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不强则损

更新时间:2017-11-17 17:56:27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64

30不强则损

  芦村西北侧,位于农田边缘,叶秀与拓跋文清大眼瞪小眼,叶秀可没有忘了昨晚他眼中的嫌弃之意,双手交叠与胸前,冷冷问:“你这是来教育我的吗?”

  拓跋文清姿态刚健,眼中尽是正义,容不得半点沙子的模样。

  昨晚,从赵老爷嘴里,旁言侧敲,打听到一些关于叶秀的事情,他一本正经道:“秀儿姑娘,我知道你因为你大姐,痛恨叶家一大家子的人,不过,你大姐和别人私相授受在前,火刑在后。即便里长先斩后奏,可你大姐也是犯了忌讳的,你觉得你用旁门左道去陷害你后娘,是正义该有的吗?”

  正义?

  叶秀“噗……”的笑出了声。

  随即,笑容烟消云散。

  眉眼黑线越发浓重,堪比腊月的雪还要寒。

  “公子,看来你没少打听我的事情啊?”叶秀讽刺。

  拓跋文清不语。

  叶秀扬起一抹不屑笑意。

  “公子,叶家人把我们没爹媚娘的娃子当狗养,你说我是旁门左道?那她们故意引来铁牛哥害我大姐算什么?”

  说着,叶秀上前一步,不卑不亢:“还有,请问,我是杀人放火了,还是触犯法律了?赵氏本就和赵公子有染,我为叶家揭露丑事,不过是给赵氏添了一剂药罢了!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有失正义了?那么,请公子告诉我,何是正义?”

  “好,算我说错了,可你完全可以将赵氏交给里长,干嘛还要关在自家柴房?”拓跋文清承认有些说不过叶秀。

  “公子是闲来无事吗?对我家的事情,还真是了解啊!”说着,摊摊手,“那是我爷爷的主意,跟我无关。”

  “秀儿姑娘,来日方长,你这般聪慧,何愁……”拓跋文清说白了,就是有些可惜叶秀这般做法。

  “不强则损!”

  叶秀眉眼闪过一抹锐利光芒。

  拓跋文清一震。

  叶秀寒眸冷笑:“在这个年代根本没人入眼的村子,凭他赵老爷的权势,赵公子完全可以掩人耳目,与赵氏苟且。我等小人物,不在他们的伤口上撒把盐,怎么才能为自己拼出一条路?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拥有富贵身子,信手拈来的权利吗?”

  拓跋文清早就料到,叶秀会对他的身份有所猜测。

  转过身去,背对而行:“是我低估了眼下的生活,秀儿姑娘,我和你道歉。”

  确实,拓跋文清家族落寞后,除了遭人追杀,便入了京,对当下乡村的生计,根本不知一二。

  叶秀也将身子背对过去:“我叶秀还没有傻到,去触犯法规的东西。”

  语毕,两人虽然背对着。

  却共同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一前一后,心照不宣。

  脚步出奇的一致,方向,却是相反。

  之后的两天。

  叶秀不仅没有听到任何有关赵氏和赵家公子苟且的闲话,而且,她想要和别人提及时,却被别人巧妙的避开。

  可想而知。

  是赵家将闲言闲语压了下去。

  三天后!

  爷爷回来。县大人也看见了关在柴房中的赵氏,怕有为法规,就将赵氏转移,关在里长家的柴房中。

  县大人走后,叶秀从爷爷的脸上看出少许的疲劳。

  却一声不吭。

  而此刻的赵家后院。

  县大人坐在椅子上。

  赵家公子亲自倒了一杯茶端过去,笑呵呵道:“有劳您亲自来一趟了,不知道此事,可有缓解?”

  县大人深深叹口气,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后,将茶杯放在桌上,眉眼有些无奈道:“赵公子,这事真的难办啊!而且,我听闻你说的事情后,发觉更不好办了。”

  “此话如何说起啊?”赵公子苦着脸。

  县大人一本正经,身板坐的溜直,将他高高在上的官位展现的淋漓尽致,摇头道:“你虽然将那些闲言闲语压了下去,可是,整个芦村的人,都知道和赵氏苟且的人是你。我看到了赵氏,见她柔柔弱弱的样子,估计不用在大堂上,就会把你供出来!”

  说着,又提醒道:“要知道,与寡妇苟且,你也是罪魁祸首的其中一人,民众嘴里不说,心里可都骂着你呢。此事本官来处理也就罢了,就怕有些人看不过去,上报上头,到时候,可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而你,恐怕也难逃其罪。”

  此话一出。

  赵公子立即慌了。

  他虽然有私心,对赵氏也颇为喜欢,可从未想过把自己也搭进去啊。“噗通”一声跪地,拉扯着县大人的衣服:“大人,你和我爹爹是世交,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您可要帮我啊。”

  县大人低头看去。

  自从自己的妻子跟别人苟且后,他就特别憎恨这种事。

  曾经,入京赶考时,他受过赵家老爷的恩惠。

  若不是因此,他绝不会帮忙。

  “哎哟”一声,将赵公子的手拿下去,眸中闪过一抹精芒,“你放心吧,这件事情,就由我来处理了。”

  “谢谢,谢谢。”赵公子连声道谢。

  “当当当……”敲门声传来,赵公子问,“谁?”门外便传来声音,“公子,叶家的那个丫头来找您了。”

  赵公子回:“知道了。”嬉皮笑脸的看向县大人,挑眉道,“您歇息着,我去去就回。”

  “恩。”县大人冷冷回答。

  赵公子出了门后,见叶三妞站在院子里来回踱步,便大步走上前去。

  叶三妞听见脚步声,欣喜的转身看过去,连忙迎上去:“公子,如何了?”

  赵公子还信誓旦旦的说:“绝对没问题。”

  “是吗?可是今天我听里长说,明天就让押司,押解我娘去县里啊。”叶三妞特意去找了里长,才知道的。

  看来这县大人是先有准备的啊。

  赵公子哈哈一笑:“没什么,就算我拖了关系,流程还是要走的,你就回去等着吧,你娘没几天就能回家了。”

  “谢谢公子。”叶三妞深鞠躬,高兴离去。

  赵公子无所谓的转身离开。

  叶家门口。

  叶秀看见叶三妞出去后,就一直在这里看着,爷爷回来后一直在屋里不出门,许是嫌弃丢人吧。

  片刻。

  见叶三妞从远处兴高采烈的回来。

  叶秀双手环抱胸前,靠在门上:“这是找门路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