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真人假人

更新时间:2017-08-25 19:34:21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0

等我醒来的时候,还在回想,秦岭这段事,究竟是不是我在做梦。

  一看旁边呼噜震天的胖子和骨瘦猥琐的大烟袋。我才反应过来,搞了半天,自己还真不是做梦!

  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和红肿的眼眶,睡着了还没什么,现在醒来,我才发现自己极度缺水。

  一看手机,屏幕都成蜘蛛网,这一觉大约睡了十几个小时。

  推醒胖子和大烟袋,我们三个迈着虚弱的步子走出耳室。

  现在不关心什么冥器主棺,唯一想要的,就是一口水,哪怕是泥水也行。

  得尽快找到主墓室的虚位,不然我们要想出去,怕只能死了以后飘出去。

  走进主墓室,四下一片狼藉。对面的耳室,那场大火都把门口的香炉烧化。一条黑炭一样的东西搭在香炉上,已经没了动静。

  是那条蜈蚣仙!

  还好我们命不该绝,这条蜈蚣仙太大,以至于逃命的时候,被香炉卡住,活活被大火烤死。

  那条小蜈蚣,恐怕也在劫难逃。

  这座山,十几年内,应该是看不见有蜈蚣出现。

  整个主墓室,被高温毒气蒸熏几个小时,黑得和煤窑一样,哪里有富丽堂皇的皇家气派。

  墙壁本来有鲜艳的壁画,烟熏火燎,早已融化,形成一团团模糊的色彩。

  那些原本描绘人物的壁画变形,整个主墓室要多压抑有多压抑。壁画像是囚禁在古墓的恶鬼,无声喑哑着一种暗淡的低沉。

  主墓室原本有些瓷器书籍,这些现在已经报废成灰,唯一能保存的,就是主棺里面的东西。

  犯不着开棺,主棺被高温烤裂,出现大腿粗的裂缝,稍微一扳,棺材就从中裂开。

  胖子盯着棺材看了老久,含情脉脉的目光逐渐冷却,转化为愤恨和不甘,“仙人的,胖爷劈了这孙子,穷鬼。”

  大烟袋也不自在的啧啧嘴,似乎感觉嘴里没味,一张老脸的脸皮拉得比火车还长。

  这个地宫,能修建在秦岭腹地,又坐拥秦岭龙脉,足见这个墓主人是当世奇才。

  这种人,应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按理说陪葬的冥器都不少。不过一路走来,冥器没看中两件,破烂的邪物倒是不少。

  棺材被烈火一烤,看不出原本是什么材料。胖子一脚踢翻裂开的木板,工兵铲在上面狠狠留了几道白痕。

  棺材里面空空荡荡,也没有尸体,只有一袭衣袍。衣袍被高温蒸发成碳粉,看样子,形态有些类似道士身上的衣服。

  胖子原本估计,虽说那种高温,任何冥器都架不住。不过古墓既然修在金矿内,想必金子不少。

  那些实心冥器不会被破坏,总的来说仍然有收获。

  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主棺只有一块薄木片,内部一袭衣服,竟然是一个衣冠冢!

  辛苦了几天,出生入死就不必说。胖子有把尸体拖出来鞭尸的打算,不料墓主人棋高一着,棺材内愣是没有可以让人发泄愤怒的东西。

  大烟袋不情愿的在棺材里乱翻,甚至不忌讳的跳进棺材。

  瞧架势,要是没有冥器,这老头敢下地府和对方拼命。

  功夫不负有心人。大烟袋一通乱翻,棺材内真就滑出一个黄灿灿的东西。瞧模样,真是金子。

  胖子一把将那玩意夺过来,用手仔细擦干净,又用牙齿咬了咬。看胖子有些欢喜的神色,这东西还真是金的,应该能卖不少钱。

  “诶诶,给我也看看,我也看看。”

  棺材内就这么件冥器保存下来,大烟袋急了,也要看。胖子手一抬,眼睛一瞪,活脱昔日的地主阶级。

  “看个屁,下手没轻没重,别脏了宝贝。”

  “看看怎么了,这次下地,就这么件喜人的东西。”

  从棺材里捣腾出来的,应该是一面纯金令牌。有半个巴掌大,一指厚,上面还有两条腾龙。

  这是纯金的没商量。这么大块金子,我们捡的那些小金米,连边角料都算不上。况且这还不单单是一坨金子这么简单。就凭它是主棺唯一一件冥器,这个价值就高了。

  好说歹说,大烟袋才将纯金令牌拿到手,左右一翻看,断言这是皇家之物。

  “你们看看这上面的腾龙,王侯勋爵都没资格用,再看看这做工和成色,能卖个好价钱。”

  “你估计值多少?”要到分赃的时候,我和胖子都等着这个老奸商估个价。

  “这是皇家之物,艺术价值就有了。而且是明朝宫廷珍宝,历史的沉淀就有了。再说本身也是块纯金的牌子,它的研究价值也有了,代表当时的冶炼水平和工艺。”

