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九州龙脉

更新时间:2017-08-31 19:39:1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70

“喇嘛?话说这不是西藏那边的,怎么会跑到内蒙来。”

  喇嘛,理论上与和尚一样,都是礼佛参禅。

  不过由于文化的不同,喇嘛同和尚完全是两个世界,喇嘛的打扮也比较好认。按理说胖子不会认错,只不过在西藏混的,没理由出现在内蒙腹地,能有市场吗?

  佛教产生于印度,自世尊释迦摩尼创立自来,佛教传播一共有三支体系,分别为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西藏的宗教,属于雍仲本教与藏传佛教的结合,喇嘛多带水饺帽、裹红黄衣、修炼秘术禅法。

  这点,与中原截然不同。

  “要不说学无止境,胖爷给你解释解释。当年清朝征讨西藏,西藏统一之后,就有喇嘛北上入新疆,随后抵达内蒙等地传教。所以喇嘛在内蒙也有相当的地位,反正就是个宗教,佛祖和长生天能保佑人就行,蒙古那边的宗教就这样。”

  “这点不错。清朝笃信密宗法术,康熙与葛尔丹未开战之前,康熙曾派三千喇嘛深入蒙古,去动摇那边的文化和思想。所以喇嘛在蒙古那边也有扎根,只不过范围不广。”

  “胖子,按理说你这人神经粗。就算那位喇嘛救了你一次,过了八年,你也不用送颗千年内丹吧。”

  胖子爱财,这次转性突然大方,而且大方得如此令人发指,事情恐怕不止如此简单。

  “什么喇嘛,到了地,你们要叫他青巴禅师。听说他这一脉世代相传,在阴山定居已经有八九百年,在当地的地位非常崇高。咱们去拜访他,不等于借着棵大树,到时候骑马吃全羊,不得全有了。”

  “看你对他这么尊敬,说说看,你醒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胖子陷入深沉的回忆...

  他见一个喇嘛进来,手里还提着早已死去的老白皮子。这只畜生的道行胖子领教过,见它死在喇嘛手,就知道喇嘛是个高人。

  胖子也会抱大腿,再说当时债主逼得紧,他也不敢回燕京。

  问起胖子为什么会出现在阴山,胖子如实相告,直说自己命苦,就和地里没浇水的小白菜一样。

  听完胖子哭诉,那位青巴禅师,拿出一块金砖给胖子,把胖子吓得犹如雷击立在床上。

  据胖子说,那块金砖,宽有三指,长有二寸,绝对的足金。这种金砖,在古代是货币,只出现在国家的国库里面,轻易不会流通。

  青巴禅师说,那块金砖,就是他在老白皮子的肚子里找到的。

  想来黄金是天地奇珍,老白皮子吞下黄金,是想借着黄金修炼。结果倒是便宜了人,也不知道老白皮子从何偷来。禅师说胖子既然有困难,可以拿着金砖去还债。

  提起这段,胖子记忆犹新,直比划金砖有多沉,颜色有多赤。最后胖子断言,那块金砖,妥妥的国库宝藏,阴山之中,定有大墓!

  黄皮子爱钻坟。阴山自汉代起,就有特殊的历史地位,山中也不知道埋了多少文臣武将,有这种高档货色不新鲜。不过谈起古墓,附近的蒙古人对此一无所知,胖子功夫不到家,即使知道阴山内有宝藏,他也不能掀开山来瞧瞧。

  胖子在床上躺了几天,辞别青巴禅师,用金砖还了债务,才开始倒斗发家。对于青巴禅师的帮助,胖子自然感恩戴德,抽空也常去阴山带点礼物看望。

  这枚蜈蚣内丹,落在凡人手上只会蒙尘。不过听闻西藏有密宗法术,能剥灵淬神。内丹在青巴禅师手里,指不定能发挥别的作用。

  “原来还有这么个来历。不过听你说,那块金砖可不一般,你当时卖了多少钱?”

  “八万,还是八年前。听收的那人说,金砖虽然没刻字,不过多半是宋朝之后冶炼的。”

  咱们中国各省基本都有金矿,但非要论起规模和开采力度,在古代,还是非常捉襟见肘。所以古代的货币,基本以铜钱和丝绸作为代替。

  到了宋朝,海上贸易流通,才有大量黄金白银流入中国。

  大烟袋对于胖子这事不感兴趣,毕竟胖子不是说实话的料,故事之中难免有夸张的成分。

  例如胖子大战老白皮子怪。

  那一段,胖子分了三回九节,说得那叫一个荡气回肠。他也不害臊,吹嘘自己在树林血战黄皮子,那晚满天乌云,电闪雷鸣,闻着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光听胖子大发神威,他这故事也没意思。

  大烟袋拿了份中国地形图,在那勾勾画画,说是研究研究华夏龙脉,指不定以后有用。

  火车上也没空看风景,我掏出在秃老赖那得的憋宝秘本,研究起憋宝一行的秘术。

  秃老赖在秦岭不知藏了多少时日,最后正应了天命无常,我们侥幸逃命,他倒是先进了鬼门关。我在秘本上乱翻,还真就看见有关蜈蚣内丹的记载。一读,这蜈蚣内丹还非凡物!

