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阴阳童子

更新时间:2017-08-21 13:50:46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6

其实很早就有机械存在,至少在先秦时期,就有弩箭。

  到了明清,已经能发明类似永动机的东西,只需要将启动那块换成水银之类的流动物,整个墓室的机关,就能源源不断的自主启动。

  四面墙壁,除了带着大门的那一面,其余三面上,都出现蜂窝一样的细孔。

  “是毒箭,跑啊!”大烟袋如同大姑娘被摸了屁股,左右看情况,就朝一边钻进去。

  也算巧合。刚才拉棺材盖的时候,盖子掉下来,正好扣在棺材旁边。

  于是,棺材盖和棺材一边形成一个夹角,里面的空间,能躲一个人。

  大烟袋人瘦,顺利挤进去,还用背包把口子堵住。

  王八蛋,逃命的速度倒是快,能比刘翔了!

  夹缝的空间并不大,我挤不进去,毕竟小爷还是有点肌肉的,不像大烟袋,跟抽了鸦片一样。

  那些蜂窝一样的细孔,多半就是发射毒箭用的。一般来说,这种机关比较原始,而且容易失效。或许是我们运气不好,这都能撞见。

  偏殿空空荡荡,没有那些瓶瓶罐罐,躲都没地方躲。这多半是墓主人有意为之!

  见没地方,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活人怎么能被尿憋死?

  我一咬牙,手电一关,干脆跳到棺材里。刚一进去,还没落下,就听见嗖嗖几声,破空之音此起彼伏。刚才我若是慢一步,现在怕已经被打成塞子给挂在墙上。

  那些箭羽听着就很有动静,血肉之躯根本挡不住。

  我抵在棺材的一边,背后的楠木板不停抖动,几乎要碎裂开。

  估计外面,整个棺材都成了刺猬,不知道大烟袋死没死。要死了,也算减轻一下地球的人口负担。

  我睡在棺材里,明知道一边有死人,还忍不住手指要去摸摸。

  棺材里面只睡了一具尸体,在正中,刚才我落下来的时候,似乎压了一下,感觉还很有弹性。两边也没有陪葬的冥器,是闲置的地方,我就半侧着躲在那,手指去摸那具尸体。

  或许这是我作死的体质存在,好奇心忍不住。

  黑暗中,我摸到尸体,应该不是白骨,而是一具湿尸。外面裹着很厚的丝绸,把我给挡住。我也不好确定尸体究竟是什么样,估计被裹得和粽子差不多,没什么好怕。

  我打开手电,用手捂住一半。外面的箭羽还在飞,化为一条条不间断的黑影,有些近的,甚至就从我头皮飞过,插在棺材里。

  我一看棺材里的尸体,不出我所料,尸体勉强有个人形,全身都被白布裹着,如同一只大蚕茧。

  我按了按,尸体没有干瘪,想必保存不错。

  我这还算运气好的,一些棺材里,一个棺材半棺材都是尸液,黑糊糊的能恶心人十几年。还好,棺材里的这位爱干净,不说尸液,棺材里面干燥,连点腐臭味都没有。

  我心疑,要去揭开尸体头上的白布。被裹得和木乃伊似的,难道丑得不能见人?

  那些白布勉强有形体,精魄已散。稍微一拉,白布化为碎片,里面出现一张白白净净的脸。

  我把眼睛凑过去,一看那脸,还很粉嫩,和块嫩豆腐一样。

  看样子,这位正主的年纪不大,一张小脸五官精致。我想要看清楚,把那些碍事的白布一拉开,发现里面竟然裹着一件大红衣服。衣服赤红泛光,上面还有鸳鸯戏水。

  等我把那层碍事的死灰彻底吹开时,吓得我差点没从棺材里飞出去。

  白布里面裹着的,哪里是大人,分明是小孩。而且这个小孩,还正是门口的水银童子尸体!不知道是哪一位,竟然从门口跑到了棺材里,吓得我肝胆俱裂。

  水银童子尸邪,但是我没想到真这么厉害。这莫非就是古人传说的李代桃僵?

  咯咯咯咯,几声机械的声音,从躺在白布里的童子尸嘴里冒出。

  我清楚看见,那个小巧灰白的头颅朝着我扭转过来,一双怨毒的眼睛突然睁开。里面根本没有瞳孔,只有比黑色还要纯粹的黑暗。

  那个脑袋!那个眼仁!我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差点没被吓昏,哪里有力气逃命?

  撕拉一声,白布裹子里伸出一双小手,白玉无暇的手臂,有两块刺眼的尸斑。

  所谓水银童子尸,门口两对,都是童男童女。人形的白布里,下面又钻出一张毫无血色的小脸。真是看得起我,竟然有两个童子尸摆在里面!

