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红白撞客

更新时间:2017-08-25 21:10:53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96

胖子被迷了心窍,伸手去掀泥胎上的红布。

  红布一落地,彩绘泥俑两个,脖子以上,真真是两个黄皮子的头!

  生得贼眉鼠眼,神态阴阳怪气,突出的嘴巴鼻子,带着一股臭味。

  “天兵天将。”见着两个人身黄皮子头的怪泥胎,胖子毫无准备,被吓得胡言乱语。

  他脚步凌乱,跌跌撞撞的退到门口,整个人拍在门壁上。

  胖子一撞,外面乱七八糟的声音就没了。

  胖子也怒了,难怪那些黄皮子不进来,原来自己就在黄皮子的老窝。胖子脾气暴,怕过了也不惧,把那两个泥胎推到地上捣毁,踢开烂木格栏,捣动双拳出了土地庙。

  那些黄皮子跑得干净,门口只摆了个陶盆。

  陶盆里面,烧着给死人用的冥纸衣服,还有一张被燃得不成原形的黄皮子皮。

  有道是;黄鼠狼换命,一命抵一命。

  就是说,成了精的黄鼠狼不能随意打杀。你杀了一只黄鼠狼,其余的黄鼠狼就会想方设法让对方偿命。这和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一样,是黄二爷的道理。

  所以在关外,还真没几个敢随意打杀黄皮子。

  况且胖子捅的篓子不小。他不但杀了黄皮子,还杀的是一只拜月的黄皮子。那种畜生通了灵,死了都容易作怪。看黄皮子的意思,是一命换一命,要胖子死,给那只黄皮子陪葬。

  胖子岂会是认命的主?

  见着黄皮子欺人太甚,胖子一脚踢翻还在燃烧的陶盆,觉得不解气,要踩烂才罢休。

  躲在远处的黄皮子见了,纷纷往一个方向逃窜。

  胖子被惹毛,跟着追去,沿途还用弩机乱射。黄皮子的队伍大,胖子胡乱射,也射中几条倒霉的。

  不出意料,那几只也逃不过阎王点名。

  奇怪的是,那些黄皮子虽然在逃命,也不慌张。胖子的追赶,对于它们来说,只不过是不紧不慢的运动。要是黄皮子真铁心逃命,人的两条腿,绝对追不上。

  黄皮子翻山越岭的逃,胖子横冲直撞的追。

  黄皮子跑得快了,身上那些红色喜服和白色丧衣,呼呼都飞到胖子脸上,一股子黄皮子骚味。

  胖子也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四周从光秃秃的荒山,变成了树木繁茂的矮森林。

  直到跑入森林里,那些黄皮子才彻底不见,仿佛是故意勾引胖子来这。

  胖子发觉不对劲,要退出去,不料身子一转,面前竟然出现一根绳子。绳子一头结在树干上,有一个上吊用的圈,专门给吊死鬼准备。

  胖子气得扯下绳子,上面一只黄皮子掉下来,摔得半死没跑,被胖子用绳子勒断喉咙。

  咕咕咕咕。四周一片乱响,黄皮子像是疯了,在林子里乱窜。此时天还黑,视野还没开。胖子提着一只死黄皮子,叉腰大骂,吓得那些黄皮子不敢作祟。

  事情并未结束,依照黄皮子的性情,胖子和它们之间的仇,可是说不死不休。

  胖子原地等那些黄皮子出招,半天没动静,就朝外面走。

  结果还没出矮林子,一只白色黄皮子拦住去路。那只黄皮子是白色,白毛白胡须,个头和只小猪仔差不多。人性化的还有一大把胡须,只不过是假的,不知是上哪家偷的。

  看那样,对方就是阴山的老黄皮子,多半是那群的祖宗。这样也好,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胖子下定决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弄死这只老皮子。

  说不定活久的黄皮子,那身皮毛更值钱。

  胖子拽着手心的死黄鼠狼,勾引对方上来。

  那只白色的黄鼠狼果然扑过来,如一道凌厉的劲风,呼哧一声,缠向胖子的脖子。

  胖子急得撒手,尸体一落地,就有小的黄皮子把尸体运回去。而那只老白皮子,已经撩过来,张开尖锐的细牙要咬。

  胖子用两根手指插上去,刺骨钻心的疼从手指上传来,快要被老白皮子咬断。不过胖子没松手,用两根手指一扣,合着大拇指在外面一按,死死卡住对方的下巴。

  胖子将老白皮子抵在树干上,狠狠往左边一扳,将老白皮子的下巴卸掉。

  老白皮子道行高,身体一蹿,借着胖子的手臂飞到树上。跟人一样,老白皮子摆动前爪一扭,脱臼的下巴就被它扳回去。老白皮子还讥笑两声,眼里蔑视胖子。

  看着胖子还在滴血的手指,老白皮子眼中,划过一抹贪婪之色。

  这些成精的玩意,都爱人血和脑浆。

  胖子见一只畜生都敢蔑视自己,用身体狠狠一撞树干。海碗粗的树被胖子撞得一闪,黄皮子不是爬树的行家,那只老白皮子也不行,从树上掉下来,却跟道风一样逃开。

  胖子两根手指快要被咬断,看来刚才老白皮子下嘴狠,伤着了经脉。

  缺了两根手指,胖子不好用弩机。于是,他干脆丢下一身装备,随意折了根树枝,菩提横扫,犹如秋风扫落叶,抽向林子里的黄皮子。

  胖子力气甚大,树枝在他手中,愣是耍出了软鞭的气势。

  呼呼一阵乱抽,树枝犹如暴雨梨花,震得矮树林那些黄皮子个个自危。胖子那叫一个得意,心道,总算让这些牛鬼蛇神意识到咱们革命农民军的厉害,胖爷叫你们装神弄鬼!

