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栽赃陷害

更新时间:2017-10-25 14:21:24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35

“咳咳!”叶秀忍不住的咳嗽。

  “啧……”叶四妞从炕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对着叶秀的胳膊上就是狠狠一掐,扯住她的手臂,狠狠的往下拽着,一把将她丢出屋子,“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要死出去死。”

  说完便将门反锁。

  叶秀浑身疼痛不堪,此刻连呼吸都是困难,可她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

  勉强爬起来,靠在门下,遮挡一丝寒冷。不知过了多久,身体越发的由内到外的冷,不自觉的蜷缩起来,藏在棉袄下的小手更是冰凉的,从已经寒冷的身上得不到一丝温暖。

  意识恍惚的消失时,见叶大妞一瘸一拐的回来。

  叶大妞见叶秀被丢在外面,眉头一紧,慌乱下,拖着红肿的右脚脖走过来,蹲在地上,往手心里哈气,然后捧着叶秀的脸。

  “你怎么在外头啊?”

  叶秀已然没有力气,见叶大妞手中攥着几珠款冬花,有气无力道:“大姐,你扶着我去厨房。”

  “好,好。”叶大妞连连点头,将叶秀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头,趔趄的搀扶着她来到厨房,让她靠在灶子上。

  前去拿着柴火,蹲在灶坑边上,点着火。

  火燃起来后,大妞将棉袄脱下来盖在叶秀的身上:“暖和点没?”

  “恩,暖和多了,谢谢大姐。”叶秀勉强扯起一丝微笑,然后无力道,“大姐,你将款冬花的根茎摘掉,留下其花蕊,碾碎后,放在锅里煮,给我喝!然后将根茎碾碎,敷在我的伤口上,我动弹不得,有劳大姐了。”

  叶大妞眼里显而易见的见外。

  “和我客气啥?你先别说话了,靠在这里取暖,我这就搞。”叶大妞说完,一边观察着叶秀的样子,一边捣鼓着手中款冬花。

  当款冬花蕊在锅里熬着的时候,叶大妞将根茎碾碎敷在叶秀的伤口上,处理好,锅也开了,叶大妞急忙拿出碗和勺子,打开锅盖的时候烫到了手,吹了吹便继续弄。

  在叶秀喝下汤药后,两人蜷缩在灶坑边上,相拥而眠。

  “给我起来!”

  一股疼痛袭来,叶秀睁开眼睛,清晨的阳光投射在白雪之上,发出耀眼的光芒,导致她半眯着眼睛。

  来不及看清眼前的人时,一鞭子就抽在了身上,龇牙咧嘴的忍着疼,往后一到,怒视赵氏:“后娘,你干什么?”

  赵氏又一鞭子抽在叶秀的身上:“你这个死丫头,昨晚谁让你生火的?你知不知道你用掉的柴火,够我们今早一顿饭烧的了,死丫头,看我不打死你。”

  鞭子如雨一般落在身上。

  叶秀刚刚有所好转的身子一抽一抽的。

  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叶大妞,刚从外面捡完柴火回来,见到此场景,急忙跑过来,将柴火丢在地上,护住叶秀。

  “后娘,别打了,柴火我捡回来了。”叶大妞恳求。

  “捡到柴火就够了?厨房是你们这些人进来的地方吗?你们是不是又偷粮食吃了?不教训教训你们,你们还反了天了。”赵氏不依不挠,将鞭子抽向两个人。

  叶大妞因为护着叶秀,鞭子几乎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叶秀看不过去,伸手拦了一下,不了!鞭子直接抽到了手腕上。

  露出的手腕将淤青伤痕和药草露了出来。

  赵氏惊呼:“天啊,这是什么?”

  说完,便往后退了好几步,指着叶秀说:“你,你这是什么东西?不会是瘟疫吧?啊……”

  一边大叫一边往外跑叫着:“爹,娘,叶秀得了瘟疫。”

  叶大妞连忙站起身来:“秀,你好好待着,我去找爷奶说清楚。”

  叶秀拉住叶大妞的手。

  冲她摇摇头。

  不管怎么说,赵氏走了,起码两人少了几鞭子,拉着叶大妞坐下:“大姐,我没事,再说,我这不是瘟疫,不用去找爷奶,等他们来了,我会和他们解释的。”

  “你个傻丫头啊。”叶大妞心急,“不管是不是瘟疫,爷奶要是认定了这是瘟疫,你就没活路了,不行,你在这里等我,我这就去里屋。”

  叶秀眉眼一闪。

  连忙起身,将剩下的款冬花交到叶大妞的手里:“大姐,这些款冬花你拿去给药铺,足够请一个大夫来,有大夫给我看病,比后娘冤枉我来的实在。”

  “这东西,能请到大夫吗?”叶大妞愁眉。

  款冬花是很稀少的药材,村里围绕的高山才会有款冬花,因为太难找到,很多药铺的大夫都不会去找。

  叶秀信誓旦旦道:“一定够的,你快去吧。”

  “那行,那我去了。”叶大妞死马当活马医了,毕竟有个大夫说话,比什么话都有力度。

  叶大妞跑出去足足有半个时辰之久,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爷拿着扁担钩子,勾住了叶秀的脖子,正往外拖着。

  叶大妞立即跑上前去,抓住扁担,紧忙将扁担钩子从叶秀的脖子上拿下来,见她使劲咳嗽,便拍着她的背脊。

  抬头不满道:“爷,你做什么?这样拖着叶秀,岂不是让叶秀去死吗?”

  “干什么?她得了瘟疫,绝对不能因为她祸害了一家子。”

  面对爷爷的话,叶大妞心如针扎一般的疼,她憋着嘴巴,愤恨道:“是不是瘟疫,有大夫说的算。我请了大夫给叶秀看病。”

  说完,站在院子门口的大夫便走了过来。

  看了看叶秀的伤,又把了把脉,起身说:“这不是瘟疫,就是旧日的伤口化了脓,才会如此骇人,用药敷上半月,就没事了。不要小题大做。”

  “都这德行了,还不是瘟疫?恶心死人了。”叶三妞白了一眼。

  “伤口化脓,气味难闻。我见这孩子身上的旧伤很多,所以才导致今日的局面。无碍,无碍。”大夫继续道。

  “原来是这样啊,吓死我了!谢谢你大夫。”

  大夫摇摇头:“医者心,不谢。”

  说完,便扬长而去。

  可是叶四妞也看不过去眼,明明叶秀马上就可以死掉了,却偏偏化险为夷!她眼珠子急转,上前指着叶秀。

  “爷,奶,她们哪里来的钱请大夫啊?一定是偷了你们的钱。”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