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黄皮子拜月

更新时间:2017-08-25 21:07:29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58

胖子那时候不懂这些民间忌讳,再说他刚刚退伍,满脑子都是和天地斗的大无畏思想,哪里会在乎那些神神鬼鬼。

  一路轻装前进,胖子进入山里,天黑看不清路,只知道一脚深浅的往里面迈。

  最后胖子走累了,坐在个土包上面休息,结果就睡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胖子睁眼的时候,天还是黑的。天空那个毛月亮照得人心发毛,阴风一吹,能把人魂吹出来。正巧这时候,胖子听见耳边有人诡笑,吓得他脑门发冷。

  胖子悄悄坐起来,发现自己睡的土包后面,似乎有动静。

  不阴不阳的诡笑声,就是从土包后面冒出来,像是被割了喉咙又要呼救的半死人,那一声声细语,似针一般扎入人的毛孔里。

  胖子低头一看这土包,圆锥形,有黄土青石,还有压着的冥钱。这哪里是土包,分明是坟包才对!

  胖子这时候真怕了,搞了半天,自己刚才压在人家坟头上,脾气再好的也得出来拼命不是?可一听,那动静不像是鬼。胖子贼胆大,拿出弩机,装了箭。围着坟包绕了个半圆,到前面一窥究竟。

  胖子浑身贴在坟包上,绕到前面,看见坟前有一堆死人衣服,正在那动。

  为什么说是死人衣服?那衣服黑底白边,正是入殓穿的凶服,况且上面还有一股死人味!

  胖子嘴里生津,怕归怕,仍然不觉得有鬼,于是,他还是拿手电去丢。

  手电啪嗒一下,砸在那堆死人衣服上。衣服果然没有再动,却有什么东西冒出来。

  胖子视力不行,加上天黑,凑近脑袋一看。

  祖宗的!

  一堆死人衣服里,冒出个发黄的骷髅头。那骷髅脸上的黑洞,正巧对着胖子的脸。大家互相一看,胖子吓得心肌梗塞,差点没下去见亲爹。

  正当胖子准备念几句祖宗保佑,死人衣服再一动,里面滚出个黄色的玩意。胖子一打量,身上顿时有了力气。滚出的那黄色东西,竟然是一条黄皮子!

  黄皮子,就是黄鼠狼。这东西不一般,民间称其为黄二大爷,以前的土地庙观里,都有黄皮子的泥胎供奉。这东西通灵,有妖性,是五大仙之一,在内蒙和关外,十分吃得开。

  有区别。黄大仙的名头,在民间有两个。一是指东晋道家真人黄初平,二指五仙之一的黄鼠狼。所以为了区分这二位,百姓尊称黄鼠狼,都称呼其为黄二爷。

  说是这畜生报复心重,而且有幻术害人,旁人要是看见,得拔腿就跑。

  胖子不是关外人,不惧这黄皮子作妖。眼见是黄皮子钻在死人衣服里吓人,胖子也不怕了,看这黄皮子要玩什么花样。

  黄皮子趴在地上,也不怕胖子。生得半尺长,黑眼睛灰嘴巴,鼻子附近还有一圈白。

  尾巴一卷,黄皮子将死人骷髅带在头顶,旁若无人的对着天空上的毛月亮。

  那东西通人性,头顶骷髅,竟然和人一样,后两腿跪在地上,一个劲的对毛月亮磕头。阴山深处,一个坟包附近,一条黄皮子身上套着死人衣、头顶人骷髅,还学着人在拜月。诡异的是,旁边还有个两百斤的胖子,就站在一边看。

  胖子明白,自己这是撞见黄皮子拜月亮。今晚这事,怕不容易过!

  拜月之事,不仅是黄皮子会,凡是修炼到一定道行的精怪,都会拜月。

  秦岭之中,那条蜈蚣仙,也是趁着月圆的时候,吐内丹仰拜月亮。

  精怪之中,唯独黄皮子最邪最阴。它拜月亮,是想变成人,所以才穿着死人衣服,头上套着死人骷髅。有人说这是黄皮子的幻术,这种打扮,可以骗过阴神。等到黄皮子拜月之后,黄皮子就会用这种打扮,拦住夜晚还在外面的人。

  那时候,黄皮子会口吐人语问:我是人吗?

  遇见这种事,属于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你要是怕黄皮子这打扮,说了句。是,那黄皮子就算修行成功,从今之后,就能变幻成人,堂而皇之的进入村庄,去勾引女人、祸害牲畜。

  可要说不是。

  这就等于坏了黄皮子的好事。都说这种东西小心眼,稍微惹着一点,黄皮子都会缠对方一辈子,直到对方死于非命。

  这种情况,最明智的做法,便是和黄皮子东拉西扯。只要把时间拖到天亮,黄皮子自然会溜。

  胖子估计自己可能是撞着了黄皮子拜月,不过他不知道怎么应付。

  况且胖子也不是吃素的。黄皮子想变成人,胖子还相中了它身上的皮毛。所以胖子根本没走,而是悄悄抬起弩机,准备射杀黄皮子。

  黄皮子拜完月亮,顶着骷髅回头。胖子早就不耐烦,大声骂道,“就你这玩意还想成人,畜生一个。胖爷送你下地府,下辈子投胎看运气吧!”

