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红妆冥婚

更新时间:2017-11-21 16:42:45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41

“求求你们让我见一见公子吧,我是叶秀姑娘的妹妹……公子,叶秀姑娘有麻烦,请您出来见我一面吧。”

  “滚出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这丫头,真是缠人,打死算了。”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和棍棒的声音。

  听见叶秀两个字的拓跋文清,立即起身,几步走到侧面门口,见小厮抡着棍棒打在星儿身上,急忙阻止,扶起星儿。

  “你怎么样?”

  星儿“噗通”一声跪地,“公子,叶秀姑娘被安老爷强行举行冥婚,公子,只有你能救叶秀姑娘了。”

  拓跋文清紧咬牙齿。

  “公子!朝廷命官在此,您不会要将大人丢下吧?”赵老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拓跋文清总算是明白事情始终。

  再次扶起星儿后,转身,眸中闪过幽幽冷光,瞳孔剧烈扩张,森冷怒意,一声令人冰冻三尺的“赵老爷!”吓得赵财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看来,您瞒着我不少事情吧?若是大人知道了这件事,你觉得你会逃脱其咎吗?”语毕,双手抱拳,“大人,您远道而来,下官本应该一陪到底,只不过,眼下朋友有难,某些人想要干一些朝廷机会的龌龊之事,既然我来到芦村,这便是我管辖范围之内,恕不奉陪。”

  语毕,拉着星儿道:“带我去。”

  “恩。”星儿连连点头。

  厅堂中,朝廷命官狐疑的看了一眼赵老爷:“本官还奇怪,你怎么会知道本官为了体察民情微服私访,还特意请我来留宿!”

  赵老爷嘴角抽动,擦了擦额头冷汗。

  “公子,快一点。”星儿焦急。

  拓跋文清直接托起星儿的腰,用轻功飞跃,这让星儿一阵脸红,连看都不敢看一眼拓跋文清。两抹身影,在夜色中穿梭着。

  而此刻。

  安家后院。

  叶秀正被两个丫头搀扶着,进入了花轿之中,八抬大轿,起轿前行,身后几个丫头抱着的不是红盆儿被褥,而是一个个纸扎的人儿。

  没有奏乐,没有唢呐。

  安安静静的从后院大门走向深山。

  前方带领的,唯有冥婆一人,手中扬着纸钱,嘴里念叨着:“阴人娶妻,活人退让,死人拿钱让路!”

  周边跟着几个手里拿着铁锹的小厮。

  叶秀安安静静的坐在花轿中。

  难道,她真的命丧于此吗?

  若是自己逃跑,游刃有余,却会害了星儿和月儿。

  被粉涂的发白的双手,交叠在大腿之上,染红的红色指甲映入眼帘,此刻,恐怕她更像个死人吧。

  另一方面,拓跋文清和星儿赶回安家后,已经安安静静,不见人。

  “遭了,零时已过,他们一定已经前往大公子坟地了。”星儿手拍大腿,暗骂不好。

  “你可知道坟地所在?”拓跋文清问。

  “知道。”

  “带我去。”

  两人火速出了安家。

  芦村以南的森林中,高山之上的一片地,都被安老爷买了下来,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大儿子,死后能有个好的安生地方。

  上山的途中。

  轿子的颠簸,让叶秀一阵犯恶,渐渐的,平稳下来,许是到了最后阶段的路途,周边寂静的下人,众人脚步声踩在地面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下意识撩开轿帘,往外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些阴森恐怖的纸人。

  忽的,手被拍了一下。

  冥婆发青的脸出现在眼前:“新娘子不能露头,晦气。”

  叶秀讥讽一笑:“做多了这种事,冥婆子,你就不怕被死人夺了魂吗?”

  “老娘干的就是死人的生意,七魂六魄,早已被勾走了一半。”冥婆朝她嗤声一笑,反手就将轿帘放下。

  都说行行出状元,一个行业干出冥婆子这等效果,不明的意义上竟有些钦佩。

  渐渐的。

  轿子颠簸一下。

  许是到了地方。

  叶秀只能待在轿子里等着。

  冥婆子走到坟头前,洒了一堆纸钱,在坟墓周边,点上了一圈拉住,嘴里嘀嘀咕咕,神神道道的开始走动,大半夜的,样子很是吓人,阴森,诡异。

  “儿子,你生前就没有成婚,死后,爹爹能做的,就是给你找个机灵的丫头,下去伺候你。下辈子,还来做爹的儿子。”安老爷声音哽咽,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

  叶秀嘲讽。

  你的儿子就是儿子,你儿子的命,就是命,别人的,都一文不值是吗?

  冥婆子停下动作,站在坟头三拜九叩后,手中带有铃铛的拂尘,发出响声:“动土……”

  叶秀心头,咯噔一下。

  就好似死亡在向她招手一般。

  轿子外面,小厮拿着铁锹,现实进行三拜九叩后,便开始挖掘,铁锹掀起来的尘土,扬起一阵灰尘,顿时,所有人宛若沉浸在,令人迷路的迷雾中一般。

  铁锹穿插在土壤中的声音,每一声,都在警醒叶秀,她,很快就要被活埋了,风声,掀起了轿帘,迁出一条缝隙,叶秀明显看见前方尘土飞扬,好些个烧纸人的丫头,吓得浑身瑟瑟发抖,面色惨白。

  安老爷子哭泣连天。

  冥婆子一本正经念叨着。

  挖土的小厮,每一锹下去,都会擦一擦额头上的冷汗。

  当棺材边缘漏出来一些时,叶秀突然不想坐以待毙,慢慢起身,弯腰从轿子中走出来。狂风蹙起,红盖头被掀开,迎面飘落在坟头之上。

  众人停顿,看向她。

  冥婆子见小厮不动弹了,转身,“哎哟。”一声,“你怎么出来了?赶紧回去,还不到下土的时候。”

  “左右是死,不如让我好好瞧着你们干活,我也有动力不是?”叶秀竟然还打趣的说着。

  “赶紧动土。耽误了时辰,你们吃罪的起吗?”叶秀突然又说了一句。

  那些小厮身子一颤,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再次卖力的干起活来。

  其中一名小厮,许是因为太过害怕,吓得尿了裤子,一铁锹没有挖对地方,加上土壤突然变得的松软,这一下子,铁锹直接磕到了棺材板。

  随着“轰隆……”一声震彻天际。

  棺材盖就那么直接被掀了开来,直直的立在了土壤之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