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锋芒乍现

更新时间:2017-11-09 14:43:29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78

一股清风透过棉布帘子吹袭而来,叶秀瘦弱的身子,骨子里却散发着罡气,朝着刘秀梅迎面扑来,导致她手里的烟袋卷,都掉落在桌上。

  活了大半辈子的刘秀梅,竟然被叶秀震慑住。

  布满皱纹的脸上,瞬间流落一滴冷汗。

  嘴角抽动两下。

  抑制着颤抖的手,勉强将烟袋点燃,猛地吸了一口。

  “出去。”

  “老娘,您怎么这么向着叶秀啊?她敢这么对你说话,你就一点不生气?”赵氏眉头紧蹙,煽风点火。

  “都出去。”

  赵氏翻了个白眼,要是之前,刘秀梅一定不会给叶秀好脸色。

  气的她,双手插进袖子中,回到里屋。

  叶秀深吸一口气,面不改色,百善孝为先,可也要针对人。

  对于这一家子人,叶秀没有丝毫感情,让她们知道她不是好惹的。

  拉着叶二妞的手:“我们走。”

  脚步声不停的穿透耳膜,刘秀梅抬眼瞄了一下空荡荡的屋子,长长舒了一口气,将手中烟袋丢在地上,摸着心脏。

  “冤孽啊!”

  出了屋子,叶秀这才仔细瞧了瞧今个的天色。

  空中白云朵朵,阳光格外刺眼。

  看了看院子,厚厚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有的地方已经露出土地,下意识问了句:“几月份了?”

  “姑娘,已经四月份了。”星儿回答。

  刚刚在屋里,也是气不过,为了表示亲昵,才称叶秀为“姐姐”的,如今没有外人,不能越距,星儿还是明白的。

  “难怪,今天的天,格外的暖和!”叶秀意味深长,眨眨眼,又问,“快清明了吧?”

  星儿“恩。”了一声,然后凑近提醒,“姑娘,后天是清明,可是按照老爷给的期限,我们明天晚上就要赶回去,老爷虽说对您格外欣赏,可是容不得有半点的违逆。”

  叶秀心里明白。

  “天暖和起来,估计村头的集市也会热闹,二姐,我们道集市上看看吧,顺便买一些纸钱元宝,我后天就要走了,咱们提前给大姐烧点纸钱。”叶秀拉着叶二妞的手,提议着。

  烧纸钱,古往至今都有这么个习俗,算是安慰逝者与生者的心灵吧。

  “好。”提起大姐,叶二妞脸色明显暗沉下来。

  “星儿,安老爷给我们的钱,还有吗?”叶秀问。

  “还剩下一些,买纸钱足够了。”星儿答。

  “恩,我们走吧。”

  行走乡间小路上,到达村子中央时,拿一根十字木头,刺痛了叶秀的双眼,突然停顿下来,走上前,伸手摸了摸十字木头。

  好似上面还存留着大姐的气息一般。

  抬眸望天。

  大姐,你生前就没有几天好日子,我会多给你烧点纸钱,阴曹地府,希望你过的平安。

  眸光一寒。

  大姐,你就好好瞧着吧,那些让你生前受苦的人,我一定不会放过。

  停歇片刻,四人便前往集市。

  果真热闹了不少。

  买了些纸钱和元宝后,叶秀等人就返回去。

  回到家中院子,见叶三妞在那里挑水,叶秀眉眼一闪,拿起地上的石头,狠狠的丢向叶三妞的膝盖,导致叶三妞一个不稳,手里的水筲直接掉落在水缸中,冰凉的水溅她一身。

  “啊……”叶三妞大叫一声,转头就问:“谁啊?”

  看见叶秀,气鼓鼓的冲上前,伸手就要打,却被叶秀一把抓住,反手打过去:“三姐,你这是要干什么?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往我手上撞。”

  叶三妞摸着火辣辣的脸,指着叶秀:“你,是不是你踢我。”

  叶秀眨眨眼,故作莫名其妙。

  看了看身后的星儿月儿,又瞧了瞧叶二妞,然后看向叶三妞,摇头讽刺:“我们离水缸那么远,怎么能踢到你啊?”

  星儿,月儿,叶二妞在旁边憋着笑。

  叶三妞咬紧嘴唇,冲着里屋大喊:“奶奶,娘,叶秀打我。”

  不管她叫几声,都没有人出来。

  大白天,爷爷也出去干活了。

  想来也是。

  那赵氏,恐怕是正稀罕着那些新衣裳呢,至于刘秀梅,恐怕以后也不会招惹叶秀了。

  嘴角一扬:“三姐,你快好好干活,奶奶.的脾气你知道的,一水筲的水,都让你弄洒了,小心奶奶扒了你的皮。”

  说着,拉着叶二妞,示意一眼星儿月儿,就往旁屋走去了。

  “叶秀,你给我记住了。”叶三妞气的直跺脚,即便四月份了,天冷的也刺骨。

  春风刺骨,不是说说的。

  急忙缩着膀子,跑屋里去换衣裳。

  一进屋,见赵氏捧着那新衣裳,稀罕的跟个什么似的,立即上前,拽出一件衣裳,披在自己身上。

  赵氏“唉呀妈呀”一声,连忙将衣裳抢过来,扑了扑上面的水渍,见新衣裳脏了,拎着叶三妞的耳朵叱骂:“你这死丫头,这新衣裳都让你糟蹋了。”

  叶三妞委屈的护着耳朵:“娘,我都冷死了,您还惦记什么新衣裳啊?”

  “那边一堆破棉袄,你就穿咯,这新衣裳,我还要穿出去见人呢,还要给你六弟做一套,去,去一边去。”赵氏嫌弃的将她推开。

  叶三妞湿了眼眶,跺脚唤了一声:“娘……”

  见赵氏不理她,又冷的厉害,只能从旁边拿起一件破棉袄穿在身上,然后奇奇怪怪的凑近赵氏:“娘,你说要出去见人,见谁啊?”

  赵氏眼神躲闪。

  一脚揣在叶三妞的腰上:“不冷了是不?出去挑水去,眼看着雪就要化没了,去把园子里的雪清一清,四月中旬要种菜了。”

  叶三妞“哎哟”一声,揉着腰,抹泪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还瞧了两眼赵氏,见她两眼放光,叶秀一把推开门冲出去,蹲在院子中,抱着腿,头,狠狠的埋在双臂之间。

  不停地抹着眼泪。

  不一会,感觉有人来,抬头看去,见叶秀居高临上,立即站起来,红着眼眶:“你干嘛,看我笑话啊?你高兴了?”

  叶秀杏眼微眯。

  其实叶三妞要是规规矩矩的,叶秀也不会怎样,可她偏偏害死了大姐。

  见叶三妞可怜模样,叶秀没有半分怜惜。

  俗话说,不作不会死。

  叶秀生来便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什么坏人,可人若犯她,她也不会一昧的忍让。

  抬头,低首浅笑:“你告诉我,你想怎么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