  不用说,剩下的两具童子尸,青梅竹马的,肯定去折腾大烟袋了。

  我现在顾不上悲天悯人,得想方自救才行。听着外面箭羽声没了,我想先翻出去再说,没想到四只小手齐齐将我按住,把我死死制在棺材里。

  那四只小手掌,加起来还没我一双手大,不过力气却大得吓人。而且那温度,像是在幽深的井水里被泡了几百年,从里到外都是一股寒意,快要把我的血液冰冻。

  两个看似天真的小脸出现在我面前,四个空洞无物的眼眶,把那种稚气磨灭得一干二净。阴冷的笑声从小脑袋里发出,好像在庆祝抓着我,怨毒的神色,被带到婴儿肥的脸颊上。

  用两个字囊括,就是扭曲!

  我想挣扎,四肢却不听使唤,就连手指,也很难被控制。

  明明只有四只手掌,落在我身上,却好似有千双万双,把我浑身按住,根本动弹不了。这种情况,有点类似农村传闻的鬼压床。指不定这些都是幻觉,我要冷静,冷静。

  对上那两个小脑袋,我很勉强的告诉自己;这是幻觉。

  然而,那两个稚气未消的孩童张开嘴,哗啦,张开的弧度,从两边一直延伸到脑门后面。嘴巴张开的大小,比我整个脑袋都大。我现在看不见它们的脸,只有一个山洞一样的嘴。

  那嘴里,恶臭扑鼻,里面全是一排排尖锐的牙齿,形似钟乳石,又像是装了一排排锯子。

  整个嘴里,看不见舌头和嗓门,只有一列列牙齿长在里面,就和血滴子差不多。我感觉它们要是一咬,我整个脑袋都会被旋下来。

  这是童子尸,而且童男童女,比厉鬼还凶。我绞尽脑汁,在想如何逃命。舌头在嘴巴里乱搅,忽然想到,舌尖血应该能克阴邪吧?

  舌尖血,即真阳涎,听说是人身阳气最盛的血,能破百煞。

  生死一线,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我也得试试!

  将舌头伸出,勉强用打颤的牙齿咬住,犹豫又下不了口。

  人是不忍心伤害自己的,要拿针扎自己一下,在知道的情况,那比挨刀子还难受。

  我也不是以前那种草莽江湖汉,说剁手就剁手。舌头上的神经很多,以前吃饭咬着一下,都能挤半碗泪。何况我还是要把舌头咬破,那得多疼啊。

  但是抬头一看,那锯子一般的嘴已经和我额头十分接近,我甚至能吹着里面冒出来的尸风。

  我不敢犹豫了,又怕一下子咬不破。于是,牙齿轻轻咬着舌尖,脑袋努力抬起。

  不出意料,果然有一股力道把我抬起的脑袋往下压。

  我咬着舌头,脑袋一软,整个头就因为惯性磕在棺材板上。那下非常沉,磕得我脑袋一闷。舌尖也异常疼痛,感觉像是被放在绞肉机里面,这么来来回回绞了几十次。

  舌头也被我咬中一点,流出铁锈味的液体。我努力吸了一口,舌尖被磕开,稍微弄着点就疼。不过和小命比起来,我只能生生忍住。

  那两个脑袋的大嘴已经覆盖在我脸上,那一口啃下来,我整个人肯定头都没了。

  我憋住一口气,用力一喷。一口舌尖血喷出,化为一条血雾,喷入两张洞开的嘴里。

  听见一阵骚乱,身上被禁锢的感觉也消失,四肢也能正常活动。还好还好,我身上阳气足,一口子舌尖血杀破了童子尸的邪性。

  要把我换成大烟袋,这老头一口舌尖血,指不定把童子尸的尸性全刺激出来。

  童子尸还要反扑,我再一吸,一口赤血又喷在他们脸上。那一种类似于灼烧的视觉,把两张瓷娃娃的一样的脸,烫成坑洼不平的蜂窝煤。

  关键时候,还是自己靠得住。见扭转了战局,我自然得宜将剩勇追穷寇,把这两个祸害除掉。

  不等我爬起来,身下一空,体内的血都聚在皮肤下面。那种感觉,像是走路的时候突然踩空。我被刺激得心脏一停。忽然再次睁开眼睛,重现打量四周。

  我还真是躺在棺材里,不过根本没有毒箭之类的机关。

  一边的确有个白布裹着的人形,上面一点破碎都没有。我躺在棺材里,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一摸嘴边,还有黏糊糊没干的血,舌尖也破了条口子。

  刚才的事,是真是假?

  我从棺材里爬出来,就看见两个矮人站在棺材边,正面朝着我。是两个水银童子尸!

  果然是这两个玩意作妖。一看两张小脸上,还有我喷出去的舌尖血。有血镇着,一时半会,它们不能翻天。

  我呸呸两口,将舌尖血吐在手背上。

  有道是手心打人手背打鬼。手心表阳,打阳人。手背表阴,打阴人。

  我也不知道童子尸算不算厉鬼,手背沾着舌尖血,先抽了过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