  黄皮子受到惊吓,从衣服外一钻,就要逃命。

  所谓横的怕愣的,胖子就属于愣的那一类,根本不买黄二爷的帐。

  胖子脱下鞋子,对着黄皮子一丢,把黄皮子砸得跳到空中。于是胖子有了时间,从容瞄准黄皮子。不等对方钻入地洞,胖子按动扳机,一箭将黄皮子射翻在地。

  不等胖子去捡。黄皮子命大,拖着两条被射穿的后腿,一路跑入草丛中。

  胖子属貔貅,只进不出,看见的肥肉,自然没有让他跑掉的道理。

  接着,他捡起鞋子,顾不得穿好,就顺着血路追上去。

  弩机的威力大,黄皮子挨了一箭,跑了一会,就倒在地上断气。

  胖子捻着黄皮子的后颈,嘎嘎怪笑几声。看见黄皮子跑到这,前面还有座土地庙。虽然破败无人,也好过大晚上在外面吹风。

  胖子进了土地庙,拾掇一堆烂木,烧了火,准备扒皮。

  黄皮子一死,等到尸体僵硬,皮就扒不下来。再说胖子啃了几天干粮,也有心烤一顿黄鼠狼肉解馋。

  三下五除二,胖子将血淋淋的皮子搭在一边,用木柴穿着扒皮的黄皮子,架在火上烤。

  肉还没熟,胖子听见庙外有动静,还有唢呐声和鼓点。

  听节奏,以前有姑娘出嫁,吹的就是那调调。

  “有毛病,大晚上嫁人!”胖子嘀咕一句后,觉出问题。

  阴山多荒土烂石,里面根本没人定居。再说婚嫁这种事,怎么可能出现在晚上?

  土地庙门口,胖子用垮塌的木板盖住,防止野兽钻进来。胖子趴在窗口那,向外张望,还真看见一堆红色影子,滴答滴答吹着唢呐踩着鼓点,向着土地庙而来。

  才遇见黄皮子拜月,不知道又能出什么幺蛾子。那时候,胖子经验少,只能在庙里干等着。

  成亲队伍慢慢走来,的确是结婚的打扮,前头几个披红戴绿,唢呐吹得半面阴山也能听见。唯独队伍的大小,像是被集体缩小了四分之一,仪仗队伍只有胖子的膝盖高。

  这一看,那群成亲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个黄皮子!拖拖拉拉的走,一条硕大尾巴都露出来。

  这些畜生沐猴而冠,倒是学得有模有样。

  眼看队伍就要过来,胖子大声吼道:“闹个屁,全部给胖爷滚,一群畜生!”

  这还真有效。

  胖子嗓门一开,声音压过了唢呐鼓点。等到回音消失,外面那些成亲的黄皮子已经不见。

  不等胖子从窗口那下来,远处的夜色中,又冒出一只白色队伍。

  这次没了唢呐鼓点,只有此起彼伏的哭啼声,一路还有纸钱飘散。前面四个黄皮子披麻戴孝,分明是在模仿人死后出殡!那哭声,哭笑参半,类似婴啼,又类似虎狗磨牙。

  胖子发憷。大晚上遇见大喜大丧,红白事都遇见,日子能太平?

  明知道这是黄皮子假扮的,但是那些黄皮子演得太真。一个个眼角噙着泪水,办喜事那边还挂着咧角嘴。

  那些黄皮子,目标都是朝着土地庙,一双双漆黑暗毒的眼睛,能把胖子千刀万剐。

  胖子欲出去,闻着一股烧焦味。一看,架子上的黄皮子肉已经烧焦。更让胖子惊悚的是,一旁搭在石头上血淋淋的皮子,竟然也不见踪影。

  胖子方寸大乱,安慰自己,可能是土地庙年久失修,有洞给黄皮子钻进来。那群黄皮子精怪得很,趁着胖子被外面吸引,把皮子给夺了回去。

  唢呐鼓点、哀嚎凄苦。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最后齐聚土地庙前。毛月亮在空中很大,天黑乌云,唯有朦胧的月光洒下来,在庙前呈现红白二色,氤氲出诡异森然的气氛。

  黄皮子堵路,胖子也不敢出去,只道胸前的摸金符,不知道祖师是否神通广大,能管得住这些畜生。

  临时抱佛脚。胖子被堵在里面,见这里是土地庙,心想好歹这里有神仙,上去拜拜也好。

  庙里小,一尊神坛上,摆着三个泥胎。

  中间那个泥胎最大,左右两边应该是金剑童子,或是拿拂尘法宝的小神。

  胖子拿着手电走过去,头倒如蒜,准备来个三跪九叩。结果往上看去,中间的泥胎只剩下半截,上半截早已烂得脱落,也不知道是什么神。

  可怪就怪在,连中间那尊最大的神像都烂了,唯独两边的小号神像,描漆绘彩。

  让人不解的是,那两尊小泥胎头顶,还是用红布盖着,看不出啥样。而且红布上,连一点灰尘都没有。

  鲜艳的红布在手电下十分刺眼,像是刚用黄皮子的血染的,红得胖子眼睛发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