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八臂哪吒大风水

更新时间:2017-08-25 20:47:56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298

浑身的衣服巴掌大块的好地方都没有,更别提大烟袋那副模样,像是被篡位的丐帮帮主。

  到外面,我们先去买衣服。在老板一副嫌弃的目光下,胖子大方一把,出人意料的甩出一把红色钞票。老板那副可恶的死人脸,终于变得和蔼可亲,服务比宾馆还周到。

  这不是胖子的作风。后来我看那钱包眼熟,一想,那不是大烟袋的钱包吗?

  找了家酒店洗澡理胡须,把身上的泥浆洗干净,沧桑了几十岁的我,终于变成了祖国优秀的年轻一代。

  “爽啊,人这辈子每天都能灯红酒绿的过,才不负这几十年。”胖子四肢大开,压倒在床上,心中说不出的畅快满意。

  一觉睡到明天下午,被酒店的服务员叫醒,说是房间日期到了。

  我随便拿过大烟袋的皮夹子,这老头还蛮有钱,趁着他睡着,我把房间多延长几天,顺便叫了一桌好菜。

  怎么说呢,我绝对不是抠门,胖子也绝对不是吝啬。

  只不过大烟袋这人,在墓里太小气太胆小,不借此宰一宰他,我的良心都过不去。

  大烟袋还以为是我请的,拍着胸脯保证,说到了燕京请我顿好的。

  五天后,我们三人重新回到燕京潘家园。比起大烟袋人模狗样儿,我可没他那么兴奋,借胖子的地方补瞌睡。

  胖子在潘家园也有自己的铺子,不过他很少干二道贩子的事,大多数是亲自下地倒斗。所以他的铺子,基本就是个幌子。

  一看店里还有所谓的元青花大瓷碗,翻过看一看落款;HongKong(香港)标价还是六个九。

  “成,这就是胖爷的铺子,看着气派吧。”

  “气派个屁,不知道还以为是垃圾场,白瞎一个铺子,我在沙发那睡一会,你随意!”

  铺子是胖子买的,无所谓房租。要是我有这么个地方,拿来收房租,每个月不工作也有钱。其实我家境也算可以,奈何老爸管的严,凡事还得自己打拼。

  睡了几个小时,口水流了半脸,手机的铃声把我吵醒。这手机屏幕都碎成蜘蛛网,居然还能通话,也就是国产这么靠谱。

  “哪个兔崽子,打扰爷睡觉,有事快说。”

  近朱者赤。我和胖子待在一起,渐渐的也有了些匪气,莫名被吵醒,态度自然不可能好。

  “给老子滚起来,都下午了还睡。”

  电话那头一声暴呵,将我从沙发上吓得掉下去。瞌睡一下子就醒了,浑身一股凉意。

  对方还真是我老子,也就是我亲爹。靠,我还以为是胖子那家伙,可把我害惨了。

  “爸,我在燕京呢。对,和朋友在燕京逛长城游故宫,有事!”

  我是学考古的,毕业之后,等于失业没编制,我可不敢说为了去实践书本上的知识。而且,我爸对我学考古一向不感冒,要是知道我学人盗墓,古板的他指不定会大义灭亲。

  “毕业了还这么没正行,快点滚回来,手机也老打不通。”

  “这不是在燕京找点工作,好养活自己?要不您老给钱,我保证老实在家宅一辈子。”

  听到钱,老爸叱骂几句,就挂断电话,还不忘催促我快点从燕京滚回CD。

  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姓苏,名叫苏玉京,男,汉族,祖籍南方,现居CD。老爸是办装修公司的,家境殷实富裕,本人一米八也无不良嗜好,毕业于CD大学,算是一名三好青年。

  面对老爸这么急着催促,我就当没听见。与其回去大眼瞪小眼,我还不如在外面野一阵子再说。

  门外的卷帘门被胖子力拔山兮气的抬起来,看见那张圆乎乎的胖脸,上面春风得意,说是桃花盛开也不为过。

  “怎么,讨着媳妇了?”

  “媳妇个屁,胖爷看见老情人,聊了两句,骨头都轻了。等这几天把琐事了了,就该论收获。你说胖爷是找旧人谈情,还是找新人说爱。”

  “滚一边去,小心得病,到饭点叫我。”

  这几天,我在胖子的店里吃了睡睡了吃,好不痛快。胖子坐在店里没事,晚上出去调情,他那嘴巴没大烟袋的利索,店里根本没生意,倒是苍鹰被拍死几只。

  从秦岭带的那些金粒也托人拿去卖了,胖子有言在先,只要内丹不要金子,现在出来了,也不知道他反悔没有。

  我分了三万给他,就当有福同享。这也更加坚定了胖子要敲诈大烟袋的决心。

  终于,时隔几天,都以为大烟袋卷款逃到西伯利亚,对方的电话终于姗姗来迟。

  大烟袋亲自上门,说是他请客吃饭,我们三个叙叙旧。

  天黑之后,我们出发。经过上次的严打,潘家园不见以前的热闹,大烟袋提议去吃西餐,被胖子瞪了一眼。

  “吃个屁,你知道西餐怎么吃,那些刀刀叉叉怎么用?祖祖辈辈都是农民出身,少装大头蒜。一天就知道崇洋媚外,难道非得吃通心粉不吃炸酱面?个社会的毒瘤,阻碍祖国发展的绊脚石。”胖子滔滔不绝的骂着,说得唾沫横飞,把大烟袋羞得无地自容。

  大烟袋赔笑道“爷儿,今儿您是爷,你说上哪吃?”

