二十分之中。

  从一百二十分,再入三倍,即三百六十点。所谓的宝穴,就在这三百六十个点之中。

  胖子正打算显摆显摆他这个摸金王子的本事,不料不知罗盘是否是被摔坏了,里面的指针就没停过,跟风扇一样旋转不停。

  胖子脸搁不住了,将罗盘藏起,假意咳嗽两声,“古墓之中,凶险得很,所以见了东西,千万不要乱动。特别是大烟袋,少见了冥器就和见了女人一样,万一上面连着机关,要死别连累我们。”

  “那是,我肯定管好自己。不过罗盘坏了,接下来该怎么走?”

  “看吧,一看就是没经验。胖爷刚才下来的时候,太阳应该在西边,也就是我们的正前方。我们下来之后一直是直线运动,所以我们前面,一定就是西方。”

  “行啊,胖子。粗中有细!”

  我大拇指一竖,后来才知道,胖子当时根本就是瞎掰的。不过按照他的说法,反正往前走几率最大,这事有时候就看直觉。

  矿脉之中,有所谓的石空,也就是缝隙和空间。

  将古墓修建在这里面,想必可以借龙脉之气,并达到一种顺应自然的平衡。

  走出几十米,前面出现一个诺大的建筑,站着黑暗里。手电一打,可见藏在暗处的朱红墙壁和高高翘起的屋檐。整个建筑只有一栋,看着不像房子,倒像是庙宇。

  走近一看,还真是座庙。

  占地也不算大,也就五十来平米。没有所谓的前殿后殿,也没有所谓的左右厢房。

  整个庙,只有一个主体建筑,就和以前的土地庙一样,进门迈个门槛,就能看见里面的泥胎。

  庙是红墙青瓦,屋脊上还有吉祥瑞兽。

  屋顶下面,还挂着一串串黄铜风铃,轻轻一吹,就有一阵清脆悠远的声音,饶有古韵。

  “这是庙?怎么没窗子这些,门也是从里面卡死的。”大烟袋焦急得团团乱转,像是产房外面的父亲。

  他不能不急,那块狗头金没捡着,拿点庙里供奉的宝物补偿一下,还是可以的。

  所谓宝相庄严,无论是哪个神,重塑金身之后,身上披彩衣流风、头戴珍珠宝冠、手拿金银为衬。

  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随便一件,也能卖些钱。

  况且这座庙,还不是最近修的,至少存在了几百年。

  还好矿脉之中,空气凝冷干燥。这座古庙耸立几百年,支撑的木材也没有开裂。整个庙也没窗户,门也被封死,看上去严丝合缝,不似一般土庙。

  “这鬼地方还有太阳不成,你指着开窗子?”胖子围着古庙转了一圈,也没发现有那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想着大脚踹门进去,又考虑到这是神仙的地盘,能安静点还是安静点。

  下到地下,已经不属于活人和阳间的地方,胖子也不得不收敛点。

  开个门并不难,这种门,是从里面插死然后顶住。机关诀窍,类似于地宫石门后的自来石。

  自来石,出现于宋朝时期。古墓,春秋战国、两汉两晋时期,六成以上的古墓都是直土坑,直上直下,多以流沙巨石为机关。

  自唐朝开始,贵族流行修地宫,即斩山为椁,断脉成棺。后来发展到宋明两朝,自来石就应运而生。

  开这种门,有专门的工具,叫万象钩。

  胖子有带,是一个铁钩子,用的特殊合金,很薄,只有一毫米左右。这种厚度,足以塞进门缝,然后挑开类似于自来石的机关。

  万象钩的出现偏晚,第一次出现,是明初时期。一群人用万象钩,差点没把明太祖的孝陵地宫门打开。在此之前,遇见石门后的自来石,大多人只能暴力破开,而且是蛮力。非常耗时耗力。

  自来石的设计四两拨千斤,用火药把门砸烂,自来石也未必会松。

  唐朝地宫,开山为陵,地宫的甬道入口,都塞了几十吨的巨石堵住。但是这没有用,用巨石堆积甬道,就算不能绕过去,别人也可以只抽最顶上的石头,然后顺着缝进入冥殿。

  所以宋明清的地宫,宝顶坚硬,而且有数道石门,目的就是以自来石阻挡有人侵扰古墓。

  古庙的大门不是石门,而是木门,不过也是楠木,有寸厚。

  胖子哼哼唧唧半天,好不容易把万象钩塞进去。动作有些笨拙,我估计他是自学成才的。要有师傅教出这么个笨徒弟,恐怕早就被祖师爷带下去投胎了。

  胖子话唠,嘴上闲不住,我和他一边唠嗑,一边看他把眼睛贴在门缝里,时而晃动他的肥屁股。

  “成了!”就在我和大烟袋准备先睡一睡,胖子嘴里终于冒出了不是废话的两个字。

  只要勾住了就好说,把连在万象钩上的丝线按照滑轮运动的方向向下一拉,门自然就开了。

  庙里的面积比我预计的还小,中间有一个真人高的泥胎神像,一旁还有个黑布盖着的东西。

  一打开门,门里就窜出一股嗖味,到处都是灰尘,不说有多厚,洒上种子就可以直接种菜。

  其余的,庙里什么都没有。胖子将那个黑布拉开一看,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呼哧了半天,才冒出一句

  “胖爷怎么看这玩意是大炮呢?”

  “什么看,明明就是。”这个大炮是老了点,连个轮子都没有,只有半个放炮管的台子。

  大烟袋蹲下,细细拂去炮管上的灰尘,上面正方大字写着;臼炮。

  臼炮,也就是后世所称的洪武大炮。这玩意早在宋朝就有雏形,到了明初,火器广泛使用,其中就不乏洪武大炮的身影。

  民间说,除了当年沈万三资助修建的南京城,整个南方城市,古城墙没有能挨得了洪武大炮一击而完好无损。

  没想到在秦岭深处,还能见到这种鲜有实物出土的古火器。只不过好端端的庙里,怎么还摆着一门大炮?

  大烟袋将大炮清理出来,不为别的,这炮看起来就气派。

  整个庙里,除了一尊洪武大炮,就剩一尊泥胎像,其余什么都没有,连挂青都省了。

  泥胎像有一人高,披头散发,身穿金甲。

  手持一柄长剑,神态肃穆,造型有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