  殊不知晓,黄皮子本身,就是个豆腐渣,没什么好怕。

  民间之所以人人敬畏黄皮子,甚至把黄皮子的泥胎搬到佛道庙观里,全是因为黄皮子仗着一身能迷死人的幻术。就凭这,黄皮子要害人便害人,甚至能害到对方家破人亡。

  论妖性,黄皮子和狐狸是一个档次,就知道这玩意有多邪。

  老白皮子的肉身弱,胖子这种打法,大象都得被刮一层皮。

  就在胖子洋洋得意之时,老白皮子跃上树梢,正巧天空那个毛月亮,就在老白皮子身后。

  老白皮子回头一望,两颗圆晶晶的眼睛,散出一股诱惑之色,与泻下来的月光一合,照入胖子眼中。

  胖子没料到老白皮子的道行这么高,竟然能借着天空的毛月亮对自己施法。

  行伍出身,身上都有煞气,胖子更多的是匪气。

  之前,老白皮子拿胖子没辙,不过借着月光,老白皮子还真就迷着了胖子的眼。

  胖子感觉五官在一瞬间失去作用,脑袋也不灵光,出现一道声音一个劲的催促自己。

  胖子木纳的站在原地,两眼空洞无神,弯腰捡起地上的绳子。胖子内心的本意不是如此,只不过被老白皮子迷了心窍,胖子根本控制不了身体,只能任由老白皮子加害。

  那些黄皮子见胖子中招,欢欣雀跃的从树林里跳出来,和人一样双脚站地,杵在地面偏着脑袋,都等着看胖子上吊。那一双双蛊惑人心的眼睛闪着贪婪,像是看见什么好玩的事。

  急得胖子汗水如涌,却怎么也控制不住手。

  就像是一个人,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推下悬崖,却无力反抗。那种绝望在心中慢慢扩散,能把人提前折磨疯。

  老白皮子借着毛月亮的光,斜眼看着胖子。

  胖子一转身,拿着绳子在树上一搭,开始结绳上吊。

  一步步都按照老白皮子的预想,直到一切准备就绪,一旁看戏的黄皮子,也伸长脖子,等待这部戏的高潮。

  胖子抓紧绳圈,整个人吊上去,将下巴放到圈子里,然后撒手。

  胖子的脖子陡然被拉长,整个人在空中扑腾,就像落水的人,哪怕拼了命的四处刨抓,也根本支撑不起身体的重量。

  胖子更惨,如同被提着脖子的大鹅,已经开始翻白眼。舌头下意识要伸出来,却被顶死的牙关扣住。咯咯咯咯,不一会,胖子就要命归西天!

  也该他命不该绝,不然我这故事,早就该结尾。

  胖子体重,再加上扑腾,吊着吊着,上面的树枝断了,将胖子从空中摔下来。

  这说明,胖子也是有身体优势的。

  哪怕想不开上吊,半脚踏上黄泉路又想回来,只需要向下压一压,整个人就能下来。

  喘过气的一瞬间,胖子的大脑瞬间清醒。想起刚才自己在刀尖上跳了一次舞,胖子再没有和老白皮子斗的心思,连忙逃出林子。

  这次轮到那些黄皮子紧追不舍,胖子不敢睁开眼,生怕又被迷住,只得闭眼乱跑。

  偶尔微睁眼睛,那只老白皮子,就在胖子前面。时不时回头,像是准备迷惑人。

  最后胖子踢在一块石头上,整个人凌空跃起,摔在地上,背过气。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浑浑噩噩之中,胖子醒了,发现自己睡在床上。

  以为是幻觉,胖子一掐自己,才知道死里逃生,没被老白皮子祸害死。

  一问方知,胖子身在阴山脚下的蒙古部落。

  经过与汉文明的融合,内蒙古那些比较原始的生活,基本上是半狩猎半放牧。

  遇见肥沃的土地,还会播种作物。所以阴山脚下的这个小部落,一直过着定居的生活。

  对方说着不太标准的汉语,叽里呱啦不知道说什么。胖子听了半天才知道个大概,自己是被部落里的禅师给救回来。

  禅师,也就是尊者,相当于部落的巫师或祭司。

  蒙古人的信仰比较杂乱,因为他们古代都是过着居无定所的游牧生活。

  其蒙古的文明,很少有统一的体系。即使是蒙古文字,也是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之后,才被完善和广泛使用。

  胖子以为,对方部落的禅师,应该是个萨满之类的人,或者是信仰长生天的巫师。

  不料等对方走近屋内,胖子惊讶的发现,这个禅师,竟然是个喇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