  “这还差不多,胖爷选地,一定给你省着。”胖子好色贪财,也爱口腹之欲,所谓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他对于吃饭,品味还是有的。

  胖子因为金子被大烟袋拿走而不痛快,我乐得见一老一少扯皮。原本以为胖子要敲大烟袋一把,没想到胖子真就把我们带到一个小餐馆。破破烂烂的店门,脏兮兮的座位。

  比起大排档来说,这里多了个店铺而已。

  胖子似乎是常来的熟人,伙计自觉的把我们带到后面一个房间。

  “拿个蓝菜单看看,开两瓶茅台先。”

  胖子将带着蓝色封面的菜单给我,我打开一看,心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别看这店破,那都是幌子,菜单上面,清一色的野味,野猪大雁都很常见,还有鳄鱼肉。

  “我不清楚,你看着来两个。”

  别听是野味,那肯定是比西餐贵几倍。胖子就是胖子,坑大烟袋还坑得他不知不觉。殊不知,当大烟袋还在心疼两瓶茅台的时候,胖子已经弄了一桌子大餐。

  房间封闭没外人,借着上菜的空当,大烟袋也向组织汇报了最近的生活动向。

  “严打得厉害,咱们捞出来的那货色烫手,没人敢要。”

  “不会吧,潘家园不是有几个势力大的商家,以前青铜器都敢要,换成金的还不行了。”

  “不行了,严打刚过,那几个人都死咬着不敢收,不然你以为我在外面跑几天是干什么。不是我叫苦,我这腿都快断了!”

  “这可新鲜,那李家呢?”

  “听说有票大买卖,李家大部分档口人都被抽走了。咱们这货色也是上品,小掌柜做不了主”

  胖子和大烟袋说话打着暗腔,不接触他们这一行,听得糊里糊涂,弄不明白。

  倒斗也有家族势力之分,首推南北东西四派,四派之中,也有家族是执牛耳者。

  听胖子说,国内南北两地,倒斗这行,首推北李南苏。即北派李家,南派苏家,基本把握了两京一十三省五成以上的地下交易。

  “说来有戏,小同志也姓苏,南派掏沙神将之首,嗝,也是苏。”

  “我要是有那命,早就住别墅开跑车,还跑这嗑瓜子。”

  “也是,祖宗的,胖爷当年投胎,怎么没指着个好的钻了投。”

  胖子两口白酒下肚,话唠的毛病又犯了,不东说说西讲讲,那舌头怕是会生锈。

  “李家这次夹喇嘛,是个大斗,如此大手笔,肯定发。真是的,怎么不等等胖爷?”

  胖子痛心疾首的拍着桌子,看见一堆冥器从他眼前溜走。

  所谓夹喇嘛,就是合伙倒斗,相当于组队,李家是领队。有李家当风向标,生意肯定不会小。

  倒斗四派,各有所长。取长补短,才能在古墓争取更多利益。

  四派之中,北派摸金历史渊源最长,发迹于东汉。其次是南派掏沙神将,名起唐代。至于东西两派,起源明清末期,东派善幻术奇技,西派善倒海斗,人称海中蛟龙。

  而北派,擅长寻龙点穴,风水堪舆。南派能观山测陵,对于古墓内的机关粽子,别有心得。

  “算了,胖爷好不容易遇见旧情人,自称钻石王老五,没钱怎么行?既然李家的主事出去了,干脆找点城下那些黑道,总有不怕死的吧!”

  “这,我没想过,明天我联系联系。”

  菜一上桌,胖子邋遢得不成样,大快朵颐,要把本吃回来。最后我和胖子拍拍屁股就走,大烟袋被胖子劝酒,喝得晕头转向,最后不知道怎么回的家。

  又过了两天,大烟袋打电话,要我和胖子陪他去谈生意,说是有沾黑的愿意收。

  出门在外,一律不用真名字,大烟袋自称对方叫陈四九,是燕京地下的一位大哥,听说以前也算同行。

  陈四九,这名字不是随意取的,听着土,实则另有深意。

  以前的老燕京,就是四九城,据说是八臂哪咤的风水镇海格局,乃是明朝刘伯温和黑衣宰相姚广孝布下的,占据了明清五百年的皇朝气运。姓陈的敢在燕京自称四九,活了这么多年,看来还是很有本事。

  “一个土耗子,什么同行?那家伙不要脸,你也跟着捧?”

  胖子看着憨厚无心,实则心气高,要不然也不会自称自己是摸金王子。提起陈四九,他脸上多有不屑。

  “那家伙,就是个鳖孙,还装大哥。和你说说吧,以前老燕京,就是明朝定都之前,渤海内有恶蛟作祟。皇帝派遣刘伯温和姚广孝到达燕京,要他们镇压蛟龙,修建王城。于是,燕京城的风水局,就是两位易学高人设计的八臂哪吒城!”

  八臂哪吒城,这五个字如雷贯耳……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