  大烟袋分析得头头是道。不愧是名嘴,他这么一吹,档次都能升华一个大台阶。

  “正面还有字,看看是哪个死鬼的。要是个历史名人,我估计能超过百万。就算不是,五六十万还是绰绰有余。”

  令牌正面,有六个正楷。

  不是我夸,秦朝以后的文字,我自己都能认识个七七八八,哪怕那些大篆蝌蚪文,我也算略有研究。这六个正楷,更能断定这墓是明朝的,说不定还能确定墓主人的身份。

  “我看看,这几个字还有点生僻,是,通微显化真人。”

  “啥?真人假人的。”胖子没听明白,我数落起他。

  “叫你多读书,真人,是朝廷封给道士的赐号,相当于荣誉称号。”

  “不就是个跳大神的,还真人,胖爷还是圣人呢!”

  不理会胖子。赐号是有讲究的,一般都是给当时最有名的道士或者修炼有成的隐士。而且真人的赐号,只出现在明清时期。明朝以前,朝廷的赐号,都是天师。例如龙虎山的张天师,就是朝廷给的赐号,而且是代代相传。

  说起天师为什么改成真人,这其中还有一个典故。

  说是洪武皇帝朱元璋时期,明朝新建。正一派的天师张初宇来应天觐见皇帝。报上名字的时候,张初宇自称天师,故而引起朱元璋的不满,于是朱元璋问道,天怎么会有师傅,改真人!

  所以从明朝起,朝廷公认的道家高人,赐号都是某某真人。看样子,地宫的主人,想必是当时极受皇帝信任的道士,否则没资格拥有赐号。

  “这就值钱了,看样子也是个名人,查一查历史,卖的时候更吸引人。”

  胖子抓住了核心,两个字:卖钱。

  “通微显化真人?这名字耳熟,我想想。”

  大烟袋埋头苦思,令牌则一直拽在手心,没有给胖子的意思。胖子也料大烟袋不敢独吞,往主墓室转了一圈,说是看看有没有别的东西。

  墓室顶部,还有一个洗澡盆大小的金色莲花凸起。离地面约有四米,站在下面,能一窥金色莲花的全貌。一瓣瓣薄如蝉翼的莲花瓣,虽不是纯金,也是经过数年不断淬打的黄铜。

  主墓室最值钱的,不是纯金的牌子,而是顶上那个莲花。黄铜比起来是没有黄金值钱,不过那朵莲花胜在艺术和收藏价值上。可惜太大,胖子有心要拿,也明白带不出去。

  主墓室很旷无,偶尔一瞥,上面一塌糊涂的壁画,竟然有些霞光。

  壁画被高温破坏,看不清原来的模样。

  按照常理,壁画描绘了墓主人光辉的一生和各种大事,相当于一个人一生的缩影。我用手在壁画上一扣,发脆的壁画纷纷掉落,像是啃了一口老婆饼,白色的碎块能抖一身。

  那层霞光,不是来自壁画的表层,竟然源自壁画的深处。

  壁画有些开裂,我轻轻往上一敲,就脱离一片。壁画的底层,竟然还有一组壁画隐藏在下面。若不是我手痒扣掉上面那层,还不知道主墓室的壁画,竟然有夹层存在。

  “胖子,快过来帮忙。”

  我招呼胖子一起,留下大烟袋在那发呆。胖子的做派比较土匪,拿起工兵铲往上一拍,隐藏的壁画就脱落大半。就这样,十几分钟后,夹层内的壁画,已经被我们大致清理出来。

  这是非常精美的一组壁画,无论是其中人物还是衣着,都下了大功夫。

  我见过敦煌莫高窟的明代壁画,相互比较,夹层内的壁画,甚至还要精美一些。而且壁画描绘的,都是大场景,有些地方,还是用的金水银汁。

  壁画表面涂了一层鸡蛋清,和表面的灰壳形成一道薄膜。或许是刚刚打开,壁画颜色鲜艳,就像是刚刚画好竣工。手电一照上去,壁画上的人各有相貌,真就要从壁画上走下来。

  “好东西,挖一块下来,值钱啊。”

  胖子贴在壁画上,之前的不如意全都被壁画带走。我惊叹当时的能工巧匠,这批壁画要是面世出去,精美程度,不逊新疆和田那些古西域王族壁画。

  “我想起了!”

  大烟袋高亢一声,吓得我和胖子差点没钻进壁画里。不等胖子发难,大烟袋激动的跑过来,喜意道,“我想起这位大爷是谁了!”

  “呦呵,才一会功夫,死鬼就成大爷了,和胖爷汇报汇报。”

  大烟袋兴奋得一抹嘴角,眼睛中有些敬畏和得意,“这真是位大爷,我好不容易才想起来。通微显化真人,是明英宗封给张三丰的赐号。”

  “张三丰!”我和胖子瞠目结舌,异口同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