  “胖子大烟袋,你们看这段。蜈蚣内丹,十年为绿色,百年为金色,五百年为白色,千年透明。胖子你手中这颗,那条蜈蚣仙,至少养了五百年以上。”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小字才写不久,不像是几十年前的笔迹,倒像是秃老赖闲暇时间自己添上去的。

  “嗬,还有呢,蜈蚣丹,也称定风珠。咦?西游记里的定风珠,就是从蜈蚣精身上取下来的。”

  “定风珠,胖爷还封神榜。拿这么颗小玩意,站在台风里,该飞还是得飞,不就是颗胆结石。”

  胖子已经决定拿内丹送入,为了避免老毛病又犯,自然把内丹贬得一文不值。

  我第一次听说蜈蚣内丹还是定风珠。

  秃老赖守着蜈蚣仙的目的,莫非就是拿内丹当定风珠用?他该怎么用?

  又想起什么,我拿出随身带着的本子和笔。

  当时逃出主墓室之前,我把四面壁画简要记录在纸上。壁画上面,还留了句有关风的话。我一翻,这是壁画上的原句;黑风沙中、琉璃藏塔、黄金之城。

  这句话没头没尾,看不懂。不过想起秃老赖当时的表情,他说那是地仙墓,不能算错。

  他意图这颗蜈蚣内丹,难道就是为了应付所谓的黑风沙?壁画上,的确有一座十三层水晶琉璃玲珑塔。不过黄金之城,真是黄金堆砌的城池?

  黄金是稀有金属,据说整个世界开采的黄金,加在一起,不过是一栋楼房的大小。能拿黄金修城,就算是中国最繁盛的王朝,也没有这般财力。

  可换位思考,壁画上,分明表示,当年明朝的土木堡之变,不是一场简单的战争。

  明英宗带十万人拖住蒙古各大部落,独留张三丰遣调四十万大军继续秘密北上。

  倘若是为了一座黄金修成的城池,这也能说得通,不然无法解释明英宗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不是一个能藏得住话的人,想到什么,把设想也与胖子和大烟袋商量。

  “有道理啊,黑风沙中、琉璃藏塔、黄金之城。这句话看似没头没脑,恐怕另有深意。是不是说,经历了黑风沙,就能抵达琉璃塔,然后进入黄金城?这三者冥冥之中有联系,不像是单独存在。”

  胖子将壁画上的信息连起来,一切的核心,包括几百年前明朝的倾巢之动,似乎都是冲着黄金之城而去。秃老赖他肯定知道一些事,只可惜这人死了,线索中断,多的只能由我们猜测。

  “壁画也没讲明白啊,来一句北上。北上这么大,当年四十万大军,都能打到罗刹国去。”

  闲着没事,我和胖子瞎猜,却发现大烟袋一直没讨论进来。

  大烟袋捧着中国地形图,仿佛看见了祖国大好河山,一时沉湎进去。他连手中的烟锅都忘记抽,瞧着里面的烟丝都熄了也浑然不觉。

  “啊!”被胖子一碰,大烟袋才从深思中惊醒。

  “怎么,装什么老教授,能看出鸟来?”

  “我在听,你们看,我倒是发现个好玩的事。当年张三丰北上,我们指不定能从这张地形图找出他要去的目的地。”

  这话,吸引了我和胖子,我们三个人六只眼,全盯着地图上看。

  难道凭着一张2006年出版的地形图,能发现几百年前压在历史角落的秘密?

  知道胖子没耐心研究,他向来把快乐建立在损大烟袋身上。见着胖子不耐烦,不等他出声,大烟袋拿着笔,开始在地图上花圈,俨然一副大学教授教学生的倨傲。

  “你们看。天下龙脉,从昆仑而发。昆仑,乃是天下的祖龙脉,也是天下龙气的汇聚之地。昆仑神山,横贯新疆西藏,乃是一条斜着的神龙。龙头衔接秦岭、遥望南海。龙尾盘绕帕米尔高原,是为龙神吐天的九五格局。”

  “说点干货,别给胖爷扯闲篇。”

  “是是。天下龙脉起昆仑,大多数龙脉,方向走向,都与昆仑类似,是斜着的。比如祁连山脉、横断山脉等等。可是,唯独秦岭,是横着的东西方走向,不朝南北发展。这种横着的截龙姿态,只有三条,秦岭、阴山、天山。”

  “只有这三条吗?”胖子嘴边嘀咕着,难道他在打小九九?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